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5年,我在大队已经当了两年会计,这一年我放弃了会计工作,应召入伍,四年后我提干当了排长,当年和我一起入伍的还有两名老乡,但是我们三人的境遇却各不相同。
1975年11月中旬,公社武装部赵部长带着两名征兵干部,到我们大队做征兵动员宣传,这一年入伍的名额比往年多,光我们村报名参军的就有二十多人,我当时在大队当会计,工作倒也轻松自在,当时我只有20岁,还没有结婚,不过已经处了一个对象,我不想一辈子都待在农村,经过深思熟虑之后,我决定报名参军。
我当兵的想法也得到了家里支持,我对象不想让我去,最后我只能无奈和对象分了手,报名三天后,通知我们到公社大院集合,坐车到我们县医院接受体检,征兵干部到我家里家访的时候,知道我当过会计,还出题考了我,幸好我都回答上来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体检、政审、家访之后,接下来就是等待入伍通知,直到入伍名单确定之后,我看到上面有我的名字,心里才长舒了一口气,我还看到了我们村魏大勇和张俊辉的名字。
这两个人都是我小学同学,入伍之前,我邀请他们到我家吃了饭,1975年12月下旬,我穿着崭新的军装,告别了父母,离开家乡,坐上了绿皮火车,在火车上,征兵干部给我们讲了很多军营的生活,这让我更加期待我入伍之后的生活。
在火车上大家一个个都非常兴奋,叽叽喳喳说个不停,我和魏大勇有一句没一句聊着天,张俊辉上学的时候就不太爱说话,我也不知道他在想什么,他眼睛一直盯着窗外看,两天的路程,我只吃了一顿饭,下了火车我们又坐上了一辆军用卡车,等到了军营我早已饥肠辘辘,感觉一点力气都没有了。
我到军营吃的第一顿饭是“忆苦思甜”饭,当时我一口气吃了六个窝窝头,我“大胃王”的称号也由此而来,在军营第一个晚上,我失眠了,第二天训练的时候,我精神状态非常不好,还被点名批评了,好在我很快就调整过来了,在三个月的新兵训练中,我每天都非常刻苦,每天正常训练完,我还要给自己加练一个小时,我的努力和付出也没有白费,新训结束,在综合考评中,我位列第一,被分到了“尖刀连”一班。

魏大勇分到了司训队,当时很多人都想去司训队学开车,但是,我们这批入伍的新兵只有五人去了司训队,张俊辉分到了炊事班,其实以张俊辉不爱说话的性格,我觉得炊事班很合适他,张俊辉心里也很满意,在火车上,张俊辉就告诉我,他想去炊事班学做饭,以后退伍了打算当厨师。
张俊辉这样想,也和他的家境有关,张俊辉家里有兄弟姐妹四人,因为家里穷,从小就吃了不少苦,有时候还吃不饱饭,记得上学的时候,即使是冬天,张俊辉还是穿着单薄的外套。
因为平时训练忙,下了连队,我们三人就不经常见面了,我们一班赵班长是湖南人,入伍比我早三年,因为我们是“尖刀连”,训练任务重,赵班长平时对我们要求很严格。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是综合考评第一的成绩分到了“尖刀连”,我原本对自己的能力挺有信心,没想到来到了尖刀连后,我就受到了打击,不管是军事技能还是体能,我感觉自己都跟不上其他战友,我也担心拖了全班后退,和新训时一样,我每天都要给自己加练一个小时,赵班长见我积极性强,就陪着我一起训练,给我加油打气,经过一年多的艰苦训练,我的训练成绩有了很大的提高。
我入伍第二年申请入了党,在以后的日子里,我每天除了刻苦训练,还抽空学习文化课知识,不断提升自己的能力,我始终相信,机会永远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在我入伍第三年的时候,因为我表现突出,而且有一定的文化基础,我被提拔当了二排代理排长,之前二排的排长调到了作训科。
1979年,我的军旅生涯迎来了一场生死考验,我们团接到命令奔赴前线,全团上下按照部署,开始向指定的地点集结,魏大勇所在的司训队和张俊辉所在炊事班作为后勤保障,也被派往了前线。
这是我入伍以来,第一次参与实战,心里难免有些紧张和害怕,这场战斗,持续了十多天,十分惨烈,我亲眼看到三名战友在我面前牺牲了,魏大勇也在这次战斗中英勇牺牲了,虽然最后我们取得了胜利,我也荣立了个人二等功,但是我心里却始终高兴不起来,张俊辉经历了战斗的残酷后,第二年就选择了退伍。

1986年,我结束了十一年的军营生活,转业回到了老家检察院,一直工作到退休,张金辉退伍后,在老家开了一家饭馆,2018年因病去世,当初我们一起入伍的三名战友,现在只剩下我一个人了,回想起以前在部队的那段日子,我心里感慨万千,如果让我再选一次,我还是会选择去部队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