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可以从头开始,我想做的事情便是回家,和家里人一起过日子,种地养鱼,我也想过上没有战争和毒品的日子。”

这句拷问灵魂深处后得出的剖白,来自有着“金三角教父”之称的糯康,他在被执行死刑前的最后24小时,潸然悔悟般留下这段平淡却引人深思的话,让人大跌眼镜。

平淡之处在于,糯康并未上价值式的侃侃而谈大道理,也没有洋洋洒洒给混乱黑暗的一生下一个总结,也没对即将迎来的死亡有恐惧不安,反倒平和的诉说心中之愿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倒是应了那句,人之将死,其言也善,令人心中不禁怅然。

就好似命运之手用一场惨烈的暴行,规劝世人远离毒品,习以为常的家人闲坐、灯火可亲,才是幸福人生的缩影。

但糯康却亲手摧毁无数美满和谐的家庭,让他们染上毒瘾、支离破碎,更残忍杀害无辜的中国公民,只是如往常般出海运一趟货,却再也没法回家,双手沾满血腥的罪孽,一死也难以赎罪。

那么糯康从普通少年摇身变为心狠手辣的大毒枭,这中间都有何经历呢?

一、曾经的小角色

糯康出生于缅甸的大其力县,家境在当地十分富裕,按正常轨迹发展,将会有相当顺遂的人生,但糯康的父亲手头阔绰,久而久之心态就越发膨胀,与狐朋狗友厮混时染上了毒瘾......

这可是个无底洞,就像张着血盆大口的恶魔,会将家业、积蓄乃至人性一一吞噬殆尽,糯康的家就这样败落了,他的父亲也在狼狈中绝望而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糯康眼睁睁瞧着自家如积木般坍塌,少年的心里,对于毒品带来的杀伤力畏惧不已。

这时,人心的一念成佛、一念成魔开始转动,他可以将此事当作警钟,不说把禁毒当作人生追求,也能誓死不沾,兢兢业业走正道努力工作,争取重振门楣。

可糯康却选择打不过就加入,立志要成为毒品的驾驭者,从为人鱼肉,到手持刀俎。

因他的父亲常年吸毒,所以结交许多供货渠道,这倒是成为糯康的人脉,再三拜托之下,糯康投入毒枭坤沙的门下,做起了毒品生意。

虽然只是个小喽啰,但糯康打架有股不要命的嗜血狠辣,为人做事又城府很深,数年之后,就在坤沙队伍里小有名气。

当坤沙投降,一时间群龙无首,人心惶惶然,大家没了主心骨,要么转投别家,要么则金盆洗手退行不干。

糯康心里也是纠结不安的,在他这样的小弟看来,大哥坤沙曾经仿佛是无坚不摧的存在,好似永远都能掌握毒品交易、屹立不倒,可转眼就灰溜溜投降,等待他的,估计就是吃枪子的结局。

糯康头一次感到害怕,深思熟虑之下,决定找一份普通的货车司机工作,就此彻底远离毒品这行。

规律的生活开始了,最初糯康还觉得踏实,再也不用提心吊胆的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

可一段时间过后,他就感到要发疯的窒息,先不说看着辛苦一月的微薄收入就来气,就沉默寡言的运货,也让他心中的恶念无限滋长。

但凡遇见呼呼喝喝的人,就想跟从前一样劈头盖脸给一顿教训。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二、糯康的蜕变

