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49年,秘鲁人来到广东,用种种诱惑人的条件招聘劳工去秘鲁干活,为了表示真诚,他们还带来了契约要劳工签字,只不过契约上全是西班牙文,一些中国人在清国的黑暗统治下实在混不下去了,便在契约上按了手印,而绝大多数人都不愿离开故土,卑鄙的秘鲁人就采取了绑架手段,绑架了不少中国人做劳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据统计从1849年到1874年共有10万中国劳工被卖到秘鲁,而他们的生活只能用暗无天日来形容。

中国劳工在秘鲁上岸后,会被人贩子按事先约定集体卖给某个资本家或种植园主,剩下的则被零售。离开码头后这些劳工被带往铁路、矿山、鸟粪场、种植园,开始进行地狱般的劳动,而且从此时起他们便被剥夺了中国名字,被代之以编号和西班牙名字。

这些劳工不光工作量大、受虐待,华工们的伙食也很差,据日后回国的金阿桌说:“若喂之以猪,猪亦不能食。”每天还不准多喝水,如果在饮水处多喝一点水,就会遭到鞭打。

美国驻秘鲁公使多玛斯说:“秘鲁人对待华工,残暴至极。8年工期完成后,1000人不见得能活一个。”“很多中国人衰弱得几乎站不起来,但他们还要被迫跪着劳动,当他们手掌被磨得异常疼痛时,他们只好把手推车绑在自己的肩上。在这种情况下,生命对于中国人来说已毫无意义,而死是他们所欢迎的。”

随着时间的推移,一些华工终于干满了契约规定的8年,获得了人身自由,他们将自己的苦难写成呈文,给有正义感的美国秘鲁公使霍维将军,让他转给美国驻华大使劳文洛斯,最后由劳文洛斯致函恭亲王,请恭亲王处理此事。

恭亲王在获悉这一情况后,自己也没辙,毕竟,当时中国跟秘鲁没有外交关系,说不上话,无奈之下只好转请美国帮助,但是美国那会不比现在,结果可想而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清政府让美国代为援手不过是一时之举,要想根本解决还得清政府跟秘鲁建交再说。可清政府却说:“私自出洋的中国人是朝廷的弃儿,不值得保护。”对于滞留在秘鲁的劳工,也不再管了,这一年是1871年。

11872年5月,秘鲁船只“玛耶西”号载着200多名华工在驶向秘鲁的途中,由于船只损坏,被迫使向日本横滨。

当时,一名不堪虐待的华工从船上跳下,被英国水手搭救。随后他跟在横滨停泊的英国船长说了华工被虐待的遭遇,英国船长通过翻译,了解了事情的经过,随后他通过英国驻横滨领事,照会日本外务大臣。日方与英、美等国领事以及清政府共同对此进行调查。

结果,秘鲁人虐待中国劳工的罪行被曝光,秘鲁成了众矢之的,遭全世界谴责,此时清政府依然无动于衷。这时正值秘鲁使臣与李鸿章谈建交问题,李鸿章得知10万华工在秘鲁遭受迫害,他说:“你们虐待我国百姓,皇上已知,你去递送国书,皇上肯定不待见你。”

李鸿章随后勒令秘鲁将华人全部送回中国后才考虑与秘鲁建交。他说:“在秘鲁的华人无论老幼都是中华帝国的子民,如果受到不公正待遇,秘鲁怎么掠走华人的,怎么安全送回来,一个都不能少。”

最终中国劳工的问题得到了解决,此时清政府却不愿派大臣去秘鲁建立大使馆,嫌路远,李鸿章说:“我如不派遣使臣,华工与我相隔七八万里,我国如何保护?无人知晓怎么施加援手?如果派遣大使驻秘鲁,海外华人知道朝廷还惦记他们,就会激起忠义之心。”

在李鸿章的据理力争下,清廷终于同意派人去秘鲁作为大使常驻。在秘鲁的华人得知了此事,他们对清政府已彻底失望,只有几十人回国,绝大多数都留在了秘鲁。他们中大多数来到秘鲁首都利马,最终建立了唐人街,成为了秘鲁公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