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7年,北京西部大开发兴建了许多小区,其中就有“富人区”的人济山庄。但在如此庞大的社区里,违建却时有发生。

令人称奇的是,2013年有人发现在人济山庄一座26层楼顶上,绿植假山遍布,景色秀丽,楼顶成了世外桃源般的“空中花园”。

远远望去,不明真相的人会以为,这是一个由开发商建造的豪华景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只有本社区居民才知道,那其实是个大违章建筑。

这个违建6年来,不仅严重扰民,影响了居民正常生活,更离谱的是,同楼住户还因报案而受到恐吓,被迫迁出该社区。

同楼的王女士说,她孩子备战高考时,楼顶就开工装修了,到孩子读完研究生,这装修还没完工。

据说,这个“牛”业主,是一个叫张必清的“教授”。

张必清声称自己是祖传骨科医生,平时不仅帮老百姓看病,还帮很多名人看过病。他还鼓吹自己拥有一系列耀眼的头衔,更有着“国宝级中医药大师”的重量级称号。

然而有人说,他的医术根本不值一提,说他其实只有小学文化,曾在部队里担任过卫生员。

那些身份我们无从考证,但他可确实是敢修北京市最牛违建的“牛人”。

张必清买的是顶层2605室,另加楼顶的阳光房。买下后,他就开始大张旗鼓地装修了,而且一装修就是6年多。

住同一座楼的居民不堪其扰,可被这大手笔的装修害惨了。

刚开始,还只是电钻声不分时间地影响楼里业主们的休息。有的时候天不亮工人就开始打钻,有的时候夜里11点还不停。

这样的情况持续发生,住在下面的居民可受不了了。

特别是25楼有位老人心脏不好,晚上又睡不好,身体都快撑不住了。还有孩子们的学习也受到了严重影响。

可是,嗓音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25楼楼顶又漏水了,原来是楼顶的装修破坏了公共用水系统。

这样的新房住着就憋气,居民们便将情况向各部门反映和投诉,可竟然无人敢管。

2607室的一位兰大爷多次向物业和城管投诉后,却换来了张必清的一再恐吓。张必清不仅恐吓老人,还恐吓他的家人。

老人的女儿说,自己经常会在半夜三更收到一通没有人讲话的恐怖电话。

家人都劝兰大爷不要再管这事了,偏偏大爷性格执拗,一定要制止这不法装修。最后,他把张必清起诉到了法院,也没解决问题。

为保证家人平安,老人只好卖掉房子搬离了小区。那家孩子要高考的人家,也租了房子搬出去了。

同楼业主的搬离,让张必清觉得这就是干扰他装修的“下场”,胆子更肥了。他干脆把四个单元的阳光房,连在一起建成了一栋“空中花园别墅”。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而同楼层业主,眼见着楼顶上东西越来越多,由只有阳光房,慢慢有了绿植、假山、水池、空中楼阁……

大家不但要忍受装修噪音的干扰,还要承受雨天漏水,以及风季吸灰尘的苦,后来居然还要承受楼层无法承重坍塌的风险。

忍无可忍的住户,曾问过业主装修许可证的问题,也问过物业,为何这家装修一装就是6年多时间,物业也不干预?

不问还好,一问吓一跳。

原来,物业方不但给他家开了装修证明,还替他声明,张必清只是想要将顶层阳光房装修得漂亮一点而已。对于住户装修时间问题,物业也无权干预。

小区住户们几经申诉,也奈何不了张必清的做法,只好找媒体曝光。

记者多次联系采访张必清,都未能如愿。他那边要么来电无人接听,要么外出,记者从未见到他的“庐山真面目”。

顶层的几条安全通道里,是张必清堆得满满的各种装修材料,大家根本无法进入顶层查看。

最后,记者只有通过航拍才看到了大楼顶部的情况。航拍显示,花园、假山、水池和功能房等违建物基本覆盖了整个楼顶,阳光房几乎看不清。

事实上,对这起违建事件的查处始于2008年,但是,不管是物业警告也好,城管查处也罢,都奈何不了张必清。

小区业主们都认为张必清背景不一般。因为从他一开始装修,大家就不断投诉,6年间从没停过,但都没有结果。

直到媒体曝光后,2013年8月12日,城管终于下达了限期整改通知书,并于15日开拆。

同时,城管也向媒体表明了苦衷。他们早在2008年就立案了,可是总找不到张必清本人,而高层违建如果不进入到室内测量就拆除,拆多了造成的损失要由城管负责。

张必清偷鸡不成反蚀把米,他耗时6年,花了600多万元违建的“空中别墅”,最终还是化为乌有。

这件事也给了人们一个教训:私搭乱建危险多,这种害人害己的事情还是不要再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