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遏制我国产业升级,美国动用了一切可以动用的手段,频繁打压我国重点行业。12月1日,美国政府迫使沙特阿拉伯阿美旗下的一家风险投资公司撤资美国AI企业,理由是这家沙特公司“威胁到了”美国的“国家安全”。

相关人士指出,美国此举的目的是为了“防范中国”。这家沙特阿拉伯风险投资公司不仅向中国能源行业投资了数十亿美元,还在与中国科技公司展开合作,美国政府很可能是想通过这一举动来逼迫沙特阿拉伯公司在中美之间“选边站”。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此以外,美国众议院所谓的“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还盯上了我国的无人机行业。据观察者网12月1日报道,11名“中国问题特别委员会”的议员写信要求拜登政府调查并决定是否制裁我国先进的无人机制造公司。

早在上月初,美众院“美中战略竞争特别委员会”就提出了一份所谓的“美国安全无人机法案”,要求美国政府停止从我们购买无人机,以此来保护美国的利益。

一些美国议员甚至提出,美国应当与日本、韩国等盟友国家一起行动,来确保美国“国家供应链”的安全。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美国正在滥用所谓的“国家安全”,把经贸问题政治化、武器化。

对于美国的一系列无理举动,我国也并非没牌可打。12月1日,我国的石墨出口管制政策正式生效。这是继镓、锗出口管制政策颁布以来,我国在商品出口领域的又一个“大杀器”。

相关资料显示,我国是全球石墨烯生产的主要国家之一,拥有强大的石墨烯产能和技术实力。不论是日本、韩国还是美国,它们都在很大程度上依赖我国的石墨烯供应。

在电动汽车、新能源产业高速发展的当下,石墨烯的战略地位已经得到了进一步提升。作为一种优秀的导电材料,石墨烯在电池技术中具有巨大的潜力。石墨烯电池可以提高电池的能量密度、充放电速度和循环寿命,解决传统电池在能源存储方面的一些难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可以说,我国储能电池行业之所以能取得巨大的发展,离不开我国强大的石墨烯生产体系。除此以外,石墨烯还可以被用来制造高性能的导电薄膜,用于柔性电子设备和显示屏;

可用于制造太阳能电池板,提高光能的转化效率;可用于药物传递系统,提高药物的负载能力和生物相容性;可用于制造高性能复合材料,为航空航天、汽车制造等领域的轻量化设计做出贡献。

由此可见,石墨烯在在电池、电子设备、新能源、生物医药、先进制造业等领域有着难以替代的作用。对于我国在石墨出口领域的出口管制政策,日本和韩国最先感到寒意。

日本记者向我国商务部发言人束珏婷提问称,石墨是电动汽车电池的材料,中方出口管制政策会对世界电池供应链“产生影响”,商务部对此有何评价?

对此,束珏婷回应称,中国商务部已多次强调,对特定石墨物项实施出口管制是国际通行做法,这项措施不针对任何特定国家和地区。对于符合相关规定的企业,商务部将会予以出口许可。

韩国方面则指出,尹锡悦政府已经向中方表示了担忧,称此举“或导致全球电池供应链不稳定”。韩国大韩贸易投资振兴公社等单位已经成立了“石墨供需应对工作组”,来应对可能出现的情况。

商务部发言人束珏婷

事实上,我国对石墨的出口管制政策也打到了美国的痛处。马斯克和多名美国议员曾呼吁拜登政府取消对中国石墨产品的关税,以此来提高美国企业在电动汽车和储能电池等领域的竞争力。

美国参议院能源委员会主席曼钦在不久前也承认,美国在电池生产方面远远落后于中国。从这里我们可以看到,如果美国执意打压我国重点行业,对我国进行所谓的“去风险化”,甚至与我国“脱钩断链”,它也会因此而付出代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