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实习第一天,温泉山庄团建,喝醉酒走错上司的房间。

事后,趁半夜他还没醒,我连滚带爬,摸黑跑路。

结果,第二天。

上司从迈巴赫上下来,登上我坐着的返程大巴。

在众多同事静默的注目下,他把装着我私物的纸袋子放我身旁的空位上,声音清冷矜贵:「昨晚你东西落下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

运气爆棚,实习入职的第一天,就赶上了公司去温泉山庄的团建。

人生第一次参加公司团建,山庄还有海鲜自助餐厅。

我泡完温泉后兴奋过头,开启暴饮暴食模式,不小心就多喝了几杯。

回房间时,脚底轻飘飘的。

脑子也晕晕乎乎。

推开没锁好的房门,滚到床上。

迷迷糊糊间,我感觉身边躺着一个滚烫的热源。

我一边感叹,同事人真好,还给我留门。

一边下意识屈膝抵住热源,想将其怼远一些。

毕竟温度这么高,还贴这么近,真的好热!

可没想到对方纹丝不动,反而一把握住我作乱的脚踝。

我被那手心湿热滚烫的温度烫得一个激灵,清醒了两分。

不对劲……

我们团建分配的是标间。

两张单人床。

不是一张双人床啊。

我床上怎么会有人?

可我还没来得及细想,那人就将我往他的方向一拽。

他好重。

碎发倒是柔软。

身上的气息也好闻。

是清冷木质香。

萦绕在我的鼻间。

竟似酒香,熏得人晕头转向,难以逃脱。

我脑子发昏,用上仅剩的那点儿意志力维持清醒,抵住他的胸膛,「你是谁……」

可话没说完,他就俯身吻上我。

再醒来时已经是凌晨四点。

天马上要亮了。

我酒也醒了。

躺在床上,借着床头昏暗暧昧的小夜灯,我看着枕边那张睡梦中依旧俊逸非凡的脸,心剧烈跳动。

完了。

完了。

死了算了……

这张脸我入职的时候还百度过。

是我们公司的 CEO 沈淮叙。

上司的上司!

大 boss 中的大 boss!

而我躺的这张大床,睡的这个豪华房间,很明显不是我的房间。

我竟然走错房间,把公司大 boss 给睡了!

我捶着自己的脑壳,欲哭无泪。

都说酒色误人,酒色误人,今天算见识到了。

大 boss 要是知道睡了他的是我这种职场菜鸟。

肯定觉得我小说看多了,妄想霸道总裁爱上我。

或者觉得我心思不正,企图攀龙附凤走捷径。

反正到时候吾命休矣,别想转正!

可这个工作是我过五关,斩六将,费了老大劲才得到的。

工资高,福利好。

我舍不得啊!

