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0年,我一个人住在公司附近的地下室里,每月租金750元,在北京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这原本也是一种无奈的选择,作为一名北漂,你既想上班方便,但又不愿承担高昂的房租,唯一的选择也就只能如此。

回想那段住地下室的岁月,感觉像梦幻一场,当时我隔壁住着一位女生,每天扯开嗓门在屋内练声,后来才知道这个房间里住着一对母女,母亲大概40岁左右,女儿在音乐学院读书,母亲在附近的一个米粉店里打工,女儿每天从餐馆里带一些吃的回来,晚上6点准时开始练声。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我们住的地下室原来是一个地下停车场,后来经过房东改造成小单间,每月租金750元,水电费单算,厨房卫生间都是公用,白天在屋内也需要开灯,一天中午,我正在厨房里炒菜,看到隔壁的女孩走进厨房,一脸羞涩地看着我,女孩大概十八九岁模样,长相清秀可人,后来她问我屋里有没有开水,想泡一碗方便面吃,最近她妈妈回东北办事,没人给弄饭。

当时我正在做西红柿炒鸡蛋,回到屋内给她倒了一大杯开水,再给她拨了一些饭菜,告诉她练声尽量少吃方便面,容易毁嗓子,她有点难为情,随后莞尔一笑表示谢谢,从那以后我们成了朋友,后来我才知道她的名字叫徐佳丽,东北公主岭人,正在北京音乐学院读大一,母亲从东北到北京陪读,专门负责照顾她的饮食起居。

一天下午五点左右,我从单位回到地下室,在小区门口偶遇了徐佳丽和她的同学,两人背着小提琴走进小区,那个同学进了一栋楼里,走进地下室入口时,徐佳丽告诉我,她很害怕同学问她住在哪里,因为她的父母都是种地的农民,没办法给她提供优越的生活环境,到北京上学后,看到那些家境好的同学每天有豪车接送,她感觉很自卑,所以每一次同学想到她家里一起练琴时都被她以各种理由婉言拒绝了。她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努力读书,争取将来能够有一个好工作,报答父母的养育之恩,其实我完全理解徐佳丽的这种压力,贫苦人家的孩子身上背负太多的期望。

后来地下室被城管肃清,我们只能各自四散逃窜,从此和这对母女没有了联系,三年后的一天中午,我到米粉店吃饭,一位面熟的东北大姐给我端上一碗热气腾腾的桂林米粉,看见我的第一眼,大姐笑逐颜开,问我近况如何,后来我才想起了她就是那个在地下室里陪读的母亲,我们聊起她女儿的情况,她说挺好的,大学毕业后,在北京找到了一份校外培训的工作,收入和待遇都不错。大姐说话时左顾右盼,语气模棱两可,言语间似乎有什么难言之隐,几句话之后就转移了话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转眼几年过去了,一个冬天的午后,阳光明媚,北京刚下完一场大雪,我去公司附近的一个打印店打印文件,一辆保时捷在路边不停地摁喇叭,示意我赶紧把共享单车挪开,我拿上文件赶紧跑出来把自行车搬走,点头示意对方表示道歉,这个时候,保时捷的车窗缓缓摇下,露出一张精致的脸蛋,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戴着一副墨镜向我看了一眼,面无表情地说:赶紧把自行车挪开,挡道了,这是机动车位不知道吗。

听到贵妇的语气,我有点怒火中烧,抬头打算和她理论一番,在目光交错的瞬间,我愣住了,这个贵妇正是当年那个在地下室里苦练嗓门的女孩徐佳丽,几年没见,没想到她变化这么大,徐佳丽摘下墨镜,从她的眼神当中,我明显感觉到她也认出了我,但是她没有主动和我打招呼,下车后又说了一遍:赶紧把自行车挪开,挡道了,后面车辆还要进来。这一次的语气明显比刚才缓和了许多。

我赶紧赔笑道歉表示马上离开,徐佳丽下车后,用手轻轻拍打了几下白色的貂皮大衣,跺了跺脚上的长筒皮靴,眼睛直视前方,拿着一个文件袋直径走进了打印店,和我擦肩瞬间,有一股淡淡的香水味扑面而来,让我心旷神怡,我看见她乌黑靓丽的秀发耷拉在雪白的貂皮大衣上,显得特别扎眼,回想当年那个在地下室里练声的青涩女孩,再看看现在的徐佳丽,恍若隔世。

在返回的路上,我突然感觉胸口沉闷,就像有一把刀子扎在上面一样剧痛无比,我不知道这些年徐佳丽经历了什么,她又是如何从一个住在地下室里的音乐学院高材生一飞冲天,变成了一个京城贵妇,所有的疑惑在我脑海里迅速旋转,试图马上找到答案。

我经常光顾米粉店,后来听米粉店的一位服务员说起徐佳丽母女的过往:东北大姐是一个单身母亲,当年她为了供徐佳丽上学,一个人从东北到北京陪读,徐佳丽上学这些年一直在这家米粉店里打工,后来徐佳丽毕业后,大姐原本希望她能够学有所成,有一份体面的工作,找一个合适的男孩结婚。后来徐佳丽在一家校外培训机构里当音乐老师。这家机构据说是北京最顶级的校外培训机构,能够到这所学校上课的孩子非富即贵。

2018年的夏天,一位学生的母亲到学校找徐佳丽的领导反映情况,对方说徐佳丽和她老公有不正当的男女关系,后来学校经过调查,发现徐佳丽和这位家长确实存在婚外情,考虑到学校的声誉,最后学校辞退了徐佳丽,丢了工作的徐佳丽依然和这位家长保持关系,最后成功上位,从一个地下室里的农村姑娘摇身一变成了京城贵妇。米粉店里的所有人都知道徐佳丽找了一个比她母亲还大十岁的老头当老公,经常在背后议论纷纷,东北大姐觉得脸上挂不住,最后辞职回了老家,据说从那以后再也没来过北京。

从小在优渥环境下长大的孩子更容易对现状满足,天性更加单纯善良,而出生底层的孩子,想要逆袭成功,获得鱼跃龙门式的跨越,需要付出难以想象的代价,这种代价或许是青春,尊严,灵魂,再或者是良心,你们觉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