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时起,怀旧,成了自己的习惯。这么多年,每每忆起那些流逝的岁月,心中总觉得有些恐慌,有些怅惘。怕光阴的刻痕,把曾经的美好,一点点的碾碎,磨平,流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生如梦,世事如烟,那些走过的山山水水,再也寻不回了当年。很多过往,我们还来不及好好去回忆,好多故事,也还来不及去书写,年华,就已经匆匆老去,这是时间的无情,还是我们的遗忘?

还记得,多年前的老屋,每至这个季节,门前的梨园,盛开的花朵如漫天的飞雪,别致芬芳。说是梨园,也不尽然,其中还有桃李,杏花,只是少了些,大多都是梨花。这,和我的喜爱以及当年生存环境有关。那时,这些梨花,不只是为人欣赏,最多的还是果实成熟后,带给自己生活和经济上的供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时,女儿还小,总是跟在我的后面,采摘那些梨花,回去后把它们泡在水里,和我说着,有了水分,那些花儿,就不会颜色枯萎,失去清香。我当时只是笑着说她调皮,可现在想想,人的一生何尝不是如此,当年的锦瑟芳华,怎么经得起时光的消磨,还有岁月的风干?每次感慨,女儿的话,总是不断的在耳边回响。

记得那年去省城,偶尔经过故里,女儿说正好顺路,去看看老宅吧。我默许了,其实,我骨子里也好想好想,只是怕说出来,被女儿偷窥了心事,笑话我所谓的儿女情长。当车子停下的那一刻,我的眼睛湿润了,老宅依旧在,只是被岁月的折损,失去了原来的模样,有些荒凉。黛瓦青苔滋生出陈旧的味道。庭院依然,只是已无人烟。当初的繁盛景象也一去不复返。

梨园亦在,许是秋季,园内有些萧瑟,疏离。四周肆意疯长的杂草,也日渐枯黄。或许,路过的人,再也不会因为当年的繁华而驻足观望。此刻,它的存在,似乎是可有可无的一道风景,再无价值欣赏,而我,却永远不会淡忘,我的青春,我的最美,在这里演绎过,也绽放过。那些年的点点滴滴,有快乐,也有忧伤,有得到,更有失落,都是刻在心上的印痕,怎么可能说忘就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女儿看我如此伤感,且迟迟不肯离开,挽起我的胳膊安慰说,妈妈,等我大了,您老了,舍不得可以回来养老,到时候我给您把园子修复成原来的样子,您可以享受安稳的时光。我深知,这也只能是个梦,一个美好的向往。这么多年,我早已厌倦了生活的漂泊动荡。就算有一天,我累了,想回到这里,恐怕故乡早已经物是人非,也已经把我遗忘,哪里还会有我停靠的港湾?

离开老屋也已经十几载。平时,轻易不敢回头去探望,怕当年的一幕幕再次萦回,让自己徒生感伤。岁月没有偏心,早早的在我们脸上画下了刻痕。留下了沧桑。经年一别,匆匆离去,想来如今,早已不是当时模样 。不知道,老屋的摆设变了没有,还有梨园,季节的轮回,应该是含苞待蕊,预约着一场倾城的绽放。

这个春日,任凭一些过往,渐渐被流逝的时光雪藏,而我,又开始想念故乡老屋,想念梨园。此时,好想依着季节的潋滟,等一壶春色,它不一定在故里,在家乡,只需在草长莺飞的陌上,观一场梨花扬雪,演绎一场明媚。只是,不再谈风月,也不言情长,只徜徉在光阴的美好里,享受一次心情之旅,给灵魂,一个妥帖的安放。

三月的北方,乍暖还寒,一场倒春的雪,开始在阳光下融化,走出户外,刺眼的流光,还是有些不习惯。或许,太久没有出去了,感觉,外面的世界那么的光鲜,明朗。阳光下的自己,被罩上了一抹养眼的光环,那么灿烂。我想,一颗潮湿的心,无论怎样,都不会拒绝这份温暖,任凭它,将所有的忧伤,在天空下,彻底风干。相信,徜徉在心底的,一定是季节与灵魂的交响。还有旧梦的圆满和绵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若,一场春雨过后,那份期待,误了花期,还没有如约而来,那么,我会将所有的执念和喜悦尘封,掩埋。只在安静里,怀念,忆起,那年那月,曾有过的青涩,一剪纯白,也曾经醉了水湄一湾。

那么此时,就让我采一朵记忆的花,握在掌心,将它插在光阴的路上,去等待梨花飘雪的四月,不管它来与不来,也不管早晚,不说相忘。或许,古老的梨园,在光阴辗转的路上,已不复当初的模样,然而,安静的天空下,只要阳光暖暖,彼此还在,当是回忆里最美好的时光。

今年的春天,的确来得有些晚,而心里的那份盼望,却不曾减弱半分。我在等待,等待一米阳光的潋滟,等待花开陌上的飞扬。都说花开是暖,花落是伤。而我却觉得,只要曾经来过,就是最美。春去秋来,都是自然规律。万物聚散,都有一份不可多得的缘。又何必去在乎,所谓的地久天长?

三月,已近尾声,只想走出去,依着温润的暖色,感受这个季节的美好。给曾经的期许,一个新的起点,新的希望。不再去问故乡的梨园还在不在,也不管干净素白的陌上,会不会等来一场倾城绽放,我只想让过往和此时,在心底留白,深藏。不说寻梦,也不言遗忘,因为我知道,时光还不曾老去,自己的心,一直在路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