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作者 | 百合弄墨
责任编辑 | 桢桢

近年来,网络暴力现象层出不穷,让当事人遭受各种攻击。

有些人选择睁只眼闭只眼,把针对自己的网暴当成一阵风,吹过去就算了;

可有些人却会陷入网暴痛苦,特别是当自己无论如何也解释不清,甚至越解释越糟糕的情况下,就没有办法让自己走出来,悲剧一次又一次上演,着实令人痛心。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016年,台湾姑娘简稚澄就因为网暴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新婚不久的她,瞒着家人给自己注射安乐死,可这安乐死的针,原本是要注射在狗狗身上的。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呢?

简稚澄自小喜欢动物,上大学时还特意选择兽医专业,准备用自己的微薄力量去解决动物病痛疾苦。

本来,她毕业后可以顺理成章地成为宠物医院的医生,然而,她却因为一则有关动物的新闻而改变了主意。

那则新闻,主要内容是流浪狗的境地与凄惨,看着那些流浪狗无助的眼神,简稚澄心疼不已,毅然放弃做宠物医生,选择去了偏远的动物收容所。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初到那里,她见到了很多浑身肮脏的流浪狗,它们被关在笼子里,时不时惊恐地吼叫几声,想要吃的,想要出去。

狗狗们的表现,让简稚澄深深地感到责任重大,她要帮助这些没有任何依靠的狗狗们,让自己成为它们的靠山。

她说:“收容所是最需要我的地方,也是我最能帮助狗狗们的地方。”

简稚澄用自己的坚持,让无家可归的狗狗在收容所里感受到些许温暖,也给自己的热情,找到了寄托。

与自己喜欢的狗狗在一起,做自己发自内心喜欢的工作,简稚澄的职业选择,可谓是一举多得。

可是,事情并不是像简稚澄想象的那么简单。

工作一段时间后,动物收容所所长告知简稚澄参加“流浪狗实践课”,这是她第一次听到的词语。

正好奇何为流浪狗实践课时,却被所长的一系列动作震惊得说不出话来。

所长拿着针,分别给十几只可爱的狗狗体内注射,隔了一会后,那些狗狗前后开始发生非常反应,它们口吐泡沫,接着浑身抽搐,最后死亡。

原来, 这就是所谓的流浪狗实践课。

看着狗狗,简稚澄有些不敢置信,她以为,动物收容所就是收容流浪的动物,让它们有地方住、有东西吃。

而且,她留在动物收容所的初衷,就是让动物过得更好,却不想还有给狗狗注射安乐死这一内容,这是她意想不到的。

所长看出简稚澄的不安,深感惋惜地开解简稚澄:

“这是作为动物收容所保育员必经的一关。世界上的流浪狗实在太多了,如果一直只是收容进来不作处理,收容所根本无法容纳数目众多的狗狗。况且,救助经费也有限。”

简稚澄颤抖着反问:“不是还有很多人领养吗?空间会有的。”

所长叹口气回答:“这个是有时间限制的,一般进来超过12天,还没有被人领养的狗狗,就要实行安乐死。这是经过斟酌后的共同决定。”

一时之间,简稚澄懵了。

随之她陷入了痛苦的矛盾当中,去留与否,一直在她的脑海里翻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最后,理智战胜了感性。

简稚澄说服了自己,不管自己如何抉择,狗狗的结局都不会被改变。

既然如此,那就用自己的行动,去陪伴狗狗生命中最后的十二天,让这些可爱的小动物,在生命的最后,感受一下人间温暖。

当然,更重要的,争取让更多人来领养狗狗,毕竟,这是让流浪狗活下去的最好办法。

从那之后,每收容一只狗狗进来,简稚澄都会给它洗澡、拍照,逐渐熟络后还会跟狗狗一起玩耍,她把狗狗的照片发到网上,以方便关爱狗狗的人选择领养。

那些日子,简稚澄的日子是充实的,也是悲痛的,因为每隔一段时间,她必须给一些狗狗做安乐死。

奈何这是工作,只能忍痛面对。

可尽管如此,动物收容所也因为简稚澄的努力悄然发生了变化。

那里不再恶臭难忍,不再像魔窟一样冷冰冰,而且,还成为当时全台湾领养率最高、安乐死最低的动物收容所。

2015年,简稚澄荣升为收容所所长,她还被人们称为“最优秀的园长”“最美兽医”。

可简稚澄发在网上的狗狗照片,不但吸引了爱狗人士,也吸引了狗贩子。

他们伪装成爱狗人士,前来收容所领养狗狗。

然后一转身,就把狗狗高价转卖从中获利,而一些卖不出去的狗,则卖给了餐馆,等待这些狗狗的,是死亡。也就是说,无论他们把狗卖给爱狗人士还是餐馆,这些狗贩子都有一笔收入。

人的欲望是很难满足的,把狗卖完,继续领养,周而复始。

不料,狗贩子的敛财之路被简稚澄无意中发现。

简稚澄气愤至极,随后在网络曝光了狗贩子的信息,还提高了自己收容所领养的审核条件,并推广到同类收容所。

如此一来,形同断了狗贩子的财路,简稚澄也因此遭到了他们的反击。

狗贩了在网上恶意抹黑简稚澄,把她给狗狗做安乐死的照片发在网上,还配文:
她是一个天使面容的魔鬼,是伪装成爱心天使的恶魔。

不仅如此,狗贩子还找了些处理狗狗的图片,给简稚澄扣上了屠狗的帽子。

这一举措,轻易就把舆论推往一边倒,不了解情况的键盘侠们,在网上对简稚澄越骂越凶,铺天盖地的辱骂和威胁向她无情扑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面对这些,简稚澄选择了沉默,然而,事情并没有因为她的沉默逐渐淡化,还越来越离谱。

简稚澄的个人信息被人肉出来,骚扰电话无止地响起,更甚的是,有的人竟然去她上下班的路上堵她,去她家里攻击她,她的家人也受到威胁。

这些种种,让简稚澄和她的家人陷入了恐惧中,家人很是担心新婚不久的简稚澄,劝她换工作,换住处,换电话,等这场风波过去。

简稚澄何尝不想,可当下,她已经无法从这些事情中走出来了。

想当初,她也是经历了非常痛苦的煎熬,才选择留在动物收容所,再给狗狗做安乐死。

一直以来,她过得并不轻松,每次给狗狗做安乐死,内心也会起伏不停,会痛苦,会难过。

在收容所的后院,简稚澄还特意为狗狗立了一块“兽魂碑”,经常,她会来这里,默默地给远在天边的狗狗祈祷,再留下自己心底的忏悔。

键盘侠们的无情攻击与看法,击破了简稚澄内心的防线,她崩溃、无助又绝望,沉痛之下,走上了不归路。

她瞒着家人,偷偷给自己注射了安乐死,本来,这些针剂,是要用在狗狗身上的。

简稚澄选择这样的方式结束自己的性命,犹如用她最后的顽强,向别人诉说着她的纠结与不安,向狗狗表达着自己最后的眷念。

网络暴力,看似只有几个字,其实,它就是一把刀,无情地捅向无辜又本就受着内心煎熬的简稚澄。

虐待动物固然不可取,可在未了解事情的真相之前,只是看到别人的只言片语便一边倒地认定事情的起始,是否比虐待动物更加残忍?

只是希望,类似的事情,不再发生。

世界之所以美好,是因为有很多静悄悄的善良在感动着你我。

不是每个人都是表面上的轻松自在,往往心底的苦都是自己吞。保持内心善良,为他们争取一片晴朗的天空,多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