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话说洪秀琴两口子被打进医院后

仔哥最怕他媳妇儿,当时他俩从楼上一下来,这时候巴图还有大牛直接开车过来接待他俩,杜仔和他媳妇一上车,奔着医院子就去了。

在车上的时候仔哥一个电话给加代就打过去了,代弟呀,我是杜仔。

仔哥咋的了?

代弟呀,你赶紧来医院,你琴姐洪秀琴不知道让谁给砍了,在医院抢救呢。

怎么的,谁他妈砍的呀?

我不知道啊,我刚接到信,潘葛他老妈给我打的电话,你赶紧上医院吧,具体情况我不太了解。

行了,我知道了啊,我马上就过去,啪嚓就撂了。

随后加代领着马三还有丁健奔着医院就去了,等到医院的时候,这两口子抢救还没完事呢。

黑子的伤比较严重,琴姐就是后背挨了两三下子,没有啥大事儿,等过了一会儿之后,他俩从手术室一都推出来了,黑子当时还昏迷呢,琴姐已经清醒了,但是在床上趴着,因为他后背受伤了。

这时候杜仔、郭英,加代他们都进到病房里面来了,杜仔就问了,老妹啊,咋回事啊?

当时洪就琴把这个事一说,说常勇砍的我。

加代带在后边,一听说谁砍的?

代弟呀,就是昨天晚上你们打的那小子,常勇他砍的。

代哥这一听,这脸刷一下子那就红了,就好像被人扇个大嘴巴子一样,当时脸上那就挂不住了。

这个时候秦姐就说了,代弟呀,这个事儿跟你没关系。

加代当时就说了,姐呀,你就好好养伤吧,这个事你不用管了,我办。姐,你有没有常勇的电话,你给我,我给他打个电话。

琴姐一听说代弟呀,拉倒吧,别找他了,说我可能就是他妈欠他的,之前他就总熊我们两口子,今天晚上他们走的时候都说了,他说你要敢报捕快,或者找社会人要去抓他去,在抓他之前他就到医院把我们两口子干没影了。

代哥一听都他妈气乐了,哎呀,我操,他妈的行啊,这也不社会呀。

仔哥当时在旁边都气乐了,代弟啊,抓他,必须他妈抓他,收拾他,你要不让人抓他,我都带人去抓他去。

不用仔哥我办他就完了。

加代随后一歪脑袋,健子呀,你去下楼把五连子给我拿上来,今天晚上你就在医院,你给我看着,他们要敢来,直接就把他给我干了。

丁健一听,你放心吧,哥,这个事儿交给我了。

随后丁健从楼上一下来,去取五连子去了。

代哥一歪脑袋说三啊,常勇,你去办他吧。

马三一听,你放心吧,大哥,这个事交给我了,我他妈倒想看看他比我马三猛还是比我马三硬,我就不信了,他要犯病了,比我还疯吗?我他妈今天晚上就犯病,你看我犯病我干不干他。

代哥一看,行,你抓紧犯病吧。

随后加代在琴姐这块把常勇的电话就要过来了,直接啪啪啪一个号拨过去了。

喂,常勇啊,你在哪儿呢?

你谁呀?

我是加代,你在哪儿呢?

你啥意思加代?你问我在哪干啥?

你记不记着昨天晚上我跟你说了啥了?

我记不住了,你想咋的吧?

行,你记不住了,你他妈记不住,你告诉我你在哪呢?我去找你去,我帮你回忆回忆,你敢不敢告诉我你在哪儿?

常勇一听,我可以告诉你,我在北京呢。

你他妈放屁呢,常勇,你要是个老爷们,具体位置告诉我。

加代呀,我为啥他妈要告诉你呀,我告诉你,你不得来抓我来呀,有能耐你自己你就找我。

行,常勇,你真是啥也不是,你他妈真不是爷们,我要找到你,我直接就把你干销户的。

那你是吹牛逼加代,我他妈把你干销户,你是啥呀?狗逼不是,啪嚓电话就撂了。

代哥在这块拿着电话,喂喂,常勇,常勇撂了,这把代哥气坏了。

常勇这小子害怕了,他撂了电话之后,常勇直接把电话直接打给他大哥了。

喂,东哥呀,我是二勇。

咋的了?有啥事啊。

大哥呀,我把洪秀琴酒店我给砸了,而且他们两口子全让我给砍了,砍医院去了。

砍就砍了呗,那能咋的呀?

