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杜说:“豪哥,老海真能打我吗?”

“你感觉呢?”

“我感觉像真的。”

豪哥说:“老海身上有不止一个小金人,你不知道吗?你说他敢不敢?”

老杜点了点。“是。”

豪哥说:“长个教训吧。这回就当吃亏了。老八,老海的实力在这。而且我看出来了,老海今天是硬要出头摆这事。加代倒是挺稳重的。你可能不了解加代。”

“我没听过这个人。”

豪哥说:“加代在深圳可不是闹着玩的,勇猛,真勇猛!加代一伙不比你差,加上老海,你就不是那个了。老八,认了吧”

老八点点头,“我认了。”

回去的车上,老海说:“刚才我真想把他销户。你多余拦我了。”

“是是是,海哥,感谢了。”

到了南宁,楚大头招待吃饭。老海来到四舅身旁,叫道:“大春!”

四舅一抬头,“哎,你是......我没认出来。”

“你是北海的大春?”

“哎!”

“你仔细看看我!”

大春看了半天,说:“没认出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老海把大头叫了过来,说:“看看,认识不认识!”

大头说:“这不是四哥吗?”

老海说:“我跟你提过吧?”

四舅莫名其妙。老海说:“你怎么能把我忘了呢?八十年代的时候,在广州,我俩一人拿一把两连发对喷,你忘了?”

“我想起来了。”

老海说:“能在这里遇到你,是真不容易啊。”

加代一听,这两人是有仇啊,赶紧站起身说:“不是,海哥,这是我舅舅。”

老海一摆手,“加代,你先把嘴闭上。大春,我们是不是得喝一杯?”

四舅一举杯,“来!”老海把自己的酒杯压低。四舅一看,“哎哎......”

老海把老朱、老翁叫了过来,说起了年轻时候大春的勇猛。老海说:“大春,你是选手,你是战士!”老海带着三个兄弟敬了大春一杯酒。

大春和老海年轻的时候混社会的风格不一样。大春到哪人都不多,但是赶干。老海以气势逼人。

当天晚上喝完酒后,都住在了南宁。第二天加代送大春的时候,大春问:“外甥,四舅是不是老了?”

“没有。”

大春说:“有你这句话,四舅值了。我要服老,但是你认为我不老,我就不老。有事还要找四舅!”

加代说:“那是必须的。我得靠着四舅。”

大春说:“你靠老海呗。”

“四舅,知道他为什么帮我吗?在深圳被我打怕了!”加代把老海在深圳和北京的事跟四舅说了一遍。大春一听,“四舅回去了。”

这事摆完以后,乔巴的项目就开工了,杜老八真没敢找麻烦。拿到的那一块地,建成了一个商业大厦。本来可能长期吃租,但是乔巴头脑还是挺够用的,整体挂牌出售。杜老八想买,豪哥也想买。

豪哥给乔巴打了个电话,“老弟,当时我给摆的事记得不?”

“记得,豪哥。”

“你那大厦卖给我吧!

“行,大哥,卖给你。”

豪哥花了四个多亿买下了个商业大厦。

一个礼拜后,杜老八请豪哥吃饭,说:“豪哥,那楼的事,你还得帮我打个招呼。”

“怎么打招呼?”

杜老八说:“你让乔巴卖给我。”

“你要多少钱买?”

“我到时候看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豪哥说:“我已经买下了。要不我卖给你吧?”

杜老八一听,尴尬地说道:“豪哥,有头脑啊!”

“还行吧!”

“吃饱没?豪哥。”

“我还没吃呢。”

杜老八说:“我吃饱了,哥,我先回去了啊。”

“那你回去吧。”

杜老八上了车,朝着豪哥的方向骂道:“俏丽娃,见利忘义的小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