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南亚的蜡包尔驻扎着三千日军。一天,十名流动服务的慰安妇从特拉克岛来到这里。过了半年禁欲生活的鬼子兵排了三公里长的队伍。粥少僧多,每个慰安妇必须在一天时间内接待三百名鬼子兵,这次慰安可说是奇惨无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次慰安的地点设在十一个简易帐篷里,所有慰安妇赤身裸体躺在席子上,等着一个又一个如狼似虎的鬼子兵猛扑上来。 因为慰安妇太少,所以每个士兵能支配的时间不允许超过三分钟,往往是前面的鬼子兵刚进屋,门外排队的鬼子兵就在七嘴八舌地催促:“快一点,人还多呢!”

在这种情况下,就算每个鬼子兵都不超过三分钟时间,但每个慰安妇都要接待三百个鬼子兵,她们也不得不连续工作十七个小时。

日寇将这些慰安妇当作机器,但机器也需要定期地上润滑油,随时保养。饶是这些慰安妇已操此皮肉生涯几个春秋,但三千鬼子兵,还是远远超过了他们羸弱身体所能承受的限度。

开始慰安四五个小时之后,慰安妇已感到口干舌燥,浑身酸疼,尤其是下身已开始麻木起来。但门外的鬼子兵还在一个接一个地猛扑上来,这样的痛苦并未因为到了用餐时间而中断,既然是工具嘛,只要是存在就行。因为门外还有大批鬼子兵迫切需要她们的肉体,所以他们是不允许坐起来从容吃喝的,必须一边吃喝,一边继续与一个接一个的士兵进行交配。

当时有一个慰安妇确实不能忍受这种过度的纯梓动物式的交媾,生理上的不适感加上心理上的极度厌恶感,使她把刚吃下去的两个饭团又呕了出来,可想而知这些可怜的女子,遭受的摧残是多么的惨绝人寰。

倘若单是两性交合倒也罢了,但在日本军国主义思想熏陶下成长起来、又被战 争的特殊环境严重扭曲了的鬼子兵,却是一个相当特殊的群体,一种相当特殊的文化现象。

总之,绝不能把这些鬼子兵看成单纯的男人,他们的欲望也不同于正常男人对于异性的合理的欲求,而是动物性的原始冲动空前的恶性膨胀,在相当大程度 上带有兽性的色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如果说在战争之初,日军官兵主要还是把这些慰安妇的肉体,作为他们妻子或爱人的替身来拥抱、交媾的话,那么越到后来,尤其是日军在各大战场上的形势迅速逆转,已注定难逃失败的可耻下场的情况下,他们对于慰安妇开始更加恶毒的摧残和虐待,

很多鬼子兵都把慰安妇称作“野鸡”“卫生性的公共厕所”,白天在九死一生的战场上,将罪恶的子弹断射在抗日志士或无辜百姓的身上,晚上带着满身血污和尘土回到慰安妇身边,将其变态的欲望倾注到这些“卫生性的公共厕所”里面,以上种种行为,不难看出日寇民族的本性就是残暴和无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