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隔16年《人体器官移植条例》迎来首修,更新为《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条例》。“新加上的‘捐献’两字,每字都重于千金”“代表了我国16年来器官捐献移植改革取得的胜利”……2023广东省器官捐献与移植大会暨广东省医学会第十九次器官移植学学术会议近日在广州举行,来自全国的器官移植“大咖”就刚刚颁布实施的《人体器官捐献与移植条例》进行了热议。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器官捐献数量位居世界第二

今年10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审议通过了《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同济医院长江学者、特聘教授陈忠华深有感触地说,新加上的“捐献”两字,每字都重于千金;而该条例的正式实施,为器官捐献与移植这一“阳光事业”“在阳光底下作”,提供了强有力的法律保障。

对此,中国器官捐献和移植委员会主任委员、原卫生部副部长黄洁夫在接受记者采访指出,器官捐献改革是一次 “刮骨疗毒,壮士断腕”的重大改革。在党中央和国务院的领导下,这场改革取得了重大胜利,并得到国际移植社会的广泛认可。《人体器官捐献和移植条例》的颁布实施彰显了党和国家对人体器官捐献的重视,为人体器官捐献事业的高质量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法治保障。

据黄洁夫介绍,截止目前,我国已完成了公民逝世后器官捐献4万9千余例,捐献大器官超过15万个。目前中国器官捐献在数量上已处于世界第二位、亚洲首位,造福了众多器官功能衰竭患者。

据了解,广东省的器官捐献数量约占了全国总量的1/4,连续13年手术量称冠全国,广东稳担中国器官捐献与移植“排头兵”。

器官捐献仍远不能满足患者需求

黄洁夫也不无遗憾地指出:“虽然中国器官移植与捐献工作取得了很大的成绩,但是仍有许多不足之处,器官捐献率较国际先进水平仍有较大差距。”

对此,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第二医院院长王伟林介绍,因为供体严重不足,我国平均四十位肝移植病人,才只有一位能获得移植的机会。黄洁夫和王伟林都指出,器官移植应该以器官自愿捐献为导向,器官移植事业需要全社会的参与,希望更多人能够参与器官捐献,希望未来能够将每百万人口器官捐献率(PMP)从目前的2左右提高至10,以缓解器官短缺问题,推动我国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发展,拯救更多生命。

中华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主任委员薛武军建议,为切实解决器官来源瓶颈,需要全社会的通力合作,政府的法律与政策支持、红十字会等机构的大力推动,各基层组织的深入宣传,医院机制的高效保障,更需要不断提高人体器官获取组织的基础体系建设与工作实践。他强调,只有坚持人体器官获取组织建设学科化,促进器官捐献专业化,实现器官移植学科的体系化,才能不断推动我国器官捐献与移植事业的发展。

器官医学带来生命科学的新突破

在此次大会中,“器官医学”被多次提及。广东省医学会器官移植分会主任委员何晓顺教授在《器官医学的理论与实践》主旨报告中介绍,器官医学会带来生命科学的新突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器官移植是医学前沿皇冠上的明珠,器官移植技术日新月异。“将器官移植的新技术作为工具用于器官医学中,则开辟了医学研究和治疗的新通道。由于新技术带来的突破,一些过去难解决的问题则可迎刃而解,这就是方法上的突破带来的红利。”何晓顺教授接受羊城晚报采访时说。

以“无缺血”器官移植技术为例,不仅开启了最大程度保护器官功能的“热移植”时代,这项技术中的“多器官维护系统”还衍生出一系列的医学产品,为器官层面上开展精准研究与治疗提供了重要的平台支撑。

如用于心死亡器官捐献的“器官拯救者”设备,可成功利用既往手段无法实施捐献的器官,有望增加50%以上器官来源,缓解器官短缺难题。全球首创的“活器官”手术培训系统,大大缩短腔镜外科医生的培养周期。全球首创人类疾病器官模型,可将新药研发时间和成本降低70%以上,或将改变临床前药效评价制度。器官隔离治疗技术通过介入技术使靶器官的血供与人体隔离,实现了对患病器官精准治疗,避免“一个器官治病,全身都要承受副作用”。

本次会议是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医疗应急司、中国器官移植发展基金会、广东省卫生健康委员会、广东省红十字会等单位的指导下,由广东省医学会、广东省器官医学与技术学会主办,广东省医学会器官移植学分会、广东省器官捐献与移植质量控制中心承办。

文|记者 陈辉 通讯员 郑英姿图|由主办方提供

来源 | 羊城晚报·羊城派

责编 | 李可欣

校对 | 谢志忠

编辑:李可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