《三大队》点映第二天,仅以0.4%的排片,票房已破570万。

电影,我看完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从电影中段《难忘今宵》的旋律响起来,我就听到四周陆续传来抽噎声,到了《少年壮志不言愁》第二次响起来,我身边的壮汉已经一次次徒手擦眼泪。

他不用羞耻,因为我也在泪如雨下。

一直到观影结束回到家后,回味起这部电影,依然有股巨大的后劲,涌入胸中。

王骁的转身回眸,张译的对白,还有两首歌的旋律,还在脑海中不断回放。

我甚至很难相信,这是陈思诚监制的电影。

没有不敬的意思,只是从“唐探宇宙”、《误杀》系列、暑期档《消失的她》,到这次的《三大队》,陈思诚的风格变化太大了。

犯罪类型,故事有真实原型,就连片中的所有地点都是真实的,过去有多架空,这次就有多落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个12年苦苦追查,从刑警队长到阶下囚,从集合兄弟们到兄弟们一个个离开,最终抓到真凶的故事,陈思诚+张译,拍得怎么样?

首先可以确定,这是一部可以让你嚎啕大哭的电影。

注意,不是强行煽情,是自然而然,没有人逼你流眼泪,你会不自觉地流眼泪。

还可以确定的是,点映后,好评如潮——

“也许我永远不会成为程兵,但是我知道这个社会需要程兵。”

“不高高在上,不玩闹技巧,就说人的善与恶,三大队这波给陈思诚上大分。”

“最后那一大段张译表演也太牛逼!”

2023年底了,没想到,陈思诚这部新片又让我看到国产片的良心。

01 三大队

先说原型。

虽然是原创电影,但所有人应该都会回忆起那篇非虚构报道,《请转告局长,三大队任务完成了》。

当年读文章的唏嘘触动是真,不过瘾,也是真的。

2002年,“8•22案”发生后,负责该案的程队长立下了“5天内破案”的军令状。

2天后,罪犯兄弟俩再次犯案时,被突然回家的女主人亲属阻止,最终一人逃脱,一人遭家属打得面目全非后被民警带走。

还没有同步录音录像的讯问室里,没能逃脱的嫌犯在审讯中死不开口,对其犯罪行为实感愤怒的民警没守住底线,“上了手段”,嫌疑人随后死亡。

随后,办案民警因故意伤害致人死亡,5人入罪,分别入狱3年零9个月到12年不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被判8年的大队长程兵妻离子散。

从创作角度,这个故事是天然适合影视改编的好素材。

有角色有冲突,有大义有真情,也有唏嘘,甚至自带时间跨度和地域跨度,直接把张力拉到极致。

可正因为人物原型已经足够动人,怎样将数十年的人生轨迹压缩到两个小时的时长里,如何进行艺术加工,采取怎样的叙述方式,演员怎么演,这才是关键。

陈思诚和导演戴墨,怎么拍的?

看名字。

片名,《三大队》。

直截了当,点明主题:这不是一个个人英雄主义的故事,而是一群纯爷们的故事,贯穿始终的,是三大队。

再看剧情。

必须说,改编做得相当还原,还原原型,还原真实,最大的改动是把现实中的单人缉凶改成了五人行动,但,故事的最终结局,又完全没有改写真实结局,我觉得这个改动相当好。

虽然犯罪是主类型,但陈思诚这次完全没有走自己过去最擅长的路子,强戏剧冲突、强反转、强冲突,通通没有,就是从头到尾,没有把《三大队》做成快意恩仇的爽片。

而是充满了落地化和写实化。

故事前半段,让我想起《英雄本色2》,一个个落魄的英雄重新集结起来,一起去干一件不能不做的事。

后半段,则是一场万里归途。

12年.跨越7个省,这几个男人颠沛流离、每天都奔波在追查王二勇的路上。

最后是立意。

最让人动容的,是这五位警察对正义和职责的坚持。

他们每个人,都因为这起案件人生彻底被改写。

有人刚毕业开始工作就蹲了局子,出狱后养狗为生,成天和狗狗呆在一起,30多岁还没成家。

有的人变成了油嘴滑舌的佛串卖家,做买卖的地方远离市里,遇不到熟人。

还有的人被族谱除名,而当他还在干警察的时候,那群亲戚们天天找他帮东帮西。

现在他抠门到极致,蹭烟、顺别人的打火机,却是在程兵继续查案时,第一个站出来响应的。

还有的人,天天早出晚归开路边摊,但在程兵决定要干下去的时候,没犹豫,立马说算我一个。

这些人,一起加入到程兵身边,又在这12年里,一个接着一个地离开程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你说电影略显平淡也好,过分套路也罢,我告诉你,我一开始也有这种想法。

但奇就奇在,不知从哪一秒开始,你突然就看进去了,不知到了哪里,你突然就流泪了,然后影片结束,你发现自己眼睛哭肿了。

02 少年壮志不言愁

为什么一部写实风如此强烈的电影,能带给人这么强烈而真实的情感冲击?

