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我们村自解放以来,至八十年代初第一位军官。不仅是我们整个家族的荣耀,也是我们村里的光荣,更是村里大姑娘崇拜追求的偶像。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的家乡位于泰山山脉脚下,是一个有10生产队、2000多人的大村庄。

自解放以来,数不清有多少有志青年参军入伍,在部队“混”得最好的也就是转志愿兵,没有出过一个军官,我有幸成为那第一个人。

82年,我高考失利后,在家自学准备再次高考一搏。

10月份的一天,我邻村的高中同学柳远告诉我部队征兵的消息,说是空军后勤,动员我报名参军。

说句心里话,当兵是我儿时的梦想,尤其是梦想当一名飞行员,驾驶战鹰翱翔祖国的蓝天。

那年春天的时候,我曾经参加过招飞体检。在县里体检时,都是一路绿灯,各项体检指标都合格;在地级市复检时,结果因营养不良而未过关,非常遗憾地没有实现当飞行员的梦想。

尽管空军后勤不是飞行员,但仍然是空军,能成为一名空军战士也算是梦圆了吧。

于是,我便和同学一道去武装部报了名。

我对体检是充满自信的。因为我有招飞体检的经历,飞行员都险些过关,何况是对身体要求不太严格的普通军种呢?

果然,我体检是一路绿灯,各项指标全部合格。

政审也顺利过关。

当时,我们村里有3名体检及政审都合格的应征青年,我是唯一的高中生。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大队书记对我寄以厚望,他拍着我的肩膀说:“小刘,咱大队给一个走兵指标也是你的,到了部队好好干,争取考上军校,咱们大队自解放以来还没有出过军官呢,就看你的啦!”

我激动地对书记说:“放心吧书记,我一定好好干,争取不负众望,为咱们村争光。”

那个年代,年轻人要想跳出农门,只有高考和参军两条路可走。

当兵,可以有考军校当军官和转志愿兵的机会。

而我的最大目的是报考军校,抱定了壮士一去不复回的念头!

我是偷偷地带了一本新华辞典到部队的。

当时,武装部通知,不让带任何东西。

在新兵连的训练间隙,我就抱着那本厚厚的辞典,学记生字和词汇,为考试打基础。

新兵连集训结束分到基层连队后,有了充足的学习时间。我让哥哥把我中学的课本寄过来,认真复习备考。

84年,连队党支部推荐我报考军校。

我不负众望,顺利地考上了军校,实现了我当军官的愿望。

我当军官后,紧接着就面临找对象的问题。

见面相亲过好几个城市里的姑娘,都没有中意的。

不过,从我内心里还是觉得故乡人亲,家乡的姑娘更可爱。

也许是缘分吧?

86年,我母亲在世的时候,就相中了我的妻子。

那时候,我妻子长得十分水灵,也很面善,是典型的贤妻良母型的。

母亲对我姐姐说:“如果把她介绍给你弟弟当媳妇就好了。”

87年,我探亲休假。到我家来说媒的可以说是走了一波又来一波,让我应接不暇。

恰巧,有一个媒人,正好给我介绍了我母亲生前喜欢的那位姑娘。

也许是母亲保佑吧!

我们俩一见钟情。

于是,便当即同意了这门亲事。第二天进城照了订婚照,在家举行了订婚仪式。

88年8月,我们步入了婚姻殿堂,生活得幸福美满。

她对我的工作非常支持,不辞辛劳地在家照顾老人和孩子,让我安心部队工作。可以说,我的军功章上有她的一大半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文字原创,全网自动维权,图片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