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18岁生日那天,正当我捧着蛋糕准备吹蜡烛时,“咣当”一声大门打开了。

林美宝和两个同学,嘻嘻哈哈地进了门。

爸妈立刻丢下我,簇拥到她们面前,“哎呦,我的宝,不是说明天才回家的吗。也不打电话叫爸爸妈妈去接你,这两位是你的同学?”

“对呀,我坐同学妈妈车回来的。我刚买了一本爱豆的画册,准备一起看呢。”

她们说着走进了客厅,看到蛋糕前的我,一个女生轻声对林美宝说:“你家有人生日啊?”

“生日有什么了不起,走,去我房间玩,不用理她。”林美宝白了我一眼,拉着她的同学往房间里走。

爸妈已经忘了正在生日的我,忙前忙后地往林美宝房间里送各种吃的喝的。我一个人尴尬地矗立在蛋糕前,看着微微摇曳的蜡烛,默默地吹灭了。

我许下一个愿望:要出人头地,离这个家远远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

我叫林美俞,林美宝是小我4岁的妹妹。正如我们的名字一样,她是宝贝的妹妹,而我是多余的姐姐。

林美宝从小就长得漂亮,性格机灵活泼,在爸妈面前又会撒娇又会甜言蜜语,哄得大人心软软。

而我就像块笨拙的木头,不爱说话也不爱凑热闹,喜欢一个人在角落里捣鼓各种东西,偏偏还遗传了爸爸的黑皮肤和塌鼻子。

来我们家作客的亲戚朋友,总是自动忽略我。却毫不吝惜地赞美林美宝,仿佛我不是爸妈的女儿一样。

在众星捧月中长大的林美宝,个性越发骄纵张扬。从大人的区别对待中,她也读懂了很多信息,打心底瞧不起我这个姐姐。

小时候上学,林美宝就不肯和我走在一起,怕被同学发现我们是姐妹。妈妈于是就让我自己走路去上学,她骑自行车送妹妹上学。

在学校碰见我时,林美宝会假装不认识我,若无其事地和身边同学有说有笑。

刚开始我会炫耀自己有个漂亮妹妹,后来同学们都笑我说谎。他们说,那个漂亮妹妹好像不认识你这个姐姐啊。

林美宝假装不认识我这个姐姐,爸妈也假装没有我这个女儿。

好吃的东西、漂亮的衣服、游乐场的门票,自动归属林美宝。从物质到精神,家里所有资源都向林美宝倾斜。

中考结束,我没考上重点高中。爸爸说读个普通高中也考不上大学,不如去读中专早点毕业出来工作。

最后,他也没问我意见就给我报了名,一个学期的学费只要1000多。

只是,几年后,林美宝中考同样没考上重点高中,爸爸却说美宝喜欢画画,可以走艺术生路线参加高考。于是,他们送她去读学费20000的私立高中,每个寒暑假再花个几万块送去集训。

18岁,我中专毕业,进入一家汽修厂,拿着一个月3000的工资。彼时,林美宝正在享受悠闲的暑假,和同学们在上海研学。

我终于醒悟,从小到大我好像没花父母多少钱,他们的钱都花在林美宝身上了。

3

爸妈把我糊弄着养大后,我意识到往后他们都不会给我什么支援,以后的日子要靠自己了。

我努力打工赚钱,供自己读完函授本科。学历是我的硬伤,仅仅是一个函授本科的学历是不够的。我决定考研,给自己的未来上多一层保障。

于是,白天我在车间拧螺丝,下班在宿舍学习。同龄人都在逛街吃喝玩乐,我天天灰不溜秋的,上班时满身油污,下班了披头散发啃书本。

我天资不足,学习也没有很花心思,在学校的时候,成绩一直普普通通。工作后再拿起课本,才感觉到自己没有什么退路了,不往死里学,可能一辈子都要在车间拧螺丝。

一想到黯淡无光的未来、父母漠视的态度、妹妹瞧不起人的眼神,我心里憋着一股气,拼了命学习。

靠着这股狠劲,我一鼓作气一战上岸。

我兴奋地拿着录取通知书跟爸妈报喜,原以为他们会和我一样开心,会终于意识到我这个女儿也有优点。没想到,现实泼我一盆冷水。

爸妈接过我的录取通知书,看了一眼然后默默放下。我期待中的表扬并没有出现。

爸爸冷着脸问:“你要去读书,不打算工作了?”

爸爸的脸色有点吓人,我小声回答:“是,我考的是三年全日制研究生,需要脱产读书。”

“那你妹妹怎么办?”

“啊?”跟林美宝有什么关系,我没反应过来。

4

原来,林美宝考上了一所民办二本的艺术学院,每年要将近40000块的学费。她还要求家里每个月,给她3000块的生活费。

我爸觉得这个负担有点重,想让我承担妹妹的生活费。结果我要辞职读研,他这个算盘落空了。

“美俞,要不这个研你不要读了吧,你妹能考上大学不容易。”妈妈微笑地拉着我的手,眼神期待地看着我。

她以为我会像小时候那样听话懂事,顺从父母的安排,把好的东西都让给妹妹。

我觉得很可笑,从小家里的资源都向妹妹倾斜,现在连我的前程都要给妹妹让位。

我甩开妈妈的手,一脸严肃地说:“爸,妈,美宝一个二本的学位,凭什么跟我的研究生学位比?我看应该是她不要上大学,把学费省下来供我读研。”

我爸生气地说:“你这说的是什么胡话?哪有不让妹妹上大学的道理。”

“怎么没有?我不就没有上大学吗,当初你们把我打发去读中专,转头就给美宝读私立高中。现在还想让我放弃好不容易考到的研究生,难道我不是你们的女儿吗,你们的良心不会痛吗?”

