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战时期德国装甲兵之歌歌词里有戏这样一句:至少我们的坦克给了我们一个钢铁的坟墓。

眼前这名心理强大的女法医正在为殉爆坦克中的阵亡士兵“收尸”,与其说是收,不如说是捡。

她正在努力的从一堆燃烧后的碎物中一点点分拣出人类骨头残骸,然后用袋子收集起来。如果再将三四名车组成员遗骨辨认分开的话,工作难度无疑相当大,大概率会合葬一处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记得当年纳粹德军装甲兵王牌魏特曼也是一车人合葬,因为根本没法分辨谁是谁。

战争是残酷的,坦克殉爆时,人体会瞬间碎裂,血肉筋脉会随着爆炸射流喷射出来,方圆几百平米内全部散落有人体组织。

而且殉爆时高温燃烧都成骨头渣了。殉爆后不仅人被炸碎,燃烧高温也足以把人体烧透。

不过要我说,这个跟瞬间火化是一样的,也算是没有痛苦的死法,比炸断手脚或者肚子上炸个洞,剧痛流血几个小时而死强太多了!

反正最终谁也逃不掉一切尘归尘,土归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