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话说加代把常勇赶跑之后,代哥一歪脑袋看着洪秀琴,琴姐呀,你也是的,怎么惹他了呢?再一个,你出事你给我打电话呀,你说今天我要不来,赶不上你怎么整?

代弟呀,这就是一帮流氓,你别跟他一般见识了,今天你给他们打一顿,我估计他们就不敢来了,代弟啊,抓紧上包房咱们吃饭,弟妹,你看弟妹来了这头一次就赶上这么个事儿啊,快点上包房,弟妹,姐给你们安排饭菜还有酒水啥的,咱们今天好好吃一顿。

这些人直接在琴姐饭店往包房里边一坐,代哥把潘葛他老妈都给叫过来了,大姨呀,你别干活了啊,过来吃饭吧。

老太太一听说加代呀,不用了,我这上班呢,我吃啥饭呢?你们吃吧。

大姨呀,快来吧,这都是咱们自己家人,那潘葛是我哥,你不就跟我妈是一样的吗?来吧来吧,快过来吃饭来。

代哥做事那绝对到位,就这么的,大伙做到这块就开始吃上饭了,洪秀琴也在这块陪着,当时加代就说了,姐呀,以后就今天这小子要再来闹事儿了,你就给我打电话,你看我收不收拾他就完了。

随后代哥一歪脑袋瞅着马三,三啊,他妈这小子要再来闹事的,你敢不敢收拾他?

三哥小腰板一挺,哥呀,你说啥呢?还我敢不敢收拾他,他要再来,你看我他妈的直接给他小蚕蛹割下来,我让他后半生他都用不了。

三哥说完一看旁边,感觉不对劲啊,说嫂子不好意思啊,大姨不好意思,我口误了,我这嘴呀,我他妈这臭嘴,啥都说。

代哥用手一指唤,你呀,你他妈真行啊,以后你说话你注意点,不管谁在这,你怎么啥都说呢?

是是是,我知道了,哥啊,我注意,就是我必须收拾他,你放心吧。

代哥直接就说了,姐呀,听见了吗?这些小子要再来惹事,我就让马三收拾他,你放心吧。

洪秀琴直接提起来一杯,说三弟呀,感谢了,感谢了,来喝一个。

一碰杯,直接干了。

今天晚上吃完饭之后,加代他们直接就都走了,也再没去哪块,当时就回家了。

另外一面,常勇完揍之后,这小子也回家了,他们家一共哥五个,老大叫常东,老二叫常勇,都管他叫二勇二勇的,老三叫常山,老四常北,老五叫常盛,他们家是丰台区的,在社会上也有一号,老常家哥五个,除了老大不混社会,其余那四个那都混社会。

但是此时有两个在社会大学改造呢,还有一个已经驾鹤西去了,现在就剩常勇自己在这块玩社会了。

常勇回到丰台区之后,到诊所给他脑瓜子一包吧,上缠了好几层纱布,此时的四个兄弟也跟着呢,有一个小子就说了。

勇哥呀,这个加代不好整啊,在东城我听说过他这家伙有钱有势的,社会上认识不少人,挺厉害的。

常勇寻思一寻思,说你妈的,别着急啊,我打个电话,你看我给我大哥打电话,把电话拿出来,啪啪啪一个号打出去了。

这个大哥不是他亲大哥,是社会上一个大哥,这家伙也是个老社会,姓封,叫封守东,别人都管他叫东哥,东哥的,那绝对是个老社会,纯纯的老炮子。

电话一拨过去。

哥呀,我是二勇。

二勇啊,怎么的?打电话啥意思啊?说你不去要账去了吗?

东哥,别提了,我可不去要账去了,结果账没要回来,我挨揍了。

你挨揍了,谁揍你了?

就是东城的,有一个叫加代,你听没听说过?现在混的挺牛逼的,认识不少社会人也挺有名的,拿着五连子照我脑瓜上嘎嘎的跟我磕好几下子,脑瓜子给我干的全是西瓜汁。

哦,那你打这个电话你什么意思啊?你想让哥为你怎么做?再一个打你的时候你没提我吗?

哥呀,当时我没来得及提你呀,都给我打懵了。

他妈二勇嘛,你啥也不是,那个酒店是加代开的吗?

哥,不是他开的,是他朋友开的,他正好去赶上了,就给我打了。

那你找酒店不就完事了吗?他打你,你把账全算到酒店上回去,去让他拿赔偿,把他店给他砸了。

哥呀,那你看我,现在我都挨揍了,我能回去吗?

不是二勇吗?要不说你完犊子,你要这样的话,你就别混社会了,前怕狼后怕虎的,当初我咋教你的啊,别听说这个有名那个有名的,你就害怕了,那你他妈玩啥江湖啊?你记住了二勇,你东哥,我在丰台区这一辈子我就没怕过谁,谁他妈也不好使,谁能咋的呀?都是他妈俩肩膀扛一个脑瓜子,不行就干他就完了呗。

我告诉你啊,二勇,你要想好好混社会,你现在带人就回去把酒店给我砸了,你一下子给他干害怕了,他就老实了。

哥呀,那我要给他酒店砸了的话,那加代不得找我呀?

找你他妈能咋的?你害怕呀,你背后不有我呢吗?哥,给你撑腰干就完了,你玩社会,你必须得有战绩,知不知道?你得干,你没有战绩,谁能怕你呀。

二勇一听,那行哥我听你的,你说的对,我现在找兄弟,我就去砸他酒店去。

那行了,啪嚓电话就挂了。

二勇挂了电话之后,自己就像他妈被打鸡血一样,当时兴奋了,说我大哥说的没毛病啊,混社会你得干呢,干他。

当时二勇就开始召集兄弟了,这家伙找了30来人等兄弟到齐之后,二勇准备了两把五连子,直接跟这帮人就说了,说你们听好了,咱们今天晚上不动手了,今天太晚了,明天晚上的时候咱们再动手,晚上八点半到我家集合,咱们到南城有一家酒店给他砸了去。

他们这边计划好之后,当天晚上一过就来到第二天晚上了,这个时候洪秀琴还有她老公黑子都在饭店忙活呢,饭店生意正经不错呢,基本爆满了。

晚上八点的时候,二勇带着三十来人在丰台区就出发了,奔着香满楼酒店那就来了。

二勇手里边拿了一把五连子,下边这帮兄弟有一个叫二喜的也拿了一把,其余的兄弟拿的全是大砍还有钢管子啥的。

当时这帮小子是打出租车来的,干到南城洪秀琴的酒店了,二勇领了这帮兄弟,一下车把家伙事这五连子一拿出来,咔啪,一搂膛火对着酒店那门脸,咕咚就是一下子给玻璃干稀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