听到我言辞激烈的反驳,我爸抬手就给我一个耳光。

“你当姐姐的,照顾一下妹妹有什么问题!”

我捂着发烫的脸颊,继续说道:“我不可能放弃读研,也请你们公平一点。花钱供小女儿读大学,也要供我这个大女儿读研,一碗水要端平。”

我爸马上拒绝了:“你还想跟我们要读研的钱?你自己考的自己想办法吧!你妹上大学花费不少,家里没有多余的钱多供一个人读书了。”

我没再说什么,默默地走出家门。

考研之前,我仔细盘算过费用问题,工作几年存下的钱足够支付三年的学费。如果家里能支持生活费,脱产几年读研完全没问题。

没想到,爸妈一分钱都不愿意支持,甚至反对我辞职读研。我只能靠自己了。

5

读研三年,我跟着导师认真做课题,课外兼职家教、找实习,赚到的零用钱完全可以覆盖生活费。偶尔的奖学金,还能让我有余力添置一些学习设备。

虽然没有家里的支持,但是我这三年过得并不寒碜。

毕业后,我依靠研究生的学历和专业,顺利考上了公务员,彻底摆脱了在车间拧螺丝的命运。

得知我考上公务员后,爸妈开始频繁联系我,叫我回家吃饭。我以工作忙为理由,多次拒绝了邀请。

从中专毕业后工作开始,爸妈很少关心问候我,读研的那几年更是对我不闻不问。除了过年回家待几天,其他时候他们连个电话都没有,现在我压根不想再见到他们。

直到奶奶80岁生日那天,我硬着头皮回家参加了宴席。

一进饭店包厢,爸妈就笑脸盈盈地上前挽着我的手,向在场的亲戚炫耀道:“这是我大女儿美俞,今年刚考上了公务员,还是市里的单位。”

亲戚们连忙夸耀我聪明、能干,上前来加我微信,还说从小就觉得我是个聪明机灵的孩子,果然出人头地了。

他们早就忘了,小时候对我的忽略。

我瞥见坐在角落里的林美宝,她戴着耳机低头刷手机,对我的出现无动于衷。爸妈拉着她跟我打招呼,她不耐烦地对我翻了个白眼。

整个宴席,大家都在关注我,不停找我搭话,让我第一次体会到了,林美宝小时候众心捧月的感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6

林美宝大学毕业后,不肯出去工作,每天在家忙着拍各种小视频,想要当一个网红。爸妈经常打电话向我抱怨她。

“我们花了这么多钱给你妹读书,好不容易毕业了却不肯去工作。”

“你妹整天就知道化妆打扮拍视频,一点正事都不干。”

“还是大女儿好,你妹要是能像姐姐这么上进就好了。”

我听了心里直发笑,摇摇头感叹,即使是父母,他们对孩子的爱也是有条件的。

我实在不想回家,爸妈直接跑到我的住所,给我做各种好吃的。

又是一个加班夜,回到家里,妈妈端出热腾腾的汤,招呼我赶紧喝了。正当我小小地感动时,她的话让我突然没有了胃口。

“美俞,美宝有个事想请你支援一下。”

我警惕地放下碗筷,问她什么事。

我妈开始支支吾吾地讲述,林美宝想当网红没成功,现在改变主意要去参加选秀当明星。但要想参加选秀得先去培训,她找了一个培训机构,6个月课程收费5万多元,承诺80%能出道。

“美俞……你能不能支持一下妹妹,借她5万块报名培训?她保证等她出道成功了,一定双倍还你。”

我冷笑一声,说:“5万?我读书这么多年,你们在我身上交的学费,都没有5万吧?”

我妈不好意思地说:“爸爸妈妈以前是亏待你了,好在你现在工作也不错。我们年纪大了,一时要拿出5万块有点吃力,所以这次才想请你帮忙。”

爸妈表面上嫌弃林美宝,但对她提出来的条件还是无条件满足。

我说:“这5万块摆明要打水漂了,我就算有钱也不会借给她的。妈,你们要继续纵容林美宝就继续吧,我是不会帮这个忙的。”

说完,我就请我妈回去,以后也不用过来给我弄吃的。

在我这里碰壁以后,林美宝天天发信息咒骂我,说我没良心、白眼狼、吝啬鬼。我直接拉黑她所有的联系方式,眼不见心不烦。

我这个从小要什么有什么的妹妹,明明有着让我羡慕的条件和宠爱,却把路越走越歪,其实,如果她能脚踏实地去学习和工作,一定能取得比我还要好的成就。

爸妈打来的电话,大多也被我挂断了。他们看到我有出息了,才开始想要弥补对我的关心,但我已经不需要了。

在这里,也要提醒那些看文的父母,真的要一碗水端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