觑了眼身旁在睡梦中还轻蹙眉头的男人,我咬了咬牙,决定偷偷跑路。

之前黑灯瞎火,他好像也不是很清醒,应该没看清我的脸。

只要我跑得快,就没人知道是我干的。

我眼角偷瞄,时刻关注着大 boss 的动向,然后抻着身子滑下床。

捞起地上的衣物慌乱套上后,我提着鞋,踮着脚尖,轻手轻脚挪至玄关。

直到我顺利溜出房间,我才脱力地靠在墙角,松了口气。

我也不敢再回公司分配给我的房间,怕一个房间的同事发现端倪。

只能脚步松软地下楼,找前台开了个钟点房。

又用我所剩不多的理智点了个外卖,让人送药上门。

等吃了药,我才走进浴室。

可等我想脱衣服洗澡时,我才发现自己外套里面,穿的竟然是件不太合身的白衬衫。

材质和裁剪都是一流。

起码价值五位数。

但是一看就是男士的,穿我身上空空荡荡,长度足够遮住大腿。

上面还残留着熟悉的清冷木质香。

刚才着急跑路,捞起衣服,摸黑就胡乱套上身。

之后又一直心不在焉,我也没发现。

我竟然把大 boss 的衬衫穿走了……

里面内衣也没穿……

意识到这点时,我感觉贴着我身体的柔软布料也突然变得粗糙,磨得我肌肤发疼发烫。

我的脸瞬间爆红,立马手忙脚乱地脱了。

下意识想丢地上,撇得远远的。

又穷鬼心理发作,怕衣服太贵,暴殄天物。

最后我只能颤着手把它用衣架子撑开,挂到门后。

看着已经有些皱巴巴的衬衫,我心情越发沉重。

盘算了下,等衬衫洗净后,再悄无声息送还回去的可能性。

得出结果,0。

「唉……」

叹了口气,我跟镜子里没穿衣服的自己对视上。

要换平时,我还能对镜臭美。

赞一声自己前凸后翘,Q 弹白皙的身材。

可现在我脑子嗡嗡地响。

就……更多的是无措和羞耻。

刚刚降温的双颊就「腾」地一下,又升温了。

手却变得冰凉。

整个人都麻了。

啊……

还是想死了算了……

我哀嚎一声,把自己丢马桶上坐着,强迫自己冷静。

心里不断祈祷,千万别被发现。

我真的不想社死。

也不想被开除。

直到天彻底亮了,我才浑浑噩噩地打开热水,把自己洗干净。

2.

天亮就要返程回公司了。

我神色萎靡地坐上大巴车。

好心同事还给我带了餐厅的包子:「你昨晚怎么没回来?」

「谢谢。」我接过包子,做贼心虚,「喝醉了,怕发酒疯吵到你,就开了个钟点房……」

所幸她也没当回事,站起身要下车:「帮我占着位置,我先去下洗手间。」

我点点头,视线挪向窗外,开始啃包子。

包子很好吃。

我感觉我出窍的灵魂回来了一点。

然而还没啃两口,我就看到有辆豪车缓缓驶近,然后在大巴车旁停下。

我也瞧不出是什么车。

但光看外表,就知道价值不菲。

是我这辈子都买不起的车。

「看,那辆好像是大 boss 的迈巴赫!」

车里有同事惊呼。

熟悉的字眼让我心头一梗。

顿觉手里的包子不香了。

我的目光都没来得及撤走。

迈巴赫的后车门就被打开,从上面迈下一双大长腿。

顺着腿往上看,就是劲瘦的腰,挺阔的肩背……

还没看到那张惊为天人的脸,我的脸就红了。

哇,我怎么这么龌龊的……

在心底「啪啪」地给自己两个耳刮子,我忙晃动脑袋把废料甩出去。

回过神时,我总觉得,车外那人似乎透过车窗往这个方向看了一眼。

怂包如我也不敢细究,收回视线,恨不得把自己埋进包子馅里。

车里的同事却一直在实时播报——

「啊,大 boss 绕过来了,是要坐我们这辆大巴车吗?」

「啊?神仙要下凡了吗?」

「不知道哇,难道是想体验下我们普通打工人的生活?」

随着皮鞋落在大巴车踏板上的脚步声响起,车内的议论瞬间消失殆尽。

所有人都安静下来。

只剩下似有若无的视线,偷偷聚集在来人身上。

我拢好衣服的兜帽,埋头不敢看。

可眼角还是能瞥见大 boss 的大长腿缓缓走近。

然后……

在我旁边停下了……

他伫立原地,不声不响。

许久。

我心虚,害怕。

恨自己怎么没跟同事一起去上厕所。

但我知道,我再不抬头就不礼貌了。

于是战战兢兢抬头看向大 boss。

他拎着一个纸袋子,清透的瞳孔中映出我的身影。

我结结巴巴:「老……老板好……」

他抬手,将那个看不出里面装了什么的纸袋子放我旁边的空位上。

牛皮纸袋上两根典雅细致的手提绳,衬得他手指冷白修长、骨节分明。

他开口时,声音也是矜贵清冷。

他说:「昨晚你东西落我这儿了。」

3.

