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9年12月,我应征入伍,虽然我们1969年12月下旬就已经到达了部队开始了训练,但是,还是算1970年的兵,如今年过七旬的我,早已儿孙满堂,回首往事,最让我难忘的还是在军营的那段岁月。
我高中毕业后,因为当时取消了高考,我无法继续上学,就回到了家里,在大伯安排下,我在村里小学当了临时代课老师,那时候想找到一份工作十分困难,我能当上老师,已经心满意足了,和我一起高中毕业的几名同学,只能回家种地。
我能当上老师,多亏在公社当主任的大伯,也是我运气好,当时村里就我一个高中毕业生,村里小学李老师生病了,就由我暂时代替李老师负责给学生上课。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69年11月底,两个身穿四个口袋衣服的征兵干部,到我们大队做征兵动员宣传,我当时已经在村里小学当了一年的临时代课老师,父亲跑到学校告诉了我征兵的事情,当我看到两名接兵首长穿着军装那英姿飒爽,英俊挺拔的面貌后,我心里也有了当兵的想法,其实,父亲也是希望我去部队当兵,其实在我们那个年代,对于大多数人来说,当兵是改变命运的唯一机会。
其实,我临时代课老师的工作业也足以让很多人羡慕,大伯也劝我慎重考虑,但是,我最后还是决定去部队当兵,这也是我人生一个重要的转折点。
因为名额有限,只能优中选优,我们大队一共有一百多人报了名,最后只有六十八人顺利通过了体检和政审,入伍之前,我们到公社武装部领取了军衣和棉鞋,我穿着崭新的军装回家,父母都很激动,可是一想到马上要和父母分别了,我心里有万般不舍,临走时,母亲给我做了一顿好吃的,还给我拿了15块钱。
1969年12月22号,这天下着鹅毛大雪,我告别了父母,坐上了绿皮火车,我坐在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雪景,心里憧憬着我的军营生活,坐在我旁边是我的老乡,他能说会道,自从上了火车一直和身边的人聊个不停。

两天之后,我们一百二十人来到了军营,开始了为期三个月的新兵军训,我们这批入伍的新兵,大多都是农村来的孩子,大家体能都不错,我的各项训练成绩只能排在中间,新训结束后就是下连队,我分到了一排二班,我们班长姓王,和我是老乡,他是我们隔壁县的,比我早两年入伍。
下了连队,每天的训练依旧很忙碌,但是,我并不觉得辛苦,大汗淋漓之后,我倒觉得生活很充实,在平时的训练中,战友们都很刻苦,大家都想争当最好的兵,为了追赶上其他战友,我只能更加严格要求自己,刻苦训练,我的努力也没有白费,各科训练成绩比刚入伍时提高了不少。
虽然每天的训练很累,但是,我并没有放弃学习,只要有空闲时间,我都会看书学习提升自己的能力,可能是老乡的缘故,王班长私下对我很照顾,我也十分敬重王班长。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70年八月十五,我们连里聚完餐后,我打算回宿舍休息,王班长把我叫到一旁说有事和我说,我跟着王班长来到了操场,王班长似乎有难言之隐,吞吞吐吐半天没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我告诉王班长说“有需要什么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只要我能做到,一定会帮忙”。
见我这么好说话,王班长这才说出了实情,王班长告诉我,他父亲来信说,家里准备给他弟弟娶媳妇,想让他寄点钱回去,给家里盖间新房,因为两年前母亲生病,家里欠了外债,他当兵这几年的津贴都补贴家用了,手里也没存下钱。
我心里也挺同情王班长,谁家都有遇到难处的时候,我来部队当兵的时候,母亲给了我15块钱,我一直存在,加上我每个月的津贴,我给王班长借了20块钱,王班长答应我,他会尽快还我,我当时也不着急用钱,就让王班长啥时候有了再还我。

其实,我这个人是个热心肠,不管谁找我帮忙,只要我能做到,都会伸以援手,我给王班长借钱一年后,王班长都没有主动向我提过还钱的事情,1972年,退伍名单下来后,我看到上面有王班长的名字,我想着王班长要走了,当初借我的20块钱也该还我了,可是让我没想到的是,直到王班长退伍那天,王班长都没有没有把钱还我,我想着可能是王班长忘了,我原本打算提醒一下王班长,但是,最后还是没好意思开口。
直到王班长走后,我才从另一位战友那里听说了王班长的事情,王班长其实找很多战友借过钱,走的那天都还清了,唯独欠我的钱没有还,其实,20块钱对我来说也不是小数目,我当时心里都有点后悔,但是,我并埋怨王班长,我觉得王班长可能有他的难处,这件事情我也就没有放在心上了。
我入伍四年后提了干,1986年,我转业回到了老家公安局,一直工作到退休,如今年过七旬的我,闲赋在家已经十多年了,晚年生活过得很惬意,这一切都是部队赋予我的,我很庆幸,当年选择了入伍当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