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京前脚刚向外界表态是时候结束俄乌战争了,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后脚就收到了来自几个北约成员国的邀请。最近,俄罗斯外长向媒体表示,有几个北约成员国邀请他前往北马其顿参加欧安组织外长会议。光从表面上看,大家就能感受到这个消息是多么的不同寻常,这可是俄乌冲突爆发以来,俄罗斯第一次受到邀请,前往一个北约国家参加会议。无论美西方国家在媒体上是如何表态,这个邀请本身就证明美西方国家对俄的统一战线开始松动,俄罗斯也用实力证明了自己的大国地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深入了解这次会议以后,发现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这趟行程,起码突破了北约国家自己给自己设立的三个界线。

第一个界限是来自北约成员国的邀请。欧洲安全理事会有57个成员国,其中大部分都是欧盟成员国,或者北约成员国,也包括美国和加拿大两个北美国家。在去年俄罗斯展开特别军事行动之后,北约和欧盟全面制裁俄罗斯,波兰作为当时欧安会的轮值主席国,拒绝邀请俄罗斯参加会议。而今年的轮值主席国北马其顿却邀请了俄罗斯,这是与去年不同的地方。要知道,北马其顿只是一个影响力不大的北约成员国,邀请俄罗斯参加会议的决定,不可能是由他一个国家拍板同意的,肯定是得到了大多数北约成员国的认同,尤其是影响力较大的国家。

第二个界限是来自欧盟的航空禁令。从莫斯科前往北马其顿的航空路线来看,拉夫罗夫有两条路线可以选择,一条要经过保加利亚,一条要经过希腊,而这两个国家都是欧盟成员国。不管俄罗斯选择哪条路线,欧盟的航空禁令都会被打破。事实上,还没等俄罗斯表态,保加利亚就已经表示允许拉夫罗夫乘坐的飞机经过他的领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三个界限是与美西方国家的外长面对面交流,其中最让人关注的是拉夫罗夫和布林肯是否会举行双边会晤。不过,俄罗斯外交部表示,目前为止,布林肯还没有向拉夫罗夫发出邀请。可真到了会议那天,两人也不是没有可能来一次巧遇式的双边会晤。在今年新德里举行的二十国集团外长会议中,两人就曾有过一次短暂的会晤。另外在这个月旧金山举行的APEC峰会中,美国也向俄罗斯发出了“私下谈话”的邀请。我认为双方举行双边会晤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毕竟俄罗斯先后退出了《新削减战略武器条约》和《全面禁止核试验条约》,这两点变化给美国带来的心理冲击力可想而知。

总而言之,北约成员国这次的邀请和美国的默许都共同说明了一个道理: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国际形势不是一成不变的,美西方国家当初放出的狠话都一一被打破。按照这个情况发展,俄乌冲突未来的局势大概率是往和平谈判的方向发展,这一点不是乌克兰能够左右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