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吉林市有一个名叫孙二娘的女人,今年68岁,在吉林市开旅店,5元一宿随便住,乍听这个名字,再看看价格,可能很多人觉得这个孙二娘开的是黑店,实际上孙二娘在吉林市可是彻头彻尾的好人,因为她开旅店已经20多年,从最早的2元一宿,再到3元一宿,20多年下来,现在也只需要5元一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冬天的夜里,外面大雪纷飞,寒风刺骨,孙二娘看见客人进屋,每一次都会通过小窗户打量一下进店的客人,随口喊道:有钱给点没钱拉到,孙二娘之所以会说这样的话,主要原因是这里只接受一些从周边地区来吉林城里务工的女人,这些女人没有一技之长,大多数年纪在40到70岁不等,她们在城里做保姆或者各种零工维持生计。孙二娘的旅店其实就是给那些漂泊在外的异乡女人一个落脚的地方。在冰冷的冬天里给她们一点点温暖。

到这里住宿的女人,大多数是为了孩子背井离乡打工,还有一些是刚和老公离婚身无分文的女人,或者是一些被老公家暴之后离家出走的女人,她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故事。

有一名叫刘桂兰的女人,今年70岁,他对记者介绍,自己已经陆陆续续在这个宿舍住了20多年了,这是刘桂兰在这个城市的唯一一个落脚点,老伴得病去世之后,自己只能一个人来到吉林市打工还债,家里的10多亩苞米地全都租给别人去种,两个儿子也都成家立业,目前也在外地打工谋生。

65岁的郑秀娟正在用手机和孙女视频,她也是这个旅馆的常客,前几天刚在老家掰完玉米,双手被拉出几个大血口子,碰到凉水就生疼,没办法只能在家里休养几天再出来找活干,郑秀娟说,现在城里的活也不好找了,有时候来了半个月也没有活可干。

在5元旅馆里面,大家都有自己的人生和故事,躺在上铺默不作声的女人名叫张清,今年65岁,她是被老公家暴打得鼻青脸肿之后逃离出来的,张清的老公脾气火爆,经常酗酒打人,年轻的时候老公每一次家暴,她就往娘家跑,现在父母都去世了,兄弟姐妹也有各自的生活,老公还是一如既往地喜欢家暴,可是父母去世之后,自己也就没有地方可去了,只能来到这个5元的旅馆里落脚。靠打个零工维持生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伙比较好奇,为什么别人会给老板娘取一个孙二娘的名字,自己明明做的是善事,不怕别人误会吗?孙二娘笑着说:主要是我性格比较泼辣,你们也都知道,东北女人细腻的非常少,大多数都是泼辣性格。

孙二娘对大伙介绍,以前刚开始开店的时候,这里住进来的大多数都是婚姻失意的女人,这些人本来就是社会的弱势群体,自己开这个店其实也挣不了什么钱,很多人劝不要开下去了,但是怕关店之后,这些人没有地方可去,所以希望在这个寒冷的冬天里,能够尽自己的绵薄之力去温暖姐妹们的内心,因为人一旦心凉了,估计也就对这个世界失去了兴趣,孙二娘说着又哈哈大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