我认为有三个原因。

其一,演员的表演。

生活化的故事改编,最考验演技,三大队,五个角色,有一个演员扛不住戏,电影就砸了。

所以陈思诚找来了五个实打实的实力派。

全片第一次打动我的表演还不是来自张译,而是出自王骁墓地的一段台词。

所有角色中,他演的老马最不该来,家里一堆事情等着,一堆人需要照顾,他入狱,妻子扛了好几年,他出来了,好不容易经营地摊日子开始好起来了,他还想着开个分店,给程兵解决工作问题。

可程兵一说要继续查案,他立马归队了。

但就是这么个真汉子,也是第一个提出离队的。

没啥,生活。

王骁两次演哭了我,一次是前面说的在墓地那段,一次是在车站,一个回头。

王骁是那种每次演配角,你都着急啥时让他演主角的那种演员,因为演技太精彩。

老马和程兵出狱后第一次相遇的戏,王骁演得太好了,老马正在地摊上收拾,余光瞟到有人,下意识的问,“几位啊。”一边问,手里还没停,继续在收拾摊子,太生活化了。

接着一抬头,一个眼神,啥也别说了。

浓浓的兄弟情,生活带来的窘迫,内心的不甘,都被拿捏到位了。

张子贤也是一如既往地演得好。

廖健是五个兄弟中最有幽默感的那个。

程兵出狱后,他跟这位以前的老大吐槽亲戚把从族谱除名的事,要是别的演员演,肯定全是悲情。

他演,就能带来独特的一抹喜剧色彩。

日常他是铁公鸡一个,执行任务的时候,不是开车就是帮拎包,好像是“怂包”。

可再次跟着程兵追凶时,听到兄弟说要走,气得上去就是一拳。

第二天又给兄弟买了好几条高档烟。

他最后也走了,但却出血给每个兄弟买了意外险。

曹炳琨的演技,也有惊喜。

蔡彬是唯一一个在墓地明着说不跟程兵干的,说不干,还是干了。

曹炳琨演出了一个最现实的中年男人。

从小摊到酒桌上,那种松弛感扑面而来,他盘的是佛珠的买卖,天天喊着放下,真能放下?

能放下,他就不用躲在碰不到熟人的地方做买卖了。能放下,就不会没支援没结果,万里追凶。

能放下,就不会在离开的时候,在河里嚎啕大哭。

至于魏晨,依然稳。

那么郁闷的人生,但眼睛还是亮的,生怕程队不带着他。

这演技,比那些流量小生好太多。

最后是张译。

很多人说程兵是第二个安欣,但程兵比安欣落寞太多了。

安欣再不济,也还干着警察,而程兵却脱掉警服穿上囚服,出狱也要背负着连累兄弟的一辈子的内疚,带着执念活着。

我确信张译这次的表演会为他至少带来影帝提名。

最好的地方,就在于他的表演极有分寸感,身为主角绝不抢戏,不是做加法,而是做减法。

每个人都在劝程队,向前走,往前看,别回头。

但他停不下来。

只有张译这样低调沉稳的表演,你才能相信那个迅捷穿梭在低矮街巷,破旧楼房里,浑身雨雪风霜,满脸苍老枯朽的普通人,就是追凶12年的程兵。

好人是最难演的,带着执念的好人更不好演。

你必须让观众相信,什么人最终将自己活成一支孤箭,开工没有回头箭。

这种巨大的压抑和平静,仿佛都在为最后抓到凶手那场戏蓄势。

到底什么叫灵魂的颤抖,张译演出来了。

《三大队》最对的,就是找了一群这么好的演员,当这群男人出狱后重聚,喝个酒、唱唱歌,男人嘛,还煽什么情,都在杯里了,都在《少年壮志不言愁》里了。

第二,情绪的把控。

什么是本片的情绪?

