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过年的时候,各家亲戚来我家吃团圆饭。

表弟先是打了我的猫,又偷偷溜进我房间,删掉了我的作业,还拿着我的化妆品画画。

等我们发现的时候,他已经躺在我的床上睡得正酣熟,吃掉了我整整一瓶褪黑素。

我赶紧叫了救护车,就在一片凌乱里,

我突然狠狠挨了表叔的一个耳刮子!

今年过年,各家亲戚来我家吃团圆饭。

为了躲避亲戚的催婚和学习两大话题,我和弟弟跟一众亲戚客气了几句,就溜回了房间里打王者荣耀。

可老弟出去上了一次厕所,就赶紧地冲了回来。

他急急忙忙地告诉我:「姐!你快来,我刚看见鸡腿被李东东踢了好几脚!」

鸡腿是我养的一只流浪大橘猫,在我家已经养了八九年了,性格极其温顺,这么多年已经成了我们家第五位成员了。

伴随着游戏胜利的音效,我蹭的一下就站了起来。

「在哪儿呢?」

我撸起袖子,火冒三丈。

这个「李东东」,是我表叔的儿子!

也是一位含熊量百分百的熊孩子,他以前每次来我家都像个土霸王,老妈又一次次劝我和老弟忍让着他,害我们不得不避其锋芒躲进屋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本来还觉得这小破孩以前是年纪小,现在都上初二了,也不是不懂事的小孩了,怎么反倒越来越嚣张?

「在阳台呢!」

我一推开门,就听见乱糟糟的屋里响起了几声无比凄惨的猫叫声。

血压都给我叫起来了,我朝着叫声的地方跑过去一看。

那个熊孩子一只脚踩着鸡腿的尾巴,另一只脚踩住它脑袋!

鸡腿的叫声随着熊孩子的用力越来越凄厉,身体无论怎么挣扎都逃不掉!

爸妈都在厨房忙活晚饭,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我的表叔表婶则是在一旁无动于衷,嘴上还在嫌弃我家养猫,弄得到处是猫毛。

「你干什么呢!」

伴随着我的一声呵斥,整个屋都静了下来。

我赶忙拔开熊孩子表弟,看着挣扎了一地的橘毛的鸡腿,心疼死了,抱着安抚了半天。

就算是当年鸡腿还是流浪猫的时候,我都没见过它这么害怕,炸着毛哈着气,瞳孔瞪得大大的,似乎是应激反应了。

我把鸡腿抱进屋里,让老弟安抚着猫,忍着一肚子火气冲出房间来。

正好听到客厅里表叔和其他亲戚不嫌刚刚场面尴尬,还在议论我,「小梦毕业这么久,是不是也该嫁人了?女孩子光学习好有什么用,还得嫁个好人家。」

「你看,这一天天在家还养什么猫,猫多脏啊,病毒也多,刚刚差点把东东挠出血。」

「我爱怎么的都是我愿意,用你管我这么多啊?花你钱了还是吃你大米了?」我真是按捺不住怒火了,「有空管别人,不如管管你儿子,有人生没人教的东西。」

整个屋里再次安静下来。

或许表叔表婶完全没想到,他们往日无往不利,仗着长辈随便批判小辈的操作,这次遇到硬茬子了。

表叔挂不住脸,顿时瞪起眼来。

「陈言梦,你这是跟长辈说话的态度?」

我转头瞪着那熊孩子,把他看得瑟缩了一下,他吓得嘟囔了一声「神经病」。

我一字一句地回怼道:「李东东,你这是跟你姐说话的态度?」

表叔直接哽住了。

1

争吵的声音很大,老妈围着围裙举着锅勺过来了,把我拉到一边,小声问:「咋个说?怎么跟你表叔吵起来了?」

最知道我讨厌表叔一家人的莫属老妈,可因为表叔他妈当年帮过我家一次大忙,老妈感念这家人,一直让我和老弟对他们一再忍让。

这次属于在我雷区「蹦迪+唱歌」了,不然我肯定不会撕扯。

我简单跟老妈说了两句,老妈一听鸡腿被欺负,也是心疼的不行。

可老观念让她又劝起了我,「算了,这大过年的,咱别搭理他们。」

说完,老妈把我劝回了屋里。

在我关门前,还听得见表叔表婶在抱怨我的话,老妈则是抱着息事宁人的态度打发过去。

「一家子什么人!」

我气呼呼地在床上坐下,看着鸡腿已经冷静下来,在一旁可怜巴巴地舔舐着自己掉了大片的毛,我看得都心酸。

弟弟懂事地安慰着我,「姐,跟他们一家人置气犯不上,以后东东来,咱们提前把鸡腿藏在屋里就是。」

我叹口气,「君礼,东东比你还大点,真不如你懂事。」

因为橘猫风波,整个年夜饭全家吃得是没滋没味的。

再看爸妈对着吹牛逼的表叔那客客气气的拘束样子,我心里一阵心酸。

我和弟弟只顾着扒饭,吃饱了,就一齐下了桌。

只是我忽然心里觉得不大对劲,扫了一眼,竟然没看到李东东,他去哪儿了?

我心里暗叫不好,连忙给老弟使了个眼色,俩人围着各个屋转了起来。

当我发现我的房间门虚掩着时,连忙开灯进屋。

屋里被翻得一片大乱,我的衣物包括内衣内裤被扒拉着挂在衣柜边,抽屉里的东西散得到处都是,墙上都是被划得鲜红的痕迹,看质地和散落一地的化妆品,那似乎是我的口红做了蜡笔……

我的电脑也正开着,只是死机了,闪着蓝光,让房间里的色调显得有点诡异。

草!我电脑里的作业!

熊孩子又捣乱!