对面找社会人了,又找加代了,他们要抓我呢,加代说要抓着我,那就干死我。

封守东一听说他妈吹牛逼呢,他敢干没你吗?

东哥,你别管他敢不敢干我呀,他就是不干没我的话,要给我胳膊腿干折了,我也犯不上啊。

也是,你这么的,你把那加代电话给我,我给他打个电话,我就不信了,我还治不了他。

随后常勇把代哥的电话就告诉封守东了,东哥一个电话给代哥打过去了。

老弟呀,你叫加代吧?

代哥当时正在气头上呢,对,我是加代,你谁呀?

二勇是我一个弟弟,你就别找他了,我是丰台的,我叫丰守东,听没听说过我?

代哥一听,你什么意思啊?你说吧。

二勇跟小琴那个事,不管我兄弟做的怎么样,我们丰台的事还轮不到你们东城还是南城的,用不着你们管。

再一个,老弟,你在北京混两天社会,你眼睛里边得有人,你眼睛里边要是没有人的话,你得吃大亏。

代哥这一听不是怎么的呀?你还来教训我来了,你说没说完?

加代,我说完了怎么的?你什么意思啊?你不服啊,小逼崽子,你要不服的话,给你也送医院去。

哎呀,我操,你个老登啊,你叫什么东,你给我听好了,你要跟我俩嘚儿喝的,我他妈今天晚上把你也干没了,小东子,你听好了,你不是老炮吗?现在我就去找你去,你现在就找人,你把你所有的人都找着,你们丰台区的你随便找,我给你一个小时时间,一个小时之后我就过去干,你去听没听明白?老登。

当时封守东一听说小逼崽子你跟谁说话呢?我找人,你他妈敢来吗?

我要不敢去,我是你养的,你找吧。

那行,你个小崽子,你是不知道天高地厚吧,跟我俩逼逼赖赖的。

封守东在这块还想损加代两句呢,代哥在那边直接就说了,你他妈老登,你别跟我俩磨叽啊,你等着挨揍吧,你啥也不是,啪嚓电话就撂了。

当时东哥拿个电话喂喂,他妈的小逼崽子,挂我电话,行。

东哥当时也气够呛了,一看加代真不惯着他呀。

当时代哥撂了电话之后,杜仔在旁边就说了,代弟啊,你看这个事儿怎么整?找兄弟呗?

仔哥呀,不用,不用你管这个事儿,我来安排。

加代当时把电话拿出来,啪啪啪一个号打出去了。

喂,正光啊,我是你代哥。

代哥咋的了?

正光啊,你在哪呢?

代哥,我在麦当娜呢。

你这么的,你到南城医院过来找我,完了之后,在你那块给我找十多个敢下手敢干的兄弟,你跟老三一起出去办个事去。

正光一听,行,大哥,我知道了,我给你带几个朝鲜族兄弟过去,这帮小子下手贼黑贼敢干,相当猛了。

那行,正光,那你就过来吧,找十六七个,二十来个都行。

好了哥啪嚓,这电话一撂。

当时李正光在北京朝鲜族一条街,一条街正光都接手了,整个一条街做买卖啥的全是朝鲜族的。

正光找了17个人,加上郑相浩还有自己一共19个人从麦当娜直接开着车奔着南城医院那就去了。

正光过来之后,代哥就说了,正光,一会你跟着马三去,完了之后把对面那两个领头的直接给我干废了就完事了。

就这么的,代哥这边准备好了,刚要从医院往丰台区去的时候,丰守东也开始找人了,东哥在丰台区绝对有一号,那是老炮,当时东哥一把电话拿出来打给谁了?打给丰台区一把大哥崔志广啊。

喂,志广啊,忙不忙?

广哥一听,你谁呀?