我整个人都麻了。

他话出口这一瞬,我就明白了。

什么半夜落跑,什么做鹌鹑怂包,统统都是自欺欺人,做无用功。

人家大 boss 其实早知道是我占了他的便宜。

连作案都那么不熟练。

竟然还能把证据落在现场。

我已经不敢抬头看大 boss 什么脸色,周围的同事们又是什么反应了。

只是麻木地拖过那个纸袋子搂进怀中,也不管里面到底装的是我的什么东西,只讷讷应答:「谢谢……」

「不打开看看确认一下吗?」头顶的大 boss 又发话了。

像我这种怂包,自然是老板说什么是什么。

于是听话地扒拉开纸袋子。

可等我埋头一看……

「噌」地一下,几乎是下意识地,我飞速合上袋子口。

脸和脖子又不争气地开始发烫。

我没想到会是我的内衣。

谁能想到大 boss 会拎着内衣大庭广众之下来找我,还叫我当场确认啊?

可偏偏这个可怕的资本家还非要我确认:「嗯?」

我胡乱点头:「确认过了,是我的东西,什么也没少。」

不但没少,还多了。

在我昨晚落下的那件下面,还有一件新的。

但我也不敢多说什么。

难道还要当着诸多同事的面,把新的拿出来说,这件不是我的吗?