顾不得来气,我突然发现我的床上正有个孩子躺着。

我凑近一看,正是找不到人的东东。

他躺在床上,还穿着鞋,睡得正酣熟,我真想一巴掌打醒他!

正当我准备给他脱鞋盖上被子的时候,我发现他手里握着一件让我瞬间背后发凉的东西……

他正握着一个紫色的瓶子,包装很像钙片糖果,上面写得全都是英文……

极其眼熟……

那是我放在床头柜里,前段考试治疗失眠的褪黑素!

本来满满的瓶子,现在已经空了!

2

「东东,醒醒,醒醒!」

我吓得出了一身冷汗,急忙推了东东两下,可他睡得太沉了,眼皮都没怎么眨动。

再不犹豫,我连忙冲出房间,对着餐桌上觥筹交错的大人们喊道:「快,快打 120 叫救护车,东东把我的褪黑素全吃了,必须马上洗胃!」

顿时,大人们乱成了一锅粥,耳背的爷爷奶奶听到我的话,还在问别人那是什么东西。

得到「类似安眠药」的回复,老人也吓得不轻,纷纷动了起来。

喊救护车的喊救护车,叫东东的叫东东。

不知道情况,现在没人敢随便动东东,只能等着救护车来。

表叔一脸焦急和暴怒,在原地踱步,表婶抱着东东哭天喊地。

我也十分着急,东东再怎么熊,也是我表弟,也只是个小孩子。

就在一片凌乱里。

我突然狠狠挨了表叔的一个耳刮子!

愣愣地捂着脸,我不可思议地看着表叔,「……为什么打我!」

表叔像一条暴怒的野牛,把褪黑素的瓶子往我脑袋上一砸,吼道:「陈言梦,你他妈真是个贱人,你明知道东东会去你屋里,屋里还放这种东西,你不就是想害东东吗?你这个贱货!」

脑袋又是懵的一疼。

我感觉一个大包立刻就肿了起来。

老弟看我被打,急了,冲过来护在我面前。

「又不是我姐叫他吃的,那是东东自己翻我姐抽屉吃了,管我姐什么事?」

爸妈看这也急了,一个过来拉表叔,另一个则是看我伤势。

正当这吵成了一锅粥的时候,救护车赶到了。

我咬紧牙关。

无法再就强盗逻辑继续和这一家人呛声。

他们的儿子还生死未卜,怒气太大,现在争执很不明智。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3

团圆饭后,新年钟响前。

东东被送进了医院洗胃,全家人围在走廊上,气氛凝重。

「我告诉你,陈言梦,如果我儿子有一点点事,我拉你陪葬!」表婶撕心裂肺地朝我吼道。

脸上火辣辣的痛感,还提醒着我刚刚受的委屈。

没多久,医生出来了。

好在,医生说幸好发现得早,孩子吃了整整一瓶褪黑素,没有生命危险,就是刚洗完胃有点虚,还在睡着,得住几天院休息几天。

表叔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朝着老妈喝道:「这事在你们家出的,医药费得你们家出!」

折腾了半宿,谁也没兴趣再继续守岁过年,亲戚们都各自回了家。

我精疲力尽地回到家,爸妈和老弟坐在客厅里,气氛有些沉闷。

倒是老妈先呜得一声哭了出来,「姓陈的,你看你表弟一家,哪里有这么欺负人的!褪黑素好好的放在柜子里,被他儿子自己拿出来吃了,反倒怪我闺女!凭什么啊!」

「难道菜刀放在厨房里,他们自己割了腕,还能反过来告我们谋杀?」

「你看看他们刚说的什么话,让我们出医药费就算了,还要我们赔五万块钱给东东!什么道理!」

「这么多年了,受他们一家的气还不够吗?」

老爸一根接着一根地抽着烟,脸色也十分难看。

这么多年,表叔一家仗着上一辈帮过我们家一个大忙的情分,各种折腾我们家。

不是每次来我家都得顺走点东西,就是踩着我和老弟吹他儿子多好多牛逼,小摩擦一直都有,只是一直老爸都选择了忍耐,老妈虽有不满,但是看在没闹太过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可这次,在我们家死命折腾鸡腿先不提,又拿着褪黑素倒打一耙,还要讹我们一笔。

「五万块钱,这是讹诈,说什么都不能给他们!」老爸恨恨地锤了大腿一下。

「这么多年,委屈你们了……」

他愧疚地看着我们仨,显然这次是下定决心了。

这一夜,我睡得很不好。

总觉得这件事,没这么容易结束。

果不其然,第二天老爸回来的时候,抽烟抽得更狠了。

他愧疚地说,他今天还是出了一万块给东东家了事。

老妈不可思议地跟他吵了起来。

「一万,这钱虽然不是大数,但是凭什么啊!你给了这钱以后别人不都觉得咱们家理亏呢吗?」

老爸也是又急又无奈,「我是咬紧牙关说不给啊,可你知道那家泼皮说什么吗?他们说如果不给钱,就到处闹,去小梦单位吵,说小梦这是杀人未遂!虽然咱都问心无愧,可是咱闺女要是缠上这破事,指不定就成了别人议论的笑料啊,再影响工作,这不是得不偿失吗?」

老弟看着爸妈都语气痛苦,再次被这家人的无耻打败,含着泪跑进了屋里。

看着满头白发的爸妈,还被这一家人折腾,我心里五味杂陈。

东东出院之后,爸妈还客气地提了些水果去看望,听说表叔一家不冷不热的,似乎以后也不打算再跟我们家来往了。

不过这也正合我们意。

我们一家和表叔家的摩擦,似乎就此落下了帷幕。

只是两个月后,一件事的突然发生,再次让我们两家从互不相干的平行线走向了一个爆发交叉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