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余女士的舆情还持续在高位,其实说来说去,无非两个主要的看点:

其一,100多万包机

不管他家这笔钱是自己的还是临时借的,只能说明这个家庭很有钱。事实上,这点钱对于一个上海家庭真的不算什么,如果他家有房子的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其二:在阿里出了车祸,为什么要通过上海卫建委协调献血、输血呢?

余女士家人的解释是:因为陶先生与余女士是小夫妻,他们是上海人。不论是他们本人向上海求助,还是通过上海的亲属,姑姑也好,叔叔也好,舅舅也好向上海求助,也无可厚非。

总之,这件事情无论是余女士本人,还是她的老公陶先生,还是她的家人,都能够给予解释,并且解释得很完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然有的人不信,其实你不信那你就不信了,信与不信都是你的自由。

对于我们来说,信与不信,也无非就是写点小作文、敲敲键盘,说一些无关痛痒的话而已。

但是有一位记者较了真,他就是大河报的记者某某某。

他打电话给上海卫健委,大意是我在其他省份遭遇了车祸,能否请求上海卫建委帮助协调当地献血,输血?

上海卫健委的回答是不能,这种情况应该是车祸在哪里发生,就直接联系当地相关部门。

如果我没有理解错,上海卫健委的意思是:

不管你是哪里人,你如果在外地遭遇了类似的事情,请直接与当地主管部门联系,没有必要通过你家乡的主管部门再去沟通

而事实上,这个回答才是正确的。以我为例,我是黑龙江人,如果我在另外一个省份有了事情,我就应该与当地相关部门直接求助。而我联系黑龙江的主管部门,再由黑龙江的主管部门与对方沟通,这纯属多余。

那么问题就来了:为什么余女士在阿里住院,她的老公陶先生要通过远在上海的亲属求助上海卫健委,再由上海卫健委与阿里卫健委沟通呢?

对此我也是百思不得其解及其姐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