是如细水长流的叙事中,自然爆发出的笑点、燃点,泪点,和爆点。

是壮怀激烈,是无言沉默,是少年壮志不言愁。

导演就像调动观众情绪的节奏大师。

上一幕,程兵与12岁的女儿欢笑嬉闹,六年过去,重逢的父女却局促地像一对陌生人。

上一幕,程兵带的在警队风光一时的三大队还压二大队一筹,一记捧杯,地位立见。

下一幕,李晨饰演的二大队队长已经升为局长,程兵出狱,和对方一个照面,今昔对比,无限唏嘘。

对方嘴上满是客气,可张译一个局促的“不重要”,人情冷暖,尽在其中。

上一幕,五兄弟齐聚,一个从车边经过的镜头,让我想起英雄本色。

追下去,啥也没有。那就啥也没有。

下一幕,追凶小队成员陆续坚持不下去,选择退出离去的时候,正赶上除夕夜。

背景音乐应景地响起李谷一每年在春晚演唱的《难忘今宵》,这首时代金曲,第一次被我听出了彻骨的悲伤。

“青山在,人未老”。

可这群昔日的警队精英,从阶下囚,到为生活奔波的普通人。人,早已老了。

凭什么是嫌疑逃之夭夭,而他们却失去了自己的人生?

但这才是电影最好的情绪处理:故事没有责怪一个接一个离开的兄弟。

更没有为了突出程兵的坚持,而抹黑其他人的离开。

留下是为了解不开的心结,离开也没有错。

他们都是好警察。

只是程兵,几乎半辈子都投入在了寻找凶手这件事上。

兄弟情是真的。

英雄本色永不过时。

这份出生入死同僚之间的兄弟情,是故事的核心之一,也掀起了全片一个个情绪高潮。

比如,在烧烤摊上唱歌,那合唱的嘶吼声。

难忘今宵,意味着忘不掉。

少年壮志不言愁,意味着有多少愁,都不说。

导演永远能精准戳中你的泪点。

第三,接地气。

大多数罪案片都喜欢出“奇”。

主角人设要“奇”,剧情要“奇”,反转也要“奇”。

但《三大队》的故事却让你觉得这是“身边人和身边事儿”。

一个“12年追凶”的故事,要改编的跌宕起伏,充满悬念反转和动作并不难。

但导演摒弃了几乎所有的娱乐刺激元素,只有两个字:真实。

五人小组的追捕行动,也没什么跌宕起伏、动刀动枪。就像张译饰演的程兵说的,现在大家已经不是警察,没了那身制服,那就是个普通老百姓。

五个人查案,也不过是辗转于小区、网吧、夜宵摊、出租车中,做着最普通的排查工作,时刻打探消息,不放过一丝线索。

让四位兄弟依次离开的,也不是什么狗血的矛盾冲突,只不过是片中的一句台词,“人不能活在真空里”。

吊着程兵一口气的,是一个念想,大海捞针,没有任何支援,不知道有没有结果。

但有了结果又如何?如果不是那篇特别报道,人们甚至不知道有这个故事,有这样的人。

人是平凡的人,电影,也保留了这份平凡。

整部电影的重点也没有放在悬疑线,就是踏踏实实讲故事,塑造人物。

它讲出了命运跌落的无常,也讲出了五人追凶路上所面对的那个困境:放弃,还是坚持?

最终真凶终于落网,电影也没有试着去给程兵添加更多的光环。

和真实原型一样,程兵没有从追凶成功中获得任何世俗的奖励,他的英雄主义也本不为世俗的功利,最终隐姓埋名,北上消失在了大众视野。

但正是这种朴素的英雄主义,最打动人心。

03 平凡英雄

观众一次次哭崩,也正是被这最朴素的英雄主义内核打动。

因为这才是现实的结局:不完美、不让人如愿,有些甚至很憋屈,但又无比坚韧,如此厚重。

所以,《三大队》就是这样一部电影。

如果把导演比作厨师,他从头到尾没有放入任何多余的调料,只是像王骁饰演的小摊老板炒饭一样,用恰到好处的火候,把一碗地道炒饭,做出了最本真的滋味。

它给不了你无穷的刺激,高级米其林餐厅的享受,但却能在一个寂静冬夜里,抚慰你空虚的胃,和疲惫的心。

影片的后劲,不仅来自于真实的故事,也来自生活本身。

无论任何时候,人们总是相信正义,尊敬平凡的英雄。

整部电影,我最爱的是结尾。

张译饰演的程兵抓到真凶后,面对民警的敬礼与感谢,先是一愣,然后是短暂的局促,最后整整衣服,郑重回敬一个礼,然后轻轻说了一句,“9·12大案嫌疑人归案,请转告杨局长,三大队任务完成。”

不需要更多修饰,所有的情绪、力量和命运,都在这句话里了。

原来真的有人只是为了一句承诺,就可以用尽一生。

当程兵慢慢走向派出所外的街道,天光大亮,逆光中街景逐渐清晰,镜头渐渐拉远,街上车水马龙,天地辽阔,前面不再只有一条路。

12年的追凶过后,他终于可以开启自己新的人生。

金色盾牌,热血铸就!

青山在,人未老,

青山在,人未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