我是你东哥,守东大哥。

东哥呀,咋的了?志广啊,你赶紧把你下边的兄弟都给我叫上,我要干加代。

志广一听说谁?你要干谁?

志广,北京有一个叫加代的,你认不认识这小逼崽子跟我俩叫号,我要干他。

广哥一听说你要干谁?

我要干加代,你认不认识他,跟他关系好不好啊?

我听说过这个人,你说事吧,东哥,你想咋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小逼崽子跟我俩装逼,混两天社会,吃两天饱饭,不知道怎么回事了,跟我俩定点了,要上丰台来干我,你赶紧把下边兄弟小孩啥的给我集合一下吧,我今天必须干他。

志广一听说东哥呀,你俩定的什么时间?

就现在呗,一个小时之后他到丰台来找我来,你抓紧叫兄弟吧。

广哥这大脑瓜子一转悠,心想这他妈咋整啊,东哥,你看我现在在家,我出不去呀。

你咋出不去呢?这不你弟妹身体有点不舒服,我一会儿得领她上医院去做个检查去,我得陪着她去呀。

不是志广啊,你让弟妹等一会儿不就完了吗?不严重吧,着啥急呀,那你要不来的话,这丰台谁帮我呀?就你下边兄弟多。

广哥这一寻思,说你这么的东哥,那我帮你招点人不就完了吗?我让兄弟过去呗。

那也行,你过不过来都无所谓了,你让兄弟们来就行,告诉兄弟们,直接到我这个局上就行。

那行,东哥,我现在马上帮你联络联络,找找人。

你快点啊,我这边着急。

行,我知道了,啪嚓电话就挂了。

电话这一撂,封守东一歪脑袋二勇啊,你放心吧,崔志广都帮咱们了,你怕啥呀?现在你广哥在丰台,嘎嘎牛逼,手下兄弟最多,来就干他就完事了。

二勇一听说哥呀,那广哥要帮咱们,那还说啥了,肯定干废加代,现在我广哥在丰台那是佼佼者呀。

什么他妈佼佼者啊,想当初志广那都是我手下的老弟,当年的志广那十多个小子拿了大开山一顿追,要不是我帮着他,他能有今天吗?

啊,是是东哥,还是你牛逼,在丰台你最有面子,你最好使,谁也不行,我跟你混,那是我这一辈子的荣幸。

这俩小子在这块还吹牛逼呢。

但是崔志广撂了电话之后往这一坐,这广哥这大脑瓜子一转悠,让我干加代你不扯犊子呢吗?广哥当时把电话拿起来,啪啪啪一个号打出去了。

代弟呀,我是你广哥。

哎,广哥咋的了?我正要上丰台呢。

我知道你要来。

你咋知道的?我也没找你呀。

兄弟,你是没找我,但是封守东找我了,你是不是要干他呀?他给我打电话了,让我找兄弟跟他一起干你。

代哥这一听说这个老登找你了?

代弟呀,你这么的,我就当啥也不知道了,你直接领人过来,你该怎么干他你就怎么干,再一个我告诉你一声,他在丰台区放个局,离我这个公司不远,也就八九百米,他每天晚上都在那块待着,基本他身边也就十多个兄弟,你到了之后,你干他就完事了,到时候广哥这边的兄弟肯定是不能给他派过去。

加代一听说广哥呀,那你怎么办,丰台区这些社会啥的不得说你呀。

代弟呀,你放心吧,我考虑那些干啥呀,咱俩是啥关系啊,我能帮着他打你吗?你打完他之后到后我就跟他说了,说我找人了,我得需要时间呢,你就去吧,最好快点,你就揍他就完事了,到时候我跟他一说,他也不能怨我,代弟你去你办他就完了。

