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6年前,王强的家庭很是富裕,是村里有名的万元户,他的父亲王树文开了一个面粉厂,每天吃香喝辣生活美滋滋,但是就是因为太无聊了,王树文为了寻求刺激,开始赌博。

王树文和同事赌博的时候被抓,在逃脱过程中,王树文被所长李贺田误伤导致全身瘫痪,而当时年仅16的王强亲眼看到,自此留下阴影。

16年来,他不停的为父亲奔波想要寻求一个公道,但是都受到了拒绝,直到他情绪崩溃,捅伤了法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件事开始了一个循环,王强为父上诉,王树文为儿喊冤,法律是否能够给他们一个满意的答复,这其中又涉及到什么样的弯弯绕绕?

【案件经过】

王树文是一个村里的农民,从小就是个鬼机灵,后来结婚了,虽然一直在村子里没有出去工作,有时候还能东找个活西找个事,一点都不愁吃不愁穿的。

到了90年代的时候,社会都开始进步了,人们手里或多或少的都存了点钱,家庭条件只要不是说非常差的,都能吃得上白面了,王树文就跟几个人合伙开了一家面粉厂。

这个面粉厂刚开始的时候啊,生意好得不得了,整天好多人要面粉的,他的面粉不止村子里面的人吃,连周边村子都跑过来买,王树文开始赚的盆满钵满。

94年的时候,大年初一王树文从家里走了出来,今年过年,货都卖完了,工人也都回去过年了,整个工厂都闲了下来。

无聊的王树文刚好看到几个工人小伙子没事干,几个人就坐在一块,打个牌消遣时间。可没想到,却被派出所的人给抓了。

王树文被带到派出所,所长李贺田看着王树文,这个全村最有钱的人,肯定要从他身上拉下来点东西,于是他对王树文说:你们涉嫌赌博了,每个人罚2000块钱。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王树文还以为自己能凭借脸面,在李贺田那里打个商量,所以他也就嬉皮笑脸的递上烟说道:你看,李所长,都是熟人,我们也就是玩玩,能不能少罚点,每个人罚1000块钱就行?

李贺田推开烟说道:“别打马虎眼,咱们这谁不知道你王地主啊,就这点毛毛雨,王树文你别不识趣啊。”

王树文一看李贺田的样子,知道自己没有办法推脱了,于是说道:行吧行吧,我没拿钱。你等着,我回家拿行不行,说完脚底一摸油,跑了。

他觉得自己和李贺田关系毕竟还不错,他就算直接回家了应该也没事,回头大不了再给李贺田点好处不就行了。

可是晚上7点左右,想要出门溜达的王树文,看见家门口停了一辆警车。

“这李贺田竟然不讲情面,开着警车来抓自己!”

于是他左看右看,偷偷从后门溜了出去,想拖一段时间说不定李贺田就不会捉着自己要罚款了,虽然自己有钱,但是2000也不是小数目啊。

可没想到,李贺田早就发现了他的意图。王树文穿出来,就看到李贺田拔出枪,正站在后门的门口等着他呢,这把王树文吓得够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他拼命往前跑,刚跑出去,李贺田就朝上开枪了,王树文一哆嗦,这是警告自己呢。再敢跑,这就不是朝天上了,就是自己吃枪子了。

