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是一部

关于60后、70后、80后

三位女法官的连续剧式纪录片

让我们走近办案现场

看她们如何

巧断案、化纠纷、促治理……

剧情提要

十年老员工何女士被辞退表示很“心碎”,

作为独自打拼多年的单亲妈妈,

她刚和女儿一起铺开人生“新轨道”,

却又被调岗,重演过去八年的双城生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发现新岗位境况不如人意的何女士

自行与领导打招呼后返回原岗,

但最终被公司认定为旷工而辞退。

庭审中双方情绪都十分激动,

那么这起解雇老员工所引发的劳动仲裁案件,

能否通过法官调解得到解决呢?

“2021年3月29日起,上诉人未按要求正常上班,构成旷工,且旷工59天,按照单位的规章制度,被上诉人有权按照规章制度以及双方劳动合同的约定依法解除劳动合同。”这又是一场双方对峙的庭审现场。

究竟发生了让原告的公司认定原告旷工59天,最终让这位十年老员工以无赔偿金被辞退的方式,在这家公司遗憾“落幕”。

当镜头来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乔法官工作室时,原告何女士正向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的60后法官乔蓓华哭诉,“我心里真的很难受……被抛弃得就像块抹布……”

这一切都要从2019年说起……

彼时,何女士刚被公司调到苏州工作一年,远在江西老家的女儿也被何女士转学到了苏州,正当她觉得经过多年打拼,终于能够母女团聚过上崭新的生活时,公司的一纸调令打破了她的设想。

女儿在哪上学成为了最让何女士为难的问题。如果带着女儿一起前往新城市,就涉及到转学,可是转学给学籍带来的影响将直接影响到女儿的中考;如果将女儿留在苏州,自己前往新城市,那团聚不到一年的母女又将再次分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纵然有万般纠结,出于担心被公司开除的考量,何女士最终同意了调岗。她将女儿留在苏州,自己前往新城市的岗位开展工作。却不料新岗位让她十分不适应,不仅工作内容、工作氛围与之前大相径庭,而且还面临降职降薪。基于上述情况,何女士觉得自己难以适应新的岗位,便向公司表达了回苏州工作的意愿。

然而,何女士始终没有得到公司的正式回复,她便向两地的直属领导交代后,回到原来的工作岗位。可是何女士此举在公司看来是为私自离岗,从而作出了开除何女士的决定。

何女士并不认可公司提出的其私自离岗的说法,她提出自己在整个过程中都没有办理过任何的调岗手续,程序上也只收到了公司的一张调岗通知。

“(你和公司之间)没有签书面的变更协议。”在调解室中,乔蓓华一语道破何女士当下困境的症结所在。何女士与公司就调岗有关事项实际上只做了口头约定,何女士认为自己只是去试试的表态,并不属于协商一致,实际上无法成立口头约定。但公司从经营者的视角出发,则认为员工在工作岗位的调整上应当服从公司的各项管理决定。

如今案件已经进入二审,双方在情绪上虽处于对立状态,不过还是表示出一定的调解意愿,因此,乔蓓华希望可以通过调解的方式化解双方的矛盾,因为调解可以灵活地出现在诉讼过程中的任何阶段,是解决民事纠纷的主要手段。

调解组织将如何化解这起员工与公司之间因调岗引起的劳动合同纠纷呢?请继续关注!

▾ 点击查看视频 ▾

每月最后一个周六19:15

锁定上海电视台新闻综合频道

《小案大治理——众“治”成城678》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来源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

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

视频:案件聚焦

责任编辑:邱悦

声明丨转载请注明来自“上海高院”公众号

▴ 点击上方卡片关注“上海高院”公众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