「嗯。」大 boss 满意点头,又漫不经心抬眸,环顾一周,扫了眼偷偷围观的同事。

刚才他的话信息量实在是大。

让人很难不想入非非。

因此大家就算忌惮大 boss,眼神交流也已经暗潮汹涌了。

都在猜测我跟大 boss 得是什么样的关系,才能在大晚上落东西在他那儿。

我觉得我在公司的路已经走到头了。

就算不被开除,大家八卦的唾沫都能把我淹死。

抿着干涩的唇,我攥紧冰凉的手指,望着沈淮叙的脸开始思考,如果我当场认罪,能争取到从宽处理的可行性。

却不想沈淮叙突然侧了侧头,瞥了一眼他身后跟上来的周特助。

不愧是能成为沈淮叙得力助手的男人。

明明大 boss 什么也没说,周特助却能一秒揣度清他的心思。

他跨上前,笑脸盈盈:「还得多谢你昨晚帮我把医生带上楼,给沈总看病。」

这话我一开始没接住。

直到跟周特助对视上,我才意识到他这是找借口给我解围。

「呃……嗯。」

我磕巴了两个音,然后咽了咽口水,不太熟练地顺着杆子往上爬。

甚至还求生欲极强地,轻轻拍了个马屁:「应该的,应该的,作为承叙集团的一员,为老板分忧是我的荣幸!」

「但这本该是我的工作。」

周特助煞有其事,语气倒像是跟我唠家常,「昨晚沈总本来是要在峰会上发言的,结果胃病犯了,引发高烧,人都迷糊了,我连忙联系医生过来。」

「偏偏沈总尽职尽责,责令我一定要按时出席峰会代替他发言。」

「我这两边顾不上,幸好半路遇到你,替我给医生引路。」

这次温城峰会,确实是在温泉山庄附近的会议中心举办的。

大 boss 这是参加峰会,顺道团建。

没想到中途犯了胃病,人都烧糊涂了。

难怪昨晚……

他没喝酒也跟我这个醉了酒的一样稀里糊涂。

合着人家确实不太清醒。带病……

我拧了自己一把,让自己思想刹住车。

然后就听那边周特助已经半开玩笑地把话题抛回给了沈淮叙——

「沈总,您的病能好,谢迢迢占了大功,这月的奖金,我可得分她一半。」

没想到沈淮叙却是点点头:「嗯,我会通知人事。」

然后,他看了我最后一眼,抬步离开:「走了。」

周特助笑着跟我告别,然后跟上。

看着两人下了大巴车,我终于松了口气。

安静如鸡的同事们也瞬间喧哗开来。

「哎哟,沈总这张俊脸啊,放古代得被小姑娘拿果子、手帕砸死。」

「别人豪门总裁都有个白富美的未婚妻,他怎么没有,也没有过什么桃色新闻,你说大 boss 会不会不喜欢女人?」

「不应该啊,我 gay 达没响,他跟周特助相处也很直男,应该只是洁身自好。」

「说起来,刚才他找谢迢迢吓我一跳。」

众人纷纷围绕着我,开始八卦。

「迢迢也算是沈总身边出没的唯一一个非工作交际的女人了。」

「哎呀,真羡慕,迢迢你运气真好,刚来就能有奖金,到手可得请客。」

「迢迢,生病的大 boss 美色是增是减?你有没有看到腹肌,看到的话有几块的?」

「迢迢,你是不是大 boss 的亲戚呀?」

我一一应对。

一定请,没看过,真不是。

但最后一点,他们都不是很相信。

理由是,听说大 boss 的母亲就姓谢。

而我叫谢迢迢。

怎么看都像是皇亲国戚。

解释了几次后我也无力争辩了。

好吧,爱咋滴咋滴。

皇亲国戚也比我趁他病爬他床的名声好听……

4.

回到公司后,我又提心吊胆了两天。

连那两件新旧内衣,我都给锁在衣柜里尘封。

……再也不想看到了。

然后发现大 boss 真没打算找我麻烦。

我感觉我又可以了,继续过起吃嘛嘛香的生活。

可,乐极生悲……

这天一早,我正在工位上埋头吃早饭。

门口就有同事叫我,说顶层总裁办有人找。

手里的包子再次不香了。

但我还是啃完最后一口。

然后拿纸巾擦了擦嘴往门口去。

门口站着个漂亮的大姐姐。

这几天认人时,我看过她的工作照。

是沈淮叙的秘书之一。

藤校毕业,极其优秀。

看到我时,她眼睛一亮,对着我招了招手,很是自来熟:「快快快,迢迢小美女,跟我上顶楼。」

我任她牵过我的手,有些局促:「徐秘书。」

她是沈淮叙的秘书。

她找我还能是什么事啊……

战战兢兢跟着她,一路上,我脑子里不断冒出自己被刀的 108 种方式。

直到到了总裁办公室门口,她敲了敲门。

等里面的人应声后,她朝我眨了眨眼,将我推了进去,然后极其体贴敬业地把门掩好。

我就这么猝不及防地站到了总裁办公室里。

看着不远处埋头处理文件的大 boss,我紧张地咽了咽口水。

他这是要秋后算账了吗……

可一分钟过去了……

两分钟……

他一直没抬头。

我忐忑的心情也慢慢平静下去了。

甚至色心不死,开始盯着大 boss 漂亮的手发呆。

他的袖子随着伏案签字的动作微微上抻,露出左腕低调又不失精巧的手表。

右手手指又握着复古典雅的钢笔。

这样冰冷的机械,把他的手衬托得更加利落有力。

反正就是有力度的好看。

丝毫不输他脸的好看。

斯哈斯……

也不知道是不是我的目光太过放肆,大 boss 握笔的手一顿。

随即,他倏然抬头,跟我对视上。

我做贼心虚,想也不想就迅速撇开视线。

反应过来后,又将脑袋转回来,颇为狗腿:「老板,您有什么吩咐?」

大 boss 放下钢笔,站起身来走向我,慢条斯理的。

说的话却是直截了当:「我的衬衣是不是被你穿走了?」

我一噎,不太想承认:「哈哈……老板的衬衣我怎么能穿呢?」

「可我今天找不到了。上次穿,还是那晚在温泉山庄。」

他站我身前,离得极近。

低头看我时,目光深邃。

我俩沉默对视。

某些事也不必说透。

我很快败下阵来,秒怂认错:「对不起,我那晚穿错了,衬衫被弄脏送去洗还没拿回来,明天我一定给您送上来。」

大 boss 满意点头。

然后,他又突然开口,说:「我是第一次。」

「啊?」

话题转变太突然。

我没反应过来,下意识抬头望向他。

但沈淮叙已经一锤定音:「所以你要对我负责。」

5.