那行,光哥,那我知道了,我马上就办,啪嚓电话一撂。

当时代哥看了一眼马三,又看了一眼正光,一摆手,走吧,咱们现在就过去。

他们从医院一出来,一共是21个人,丁建没去,留到医院保护洪秀琴呢。

加代,李正光,马三还有郑相浩,这四个人一上车,他们坐的是代哥白色的虎头奔,后面是朝鲜族这帮兄弟,一共五台车,直接奔着丰台区那就去了。

眼看这个时候马上到崔志广公司了,过他公司之后,往前边开了五六百米,还有200米就到封守东那个局了。

他这个局是一个什么地方呢?是一个大平房,特别大,局上当时放了六个案子,这个时候在里边得有好几十人都在这块玩呢。

当时在局上封守东还有二勇都在这块呢,下边有十多个兄弟,这帮小子都是当天晚上参加砸洪秀琴酒店的那帮人。

这些家伙拿着片柳子,拿着大开山,拿了一块抹布在这块正擦呢,这个时候都过去半个小时了,志广的兄弟还没来,封守东直接把电话拿出来,又给志广打过去了,志广啊,过没过来呢。

东哥,我这边给你集合人呢,关键这时候太晚了,有的这都回家睡觉了,有的还喝多了,我现在打电话呀,找了他们往这边集合呢,集合完之后,我就给你派过去。

你给我找了多少人呢?

我得给你找了四五十个兄弟。

那行,志广,那你抓紧让他们过来吧,就在我这个局上呢,让他们过来就行,不行的话你也来呗。

东哥现在我真过不去,我现在领你弟妹上医院了,你等到医院检查完之后,我就过去,我先让我兄弟过去不就完了吗?

那行,那你让兄弟过来吧,啪嚓,电话就撂了。

这个时候代哥他们这几台车直接就到他这方局的门口了。

当时加代在车里边坐着,那都没下车,马三李正光带着队把车门一打开,这些兄弟一共20人,直接从车上一下来,三哥当时下来之后,把五连子往腋下一夹,叼个小快乐,那是牛逼哄哄的。

李正光还有郑相浩手里边也拿了一把五连子,后边这些兄弟每个人手里一把大开山,直接奔着封守东放局的大门那就来了,他放局这个屋门全是玻璃的,里外都能打开的,而且这个玻璃上贴的全是黑膜,往里往外他都看不见,他们也怕外边有人看见,这放局万一有人点你一下子就不好整了。

到门口之后,三哥把五连子一搂膛火对着那个玻璃大门呢,咔吧,就一下子,当时给玻璃大门干稀碎。

此时封守东还有二勇他们正在屋里边呢,就听咣当一声,门玻璃干稀碎,这帮小子他妈吓一跳,而且玩的这些人那都吓懵逼了,以为捕快过来抓他们了呢,但是封守东这家伙经验挺多,那毕竟是老江湖,一看不好,他这个厂子里边有一个后门,这一开火之后,这帮小子呼啦都奔后门就跑过去了,封守东也奔后门,他就要跑。

东哥他离后门比较远,人家有离近的呀,呼啦一下子三四十人都奔后门跑,给门口那块堵住了。

当时东哥急坏了,出不去呀,拿着大拳头照着前面这些人后脑勺啪啪啪一顿打,一边打还他妈一边说呢,他妈快走,快往外走啊。

前面那个人一回头说,东哥呀,你打我干啥呀,这么多人能一下出去吗?东哥,你别打我。

他这一说东哥可坏了,三哥和李正光他们当时都进来了,马三一听说东哥说是不是冯守东?

三哥把五连子举起来,对着封守东后屁股,咔嚓就一下子,这一下子直接干到东哥屁股上了,当时就给打躺下了,东哥用手一捂屁股,疼懵了。

这时候你看马三,李正光,郑相浩,这二十来个兄弟呼啦一下子一冲进来,给他们全围住了。

二勇当时在屋里边儿就十三四个兄弟,正光五连子一只说他妈谁也别动,谁动今天就废了谁,来都给我跪下,都跪下。

二勇当时都懵逼了,但是有个兄弟不服,手里边拿着大砍一歪脑袋,咋的?你们他妈真敢砍呐?

正光一听说你说什么玩意儿?

我说你们真敢崩啊。

我操,那我跟你玩呢?

正光拿着五连子照着这小子的大腿咔吧,就是下子直接给这哥们打躺地上了,哎呀,疼的那直叫唤,俩手一捂大腿,西瓜汁唰唰就淌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