王树文嗷的一声蹲了下来,双手举高,不敢再动。李贺田慢慢悠悠的走过去,一把提起了王树文的后脖颈,王树文一哆嗦,不等说话,冰冷的枪就对上了他的后脖子。

李贺田想将王树文提起来,但是一使劲,“彭”的一声,枪走火了。

村里的人听到枪声后都过来了,看到王树文中枪后,他的亲戚王树平上前按住伤口,希望能减少流血。

这个时候王树文看到了儿子王强,嘟嘟囔囔的对王强说:“儿子快来救我,我都受伤了这个人还打我”王树文说完这句话,晕死了过去。

王强的生活就在这一瞬间发生了变化。

王树文的儿子当时只有16岁,他就这样眼睁睁的看着王树文被所长李贺田击伤的一幕。在紧急救护车将父亲送往医院的路上,王强害怕的握紧了拳头。

王树文虽然命捡了回来,但是由于枪击是直接击中了他的脊椎,所以这一枪直接造成了王树文全身瘫痪,往后余生就只能在床上度过。

在医院,年幼的王强陪伴着父亲度过了漫长而痛苦的康复期。他亲眼目睹了父亲从一个健康自由的人,变成一个完全瘫痪的病患。

昌黎县公安局找到了王树文的家人段巧云,表示愿意赔偿17万元作为补偿。

至于他们的领导李贺田,已经被双开了。对于他们这个贫穷的农民家庭来说,这是一笔巨款。

段巧云虽然不知道什么意思,但是他们是淳朴的农民,而且在当时十七万对他们来说很有用,王树文看病需要钱,家里的开支生活也需要钱,于是便同意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双方签署了调解书,王树文也在医院躺了一年,虽然经受了几次手术,大大小小的治疗数都数不清,自己家的面粉厂也因为自己住院快倒闭了。

这就算出院了,自己也是个瘫痪在家,根本没有办法自己照顾自己,更别说管着面粉厂了。

这起事件在开完谅解书之后法院宣判。按理来说是已经结束了,李贺田被双开,而王家也拿到了补偿。但是,这起案件并没有那么的合理。

王树文整日躺在家里很是无聊,便让自己的家人推着自己到处走走,就是这么一走,反而让王树文听到一个让他震惊的消息。

本来应该停职的李贺田,竟然被调到了看守所工作。

怪不得自己天天在家也没见他来看过自己,原来人家一点影响都没受到,还是整天耀武扬威。

这让王树文一家非常愤怒,他把自己搞成了残废,赔了点儿钱,自己还依旧潇洒?这让王树文一家的心里十分的不平衡。

可是王树文自己瘫痪了,老婆要在家照顾自己,两个儿子一个上学一个当兵,家里连个能主事的人都没有,就算李贺田逍遥快活,他们又能怎么样呢?

可是这件事却被在外地上学的王强知道了。当时亲眼看到自己父亲被李贺田误伤的他,心里一直有个仇恨的念头。

只可惜自己当时太弱小了。没想到现在仇人却依旧过得很好,这让王强对于自己家里的困境更加的产生了报仇的念头。

但是他毕竟是受过高等教育的,知道只有通过法律渠道才能维护他们全家的权益。

于是,王强在2003的时候直接退学回家,收集当时的所有资料,想要寻求一个公道。

他先后跑了许多地方,昌黎县几乎所有的政府单位都跑了一遍,但是由于当时签署了谅解书,几乎所有的部门都拒绝了他的要求。

王强与母亲之间产生了矛盾,他认为母亲当年的做法太无知了。这份作为谅解书的协议只是李贺田他们这些官僚来应付他们这些平民的手段。

但是虽然有矛盾,但是每当看到自己的父亲躺在床上,自己的母亲一把年纪还在劳累,王强也没有责怪太多,继续进行申诉。

终于在不懈的努力下,他获得了河北省高级法院的转办函,要求秦皇岛中级法院受理此案。

于是他遇到了当地的法官李丽。当时的李丽看着王强不仅没有帮忙安慰,反而还嘲笑他,说有这个要赔偿的时间,还不如自己去干个工作挣钱,有手有脚就指望赔偿活呢。

而且已经赔偿过了,说破大天也不可能再赔一次。

在2010年7月2日,王强拿着新写的申诉书,再次来到秦皇岛中级法院。

这次王强已经对他们彻底失望,如果这次再没有好的结果,那么他会自己处理这件事情。

于是他再次遇到了李丽。没有意外,李丽还是拒绝了他。王强被李丽第二次拒绝后崩溃了,掏出早就准备好的刀伤了她。

李丽的同事看到李丽被捅之后,也都拥上去帮忙。

但是此时的王强已经对这个社会以及法律体系已经彻底失望,看到李丽的同事冲过来之后,便迎上前去,在一群人之中乱砍。最终造成了两重伤两轻伤的局面。

2011年,经过法院审理,王强因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死刑缓期执行2年。

【以案释法】

王树文和其他人进行赌博活动,这涉及到赌博违法的问题。

赌博行为在许多国家和地区都是非法的,因为它被认为是一种社会不良行为,容易导致财产损失、家庭破裂和社会问题。

刑法第二百四十五条:赌博罪第二百四十五条 以牟利为目的,组织赌博活动,情节严重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或者管制,并处罚金。

