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为真实案件纪实,旨在:破解犯罪心理,捍卫正义人间!探查人性阴暗,杜绝犯罪发生!温馨提示:本文为付费内容,前三分之一免费阅读

“秋菊,买这么多盐做什么?”

2002年5月3日,辽宁某地,吴平姐姐吴秀华路过商店,看到弟媳魏秋菊主动打了一声招呼,看到她手上15袋食盐,顿时疑窦丛生,连忙问上了一句。

魏秋菊有些走神,突然看到大姑姐,吓了一跳,解释了一番:“就腌个腊肉”,说完急急忙忙离开了。看着她魏秋菊的背影,吴秀华也只是摇头,她觉得这个弟媳不太好相处,或许正是因为如此,两人才迟迟没有领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上世纪90年代末,吴平经人介绍认识了魏秋菊,两人都是20岁出头,年龄相仿,家境条件也相当,自然而然走到了一起,相恋三年,两人在老家办了酒席,虽然没有领证,但在吴家人心中,她已经算是进了门,也是正式的儿媳,有没有证都没有关系。

不过“婚后”,吴家人却觉得魏秋菊很难相处,脾气大,执拗,不懂变通,在长辈面前也没有过多的礼数,魏秋菊是个急性子,做事总是快速急切,而吴平却跟他相反,性子温柔喜静,说话也比较慢,魏秋菊很不喜欢,觉得他没有男子气概,总是骂他,公婆过来劝说,魏秋菊也还是那样。

吴平自己受委屈没关系,可是却看不惯魏秋菊指使他的家人,尤其是对着父母也不尊敬,两人便因此经常争吵,每次都吵得非常凶,谁都不愿意低头,感情也逐渐聊胜于无。

吴平也总是唉声叹气,觉得两人应该“离婚”,吴家亲戚一听,都劝他三思,吴家经济条件本来就不是很好,娶一个媳妇已经掏空了一家人的积蓄,而且当初魏秋菊要的彩礼还高,他们已经没有能力让他再娶,也都盼着魏秋菊能让吴家开枝散叶。

夫妻之间朝夕相处,难免会有一些矛盾,相处的时间一长自然就化解了;在众人的劝说下,吴平收起了“离婚”的念头,打算和魏秋菊好好过,并且想着有机会去打结婚证,可是魏秋菊却不同意觉得这样很好,而且魏秋菊也不喜欢小孩子,根本不想现在生,两个人又因此闹了很多矛盾,争吵不断,吴平心里很不好受,表现得失魂落魄的,亲戚怕他想不开,原本打算好好劝一劝,却发现吴平突然“失踪”了。

根据魏秋菊所说,吴平曾跟她提过外出打工,5月2日,两人因为一些琐事发生了争吵,吴平很生气,跟着几个朋友外出喝酒,等她醒来时,吴平已经收拾行李离开了。她意外不已,起先还以为吴平和她开玩笑,多次去外面找过,可是还是不见人影,电话也打不通。

说到伤心处,魏秋菊掩面抽泣:“他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才离家出走啊!”

考虑到吴平这些天的“异常”,大家也觉得魏秋菊说的话有道理,并没有怀疑她,认为吴平离家出走并不是没有可能,亲戚让魏秋菊放宽心,他们一定会将他劝回来;魏秋菊也是千恩万谢,还说自己知道错了,今后一定好好顾家,和吴平好好的,只要他能回来。

可吴平这一走杳无音信,不仅没有给家里打电话,甚至连一个口信都没留,夫妻两人的矛盾再尖锐,他总不能抛弃家庭吧。而且平时吴平性子孝顺,就算要走也要跟父母说一声,因此大家都猜测吴平是不是真的和外人走了,否则为什么一点消息都没有。

随着吴平失踪的时间越久,流言蜚语传得也越快,每个人都认为吴平在外和女人私奔了,才会不敢接家里人电话,魏家人听闻此事,为女儿鸣不平,也经常来闹,两家人的关系因此失和,然而吴平的姐姐吴秀华却不这样认为。她觉得弟弟平时懂事温和,绝不会做出这种事!

而且吴平失踪期间,“怪事”也是接二连三的发生。

失踪三天后,村民忽然说,在市集上看到了吴平,吴秀华本想去寻人,一问知情人,每个人都说他们也是道听途说,不知道是谁传出了这个消息,吴秀华意外不已,询问了很多人,问他们是不是真的见到了吴平,可竟然没有一个人亲眼看见,吴秀华心里颇为意外,寻人时,魏秋菊从市集赶了回来,手上还提着几个油漆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路上有村民问她提油漆干什么,她就说家里的墙需要重新粉刷,大家也没有多想,魏秋菊跟村民打了招呼后就加快脚步往夫妻两人的婚房赶,瞅着没有人上门,魏秋菊急急忙忙将颜料混在一起,一丝不苟粉刷着墙壁,忙活到日落西山,这才松了一口气,浓厚的油漆味自然引起了周边邻居的注意力,不过谁都没有多问。

毕竟粉刷墙壁也是正常,只是他们有些意外,之前并没有发现她家墙有什么不好,而且她们的房子才装修不久,魏秋菊听到这些疑问也没回答,就说不关他们的事,可三个月后,随着油漆味渐渐散去,天气炎热了起来,一股腐臭的“怪味”散了出来,臭味混杂的油漆味,产生了一种极其难闻的恶心气味,邻居们不由抱怨了几句,但他们也没有多想。

吴平已经失踪了三个多月,活不见人,死不见尸,一个大活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一样,而这种怪味让吴秀华产生了一种不祥的预感。

8月15日,吴秀华登门拜访,见弟媳不在家,一个人在屋子里闲逛,看着一面墙的红色油漆,愈发感觉不对劲,家里这么多墙,为什么只涂其中一面,而且还是用大红色?

无意中,她看到墙角脱落了一块油漆,出于好奇,她用手指抠了几下,发现墙壁上有些凹槽痕迹,而在痕迹当中,夹杂着一片带有红色斑点的碎布,她吸了吸鼻子,又闻到了那股怪味,她顺着气味推开了厨房门,然而堆在墙角下的东西让她瞪大的眼睛,手脚发抖。

在她失神的片刻,身后却传来了魏秋菊的声音,语气冰冷:你竟然找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