终于,糯康忍不住的怀念在坤沙团队的日子,心中不停复盘他失败的原因,得出一个结果,那就是实力不够,如果有过硬的武器装备,那谁来也不怕,真干起来也不一定就会输。

想通捋顺后,糯康就辞去工作,奔走跟往日的“同僚”联系,将仍有想从事毒品生意的都搜罗起来,开始重操旧业。

因贩毒是暴利,很快糯康手里就有了一大笔钱,他用此购买武器,武装自己的队伍,并招揽了一帮小弟。

为了提高小弟们的战斗力,糯康让其都染上毒瘾,甚至使得一些孩子打小就吸毒,以便自己可以轻而易举的操控他们去卖命。顿时,糯康的“娃娃军”们让同行都心惊胆颤。

——总之,他快速做大,爪牙辐射到贩卖人口、绑架杀人等领域,并且肆无忌惮的在金三角地带打劫过往商船。

中国自然不会对公民人身财产受到威胁坐视不理,与泰方一起向缅甸施压,让其清剿糯康集团。缅甸军政府的出击,并未对糯康造成实质影响,他跟部下都顺利逃脱至湄公河一带。

从糯康精通打点疏通关系来看,早在重操旧业不久,糯康就重金贿赂过缅甸高官,并且跟拉秙族民兵团的交情不一般。

那这次围剿,大概率就是摆个样子给中泰两国交差罢了,不然若无通风报信,怎么糯康一伙人跑的那么及时,并且还特意征用中国商船去参与围剿,明显就是转嫁矛盾,想坐收渔翁之利。

糯康到了湄公河后,就记恨上中国,如果说之前的打劫收保护费是不拘是谁,撞上就是倒霉的话,那如今则是十之八九都是中国商船,不仅悍然击沉过中国商船,更致死致伤数十位中国公民。

为所欲为至此,糯康心里还是不解气,打算再搞一波大事,狠狠给中国一记下马威,并且通过震慑中国在世界立威,彻底把自己“金三角教父”的名头打出去。

糯康跟泰国不法军人联手,他们负责提前给商船上偷放毒品,让其查获,不仅可以坐实中国商船贩毒的罪名,还能让这些泰国军人立功受褒奖。

三、湄公河惨案

2011年10月5日上午,震惊世界的“湄公河惨案”发生了......

——两艘中国商船受到袭击,13名船员被残忍杀害,更在船只上搜出了毒品,我国立即出手对糯康集团实施布控及抓捕,经过详细部署,于2012年12月24日将其抓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所以花费不少时间,主要是糯康为人行事太过老谋深算,不仅行踪颇有狡兔三窟之狡猾,就连当地官员跟平民,也都被他贿赂收买。老乡们会充当糯康的眼线,一旦发现陌生面孔,就会提前通风报信,这让我国警方屡屡扑空。

并非是糯康人格分裂,一边做着让人家破人亡的勾当,一边又给大家伙修路造桥当大善人,而是他把当地平民当成自己的屏障、耳目,大隐隐于市,就像水滴落入了大海一样,音讯全无。

虽然糯康狡猾又心狠手辣,可我国警方越战越勇,决心定要将其绳之以法。

从他的亲信入手,终于发现他时常会在老挝波桥省的一位情妇家里过夜,打了糯康一个措手不及,糯康及其犯罪团伙被依法移交中国境内,于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进行公开开庭审理。

推测糯康以为自己做得干净利落,并未留下把柄,竟然当庭翻供,睁着眼睛说瞎话,把所作所为矢口否认。

但隔日庭审,糯康面对板上钉钉的举证质证,真正知道大势已去,他免不了法律的制裁,承认了罪行。

执行死刑前,糯康的同伙都在纷纷安排后事,有的申请写遗书,有的想最后见一面亲人子女,糯康则满脸茫然......

死亡在即,他回看自己的一生,发现除去刀尖舔血的非法暴行以外,其余都是空白,是有过10个子女,但早已数年没有联系,就连电话号码都没有,不知孩子们看到新闻时,是否能认出这是他们的父亲。

因而,他在最后一次参加采访时,才说了开头的那段话,并且坦然直白地表示想妈妈了,打心底不想死、怕死,希望能通过赔偿来免自己一死。

但央视记者拿出受害船员家属的照片,怼着他的内心拷问,他们失去至亲该有多么痛苦,那些无辜惨遭屠戮的船员们,难道就想死吗?

糯康无言以对,万语千言只有深刻的懊悔,若能重来、若有来生,只愿和家人一起种地养鱼,过没有战争和毒品的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