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2日,内蒙古额尔古纳现巨大日晕。太阳被一个圆形光环包围,仔细观察会发现有七种颜色,像是一道彩虹给太阳戴上了花环。日晕现象从上午9点开始,持续了两个多小时。日晕是大气光学现象,日光通过卷层云时,受到冰晶的折射或反射而形成。经过两次折射,分散成不同方向的各色光,形成彩色光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内蒙古出现有彩虹光环的巨大日晕

延伸阅读:

摄影师在北京怀柔拍下了浪漫极光 天文专家:此次地磁暴最强时已达到“强烈”等级

12月1日晚,黑龙江北部、内蒙古呼伦贝尔等地,极光舞动,姿态万千。尤其是黑龙江漠河北极村上空,红光、绿光轻盈飘荡,如梦似幻。在北京怀柔,天象摄影师浦石也参与了此次的天象盛宴,“就是下了班直接去的,没抱希望,但居然给碰上了。”

摄影师浦石在北京怀柔拍下了浪漫极光(图由浦石提供)

就在12月1日,中国气象局也发布了大地磁暴预警,预计12月1日可能发生中等以上地磁暴甚至大地磁暴。绚烂的极光,就与地磁暴有关系——地磁暴越强,极光就越壮观,越容易出现在低纬度地区。

01

前一次追光“翻车”后,这次意外在北京邂逅极光

早在半年前,浦石就有拍极光的计划——太阳进入了第25个活动周期,“今年下半年到明年下半年看到极光的几率都很大。”

今年7月21日,在新西兰旅游的浦石就“偶遇”了极光,9月,他的一位朋友又在漠河拍到了极光,“今年11月,我和8个朋友就试着去北京最高峰灵山拍过,但‘翻车’了。”那次的地磁暴预报为G2级,欧洲的罗马有人拍下了极光,“罗马的纬度和北京差不多,而这次地磁暴的级别更高,理论上北京也是可以看得到的。”

在经历了上一次“组团”追光失败后,怕再次吊朋友胃口的浦石打算独自前往。12月1日,周五,下班后,浦石没有多做准备,带上相机、三脚架等,就开车从南五环一路向北,一直到了怀柔的北部,一个叫“道底坑”的地方。

“这次的条件很给力,是天黑后出现了爆发,而且天气也很好。”1日晚上7点过,浦石便架好设备,调好参数,据他回忆,7点半过,相机取景器里可以拍到微弱的光,7点50分左右,肉眼也能捕捉到极光,“相机里能看见红光,但肉眼只能看见亮光,当时地平线都亮了,好像那边突然出现了一个城。”那正是此次极光的极盛之时,“持续了大概15分钟。”

摄影师浦石在北京怀柔拍下了浪漫极光(图由浦石提供)

拍摄的同时,浦石也在微信群里给朋友们直播了这场盛况,“有两个住在郊区的朋友立马出去,也都拍到了。”

02

绚烂源自强烈地磁暴 此前北京、河北也曾出现过极光

印象中,极光都是出现在高纬度地区,为何纬度不那么高的北京这次也能看到?

北京天文馆研究院、《天文爱好者》杂志主编朱进告诉封面新闻记者,当地磁暴特别强时,极光的范围会扩大。“2003年时,我在河北兴隆看到过极光,当时北京平谷也观测到了。”

据了解,极光是太阳风暴带来的,它的出现伴随着的是大量带电粒子涌入地球的大气层。一般情况下,这些带电粒子会在地球磁场的作用下被导向地球两极,这也是为何南北两极容易出现极光的原因。但当带电粒子过于强烈时,地磁层就会被撕裂,形成地磁暴。当强烈的地磁暴发生时,有些高能带电粒子会在中纬度或者低纬度地区进入大气层,这时中低纬度就能看见极光。

据中国气象局国家空间天气监测预警中心预计,11月30日、12月1日、12月2日三天可能出现地磁暴活动。

“昨晚最强的时候,地磁暴已经达到G3级别,地磁暴越强,极光就越壮观,越容易出现在低纬度地区。”朱进说。地磁暴有5个级别,G1属于轻微,G2相对温和,G3表示强烈,而G4、G5则分别表示严重和极端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摄影师浦石在北京怀柔拍下了浪漫极光(图由浦石提供)

根据中国气象局的预报,在地磁暴的影响下,空间站可能因大气拖拽造成轨道高度下降,卫星导航设备误差增大,航空飞行将面临通讯环境变差和跨极区辐射的双重风险。不过,公众也不用过于担心。“地磁暴的影响不会太长,而且影响的是短波通信等,对人体影响很小,可以忽略不计。”朱进说。

据了解,2024年仍是太阳活动的高年,我国北方还有看到极光的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