侯元元满面春风地带佳琪回了老家,陈立彻底躺平,主动配合侯元元在家里安摄像头,看得叶逸凡同情不已。

夫妻本来就没有隔夜仇,并且冯丹也解释清楚她和陈立的关系,就算侯元元还有担心,可是为了孩子上学,她还是退让了一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陈立为了让侯元元彻底放心,主动配合把摄像头打开。坦白讲,这样的监视根本就意义不大,可能偷偷地监视陈立还能窥探到一些小秘密,这么明目张胆的监视就会形成更多的灰暗面。

一个成年男人被女人用一双无形的眼睛监视,就像是在舞台上的演员,时刻受到聚光灯的照射。在摄像头的目光下,他可能会尽力表现自己,展现出完美的一面。但是,一旦离开了舞台,没有了摄像头的关注,他可能会松懈下来,不再保持警惕,从而犯下错误。

婚姻没有了信任,要么一方忍气吞声,要么走向衰败,事实上,总有一个人在婚姻中“认怂”才会让很多家庭保持稳定。

叶逸凡、何嘉如带乐乐去毅思考试,乐乐表现得很好。

田甜偷偷回到自家别墅,想把自己的那辆跑车开走,却在家里意外发现田东的身影,搜寻一番后发现四下无人,田甜便将车开走。田甜如约带着优诺去与家长们一起郊游。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何嘉如来到公司,同事们纷纷祝贺她《筑巢》的成绩她心里却全是毅思的发榜名单,得知乐乐落选,心神恍惚。

田甜其实也开始相信田东没那么有钱了,可是她依旧坚持离婚,可是意外在自家的别墅似乎发现了田东,如果田甜真的在自己的别墅看见了田东,那么她就有理由怀疑田东骗了她,为什么骗她不知道,可是夫妻俩出现了隔阂才是真。

田东破产其实都是假象,他没有移情别恋,更没有多么丑陋的算计,身体患病才是他真正想要回归宁静生活的根本原因。

生了病的田东也想要考验一下田甜,没想到田甜的行为出乎意料。

田甜确实受不了苦,可是她无论出于何种境地,作为母亲都没有放弃自己的孩子,田东也看在眼里,其实钱财都是身外物,夫妻俩的感情到他们这种境地已经不需要多么多的热烈激情,反而只要对孩子好才是生活的真正意义。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霸道总裁隐瞒病情考验小妻子这样的剧情,看似俗套,其实也很现实,田甜的傲慢源于她对社会的认知有限,可是她本心不坏,就是缺少了一些历练而已。

田东和田甜这对夫妻其实都在互相试探,一个不相信年轻女人的真爱,一个不相信有钱大叔的真心。

何嘉如和叶逸凡为了让孩子能够弯道超车也煞费苦心,让孩子学这学那,完全把“自由”锁了起来。

孩子听过最大的谎言是什么?

你长大就能好好玩了,你上大学就能好好玩了,你毕业就能好好玩了,你找到好工作就能好好玩了,你找到对象就好了,你结婚就好了,你生孩子就好了,你把孩子培养成才就好了,孩子结婚就好了,孩子生孩就好了,有孙子就好了,孙子开心就好了……

无穷无尽的好了,人生似乎没有终点,一辈子都在起点徘徊。

何嘉如和叶逸凡也在走这个老路,哪怕是何嘉如在事业上做到如何蒸蒸日上,也让他打不起任何精神,她们这一家活得没有了自我,只有孩子,所有的决定都围着孩子转,所有的这些决定也让孩子被父母禁锢了思想、禁锢了自由,禁锢了一代又一代孩子的三观。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孩子的内卷何时休,家长的焦虑又何时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