在案件中,李贺田使用枪支,并造成了王树文的重伤。

枪支的使用受到法律的严格限制,一般只有特定的执法人员和合法持枪者才能合法使用。

刑法第二百六十四条:过失伤害罪第二百六十四条 造成他人重伤、死亡或者其他严重后果的,以过失致人重伤罪定罪。

在这个案件中,李贺田是否符合使用枪支的合法条件以及是否存在滥用职权等问题,都需要进行法律的审查和评估。

刑法第234条规定了对于故意伤害他人身体造成严重后果的刑罚,可以作为王树文追究李贺田刑事责任的依据。

由于王树文被枪击而导致瘫痪,可以涉及到伤害罪的问题。

伤害罪是指故意或过失造成他人身体损害或健康损害的行为,根据行为的严重程度和后果的严重性,可能会涉及到不同的罪名和相应的刑罚。

王树文和他的家人可能会寻求赔偿,包括医疗费用、康复费用、精神痛苦赔偿等。

宪法第41条:“公民对于国家机关和国家工作人员的违法失职行为,有权向上级国家机关或者监察机关申诉,对于监察机关作出的决定不服的,有权依法向人民法院提起诉讼。”

这条法律条文保障了公民对国家机关和工作人员的违法行为进行申诉的权利,王强可以依法,向有关机关提出申诉并维护其合法权益。

刑事诉讼法第49条规定了:当事人对已经生效的判决或裁定不服时,有权申请再审。

王强可以根据该条款申请再审,以寻求对他和家人权益的公正裁决。

赔偿问题涉及到民事责任和损害赔偿的原则,需要根据相关法律规定和司法解释进行判断和决定。

李丽提到的时效和一次性赔偿是指相关的法律规定。

在中国法律中,针对某些赔偿请求,存在一定的时效限制。一旦时效期限过期,就无法再提起赔偿请求。

王树文在发生枪击事件后曾经获得了一笔17万元的赔偿。

王强在后续申诉过程中被告知,根据国家赔偿法的规定,赔偿请求只能进行一次。

国家赔偿法对于赔偿请求的时效有具体规定。

根据中国《国家赔偿法》第二十条,赔偿请求必须在二年内提起,如果超过了这个时效期限,就无法再提出赔偿请求。

王强在申请国家赔偿时可能遇到了时效问题,因为他的父亲王树文在过去已经获得了一次性赔偿。

根据法律规定,他可能无法再次获得赔偿。

王强在与李丽发生冲突时使用刀伤害了她。这种行为涉及了刑事犯罪,可以被认定为故意伤害罪。

根据中国刑法第234条,故意非法侵害他人身体健康,造成轻伤、重伤或者致人死亡的行为。

王强使用刀刺伤了李丽,因此可以认定他故意实施了对他人身体的非法侵害。

根据刑法的规定,王强的行为构成故意伤害罪。

【案件解析】

在这起涉及王树文、李贺田和王强的案件中,我们看到了多个法律问题的交织和冲突。

王树文遭受枪击致使瘫痪,王强为寻求公正而不断申诉,而李贺田作为涉案的警察,也面临着法律责任。

这个案件引发了对于国家赔偿、时效、个人权益保护等法律问题的思考。

国家赔偿法规定了特定情况下的赔偿程序和时效限制,确保了公民的权益得到保护,但同时也对赔偿请求的提起设置了限制。

在这个案例中,王强可能因为时效问题无法再次获得赔偿。

案件还涉及了警察的行为规范和责任。

李贺田的违规使用枪支导致了严重后果,尽管他被开除公职,但在案发后的多年里,他没有受到进一步的法律处罚。

这引发了对于执法公正性和责任追究的讨论,以确保警察行使职权时不滥用权力,并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

赌博活动被明确规定为犯罪行为,就是因为无聊赌博,王树文遭到这一系列的事情。

过失伤害罪则是为了惩罚李贺田由于自己不谨慎,导致王树文受伤。而损害赔偿责任的规定,则确保了被侵害人可以获得合理的赔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