我也不知道怎么个负责法。

最后变成了我每天下了班去 boss 家给他做晚饭,帮他养他脆弱的胃。

其实我觉得我跟他一样。

所以两两相抵,谁也没欠谁。

但我把人家高价衬衫穿走都还没还,有点理亏。

于是,我选择继续苟着:「好吧……」

大 boss 回到办公桌前坐下,手上继续处理文件,嘴上看似漫不经心:「日薪一千当天结,月底奖金翻倍。」

我:!

我瞬间支棱起来了!

感觉连头发丝儿都有了精神气。

之前人事找我东拉西扯旁敲侧击八卦时,跟我透露过,承叙集团的奖金,经常都是五位数起步!

如果是项目组,那更是不拿钱当钱。

虽然我不是项目组的,但五位数对我这种刚毕业的,也是巨资了!

而且,日薪一千欸。

就算一个月只做十天的饭,都能月入过万!

也许是我龇着大板牙乐呵的神情,跟之前如丧考妣的模样对比太过鲜明,大 boss 轻笑一声。

然后,他从抽屉里取出两张卡,推到桌前:「卡你拿着。」

「一张银行卡,密码是 020416,买菜买任何东西,你有需要的都可以随便刷。」

「另一张是我家的电梯卡,地址稍后发你,下了班你先过去,大门密码同银行卡密码。」

我的目光又被他修长有力的手指吸引住,忍不住多盯了几秒。

这真不怪我。

他扣在两张墨色的金纹白字卡上的手指其实并不秀气。

是属于男性的修长匀称,冷硬有力。

能想象他用这双手在商场翻云覆雨时沉稳的掌控力。

但他的办公桌棕色偏黑,深沉冷淡。

他的手却是截然相反的白,指甲又透着健康的粉。

极具反差感和视觉冲击力。

像我这种手控,真的很难把持住……

直到「笃笃」一声响。

我才从发愣中回神。

沈淮叙屈指轻叩桌面,问我:「记清楚了吗?」

「……嗯嗯嗯。」

在办公室这么严肃的地方,盯着人家手发痴,不好好听人家说话。

我真该死啊。

我羞愧难当,取过那两张卡,胡乱点着头重复:「020416……银行卡和家门口的密码一样。」

不过,等我又咂摸了两下那几个密码数字后,备感惊奇:「嘿,好巧,是我的生日欸。」

「那老板你可放心好了,这我肯定忘不了。」

我刚说完,就听大 boss 鼻间轻哼一声。

似带着极淡的无奈笑意。

我奇怪看他,他却一脸正色朝我伸手:「手机拿来。」

我有些紧张。

但还是乖乖掏出,解锁。

却没有第一时间给他。

反而飞快打开浏览器,一键清空浏览记录。

又爬上微信,把一些对话和群改为不显示聊天。

然后,锁上相册,才乖乖上交。

对于我的行为,大 boss 只是挑了挑眉,倒也没说什么。

他接过后摁了几下键盘,敲下几个字。

然后就听到他桌面上的手机响了两声。

还给我时,大 boss 说:「我的号码和微信,存好。」

6.

「哦。」

我打开微信,就看到页面出现个新朋友,头像是一只神气的德牧。

狗子有点眼熟。

很像我小时候遇到的一只流浪小狗。

不过在我这种识狗不清的人眼里,同品种狗狗们都长差不多,也正常。

我偷摸着把大 boss 的备注改成「债主」。

最后没什么事,就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