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令50岁生日,父亲接受采访,称真相已经清楚,比不明不白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的发声,也再次让大家的视线回到朱令身上,这个女孩真的太苦了,她的父母也品尝了常人难以想象的艰辛。

01

吴先生有两个女儿,大女儿叫吴今,跟随父亲姓,小女儿朱令跟随母亲姓。

夫妻二人都是工程师,在书香门第长大的姐妹俩,学习成绩都非常优异。

大女儿吴今高中毕业后,高分考入北京大学,读生物学专业,谁能想到,一次春游,读大二的吴今出了意外,坠崖身亡。

白发人送黑发人,这件事对吴先生夫妇的打击是巨大的,当时事件也有疑惑之处,人们找到吴今时,她身上并没有明显伤痕,看上去很安详。

警方没法判断原因,提出尸检,吴先生拒绝了,他不想女儿再受痛苦,吴今的死因也就成了一个谜。

失去了大女儿,夫妇将所有的爱都放在小女儿朱令身上,她也没让父母失望,以优异的成绩考入清华大学。

可命运的魔爪还是没能放过这一家人,灾祸再次降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2

朱令21岁生日,吴先生去清华大学为女儿庆生,朱令的肚子突然疼痛不止。

吴先生带她去了好几家医院,都没能查到原因,朱令的头发大把脱落,吃不下饭,身上肌肉疼痛,走路不小心碰到脚趾,也是钻心地疼。

即便如此,朱令还是强忍疼痛参加了演奏会,她独奏了一曲《广陵散》。

台下的人听得如痴如醉,形容有雷霆之声,没有人知道,当时台上的朱令,已经3天没吃饭,她是在用意志强撑。

母亲在台下,含着眼泪看完,那是朱令最后一次公开露面。

为了帮朱令找到病因,高中同学贝志诚将她的病例,翻译成英文,发到了外网,求助国外的专家,在众多的邮件中,有人提出,症状很像铊中毒

铊是一种放射性的重金属,是受管制的,一般人接触不到,有人建议,排查能同时接触到铊和朱令的人,或许就能找到真相。

通过排查,符合这个条件的人有一个,她叫孙维,也是朱令的室友。

警方审讯过孙维,可她一口咬定,跟自己没关系,在调查过程中,还出现一个很迷惑的事情,就是原本治安一向很好的宿舍,突然失窃了,而丢失的东西,只有朱令的生活用品

很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但破案需要证据,由于没有确凿的证据,在审讯无果后,也只能将孙维放了。

事件似乎进入瓶颈,但人们对孙维的指控,从来没有停止过,即便她发帖跟自己无关,也没人相信。

问题来了,为什么这件事会跟孙维有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封匿名信给出了答案,从信的内容来看,是很熟悉朱令的人。

信中写道,朱令有很不好的习惯,晚上会吵到室友,让大家都睡不好,室友曾和她沟通过,但似乎效果不好,室友只想让她留级,将她毒残,纯属意外。

03

我们不知道这封信是谁写的,是救赎,还是解释?

但可以看出,朱令的中毒绝不是无缘无故,要不是了解她的人,怎么能知道哪个水杯是她的?

从朱令的生活照来看,她跟孙维还是好友,曾一起合过影,有人透露,说孙维喜欢他的男友,嫉妒朱令各方面都比自己优秀。

那封匿名信,朱令父母已经交给警方,由于没有直接证据,事件也没能得到进一步的推动。

室友孙维,从学校出来后,就想办法出国,一直定居在澳大利亚,小日子过得很幸福。

只有朱令,用一生来品尝病痛的苦,到底什么原因?直到现在还没有一个公开的解释,朱令50岁了,父母也已经年迈,他们很担心,如果自己走了,谁来照顾朱令?

现在的朱令,生活难以自理,无法说话,就连正常饮食都不行,只能吃打烂的糊糊,生活离不开人的照顾。

朱令原本是一个多才多艺的女孩,长相也很出众,如果能大学毕业,一定能成为有用人才。

可惜的是,她没能将才华施展出来,就遭遇不测,让人唏嘘。

更让人心疼的是她的父母,两个女儿都那么优秀,可都命运多舛,留给父母无尽的悲伤。

多年的思考,朱令父亲心里对真相已经有了答案,那封匿名信,跟真相也就一张纸的距离。

法官休尼特曾说:“正义从来不会缺席,只会迟到。”

对于朱令来说,已经迟到了几十年,到底什么时候能伸张正义,谁也不知道。

作为旁观者,我们希望她能看到真相被公布的一天,虽然她不能说话,但心里一定渴望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