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84年7月,团里黄河演习结束,总结大会上团长严厉批评我们连一位女军官,奉命发送演习命令时竟错按电话号码键,命令误发他处,影响演习进程,不久女军官受处分并转业回原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84年7月12日,上级命令全团摩托化行军,奔赴220公里外的黄河南岸,进行代号“84-通信”的军事演习,我们通信一连各专业的干部战士,随行进行通信保障。

连队紧急启动演练预案,各专业的野战载波、传真和电话车辆迅速进行车辆和装备的检修,整理携行和留守物资,做好一切准备工作。

13日凌晨,紧急集合号在二个驻地营区同时响起,我们迅速携带物资在装备车辆前面集合,整装待发。

我所在的载波8班,是4个载波站的最后一个班,后面就是三个女兵班,即话务站的9、10班和传真站的11班。

然而,由于连队随车人员调整,我们班所在的野战载波车上,被安排坐上了话务班的两个女兵,随着两枚信号弹腾空而起,车队离开了营区。

在营区大门口,我看到团长带着作战参谋和警卫员站在十字路口,一辆辆地查看着车辆通过,路过他们时我打开车窗,向团长的警卫员杜光辉挥了挥手,杜光辉是我的同县老乡。

然而,杜光辉看了我一眼,却装作没看到,他全副武装,一边是手枪,一边是挂包,站在团长身后,显得很神气,而我们坐在车上,只能从窗户往外看他一眼。

车队行驶到卧龙岗下面的南北大道上,与等候在那里的通信二营车队会合,然后一路向北,驶出了市区。

车队驶过弯道,我透过车窗前后眺望,长长的车队颇为状观,这是我第一次参加演习。

傍晚时分,我们赶到了黄河岸边的白鹤渡口,渡口旁边的一所小学成了我们连的临时宿营地,车辆停在了学校操场。七月,学校放暑假,我们就把课桌拼到一起当床,白床单往上一铺就解决了睡觉问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收拾教室的时候,韩站长问我,你知道为啥让大家带上白床单吗?

我说白床单干净,好收拾,同时冬天下雪出来还可以盖在身上伪装,我自认为回答的不错,说完洋洋得意地看着站长。

韩站长是正排级军官,相当于排长,平时和我们一起训练和生活,他就住在我们班,我是他接的兵,我和他亲近许多,说话也相对自然些。

然而,韩站长看着我,却脸色一沉说道,你只说对了些,白床单平时的用处并不明显,也只是一个床单,但他还有另外一层重要的意思,平时你们躺在它上面,战时你们牺牲后,它盖在你们身上。白床单,是你们执行任务必带的作战物资。

韩站长的声音不大,但话音一落,我们全都为之一震。

想不到,一个简单的不能再简单的白床单,竟和战争、和军人的生死有如此紧密的联系,还有着如此的作用。

我随即摸了摸身下的白床单,久久没有说话,听完站长的话,想到这次演习的任务,我暗暗下了决心,一定要完成任务,不负使命。

14日晚上6点,我们即将开饭时,天已下起了中雨。然而,一阵尖利的紧急集合哨音在教室外面响起,我还以为吃饭了,心想吃饭还用得着紧急信号?

但我一出门,连长站在雨地里喊道:穿上雨衣,有任务。我们随即穿上雨夜,在教室外面整齐列队完毕。

孙连长命令我们班,迅速在指定时间完成数个目标间载波车的被复线铺设联通任务。

一声出发的命令后,班长带着我和另一个战士,在雨夜里向前快速地跑着。

纵然百般的艰难,使命在肩,仍能不惧风雨前行。

雨夜的麦田只剩下麦茬,我们深一脚浅一脚往前赶着,要不是跟着班长,我根本分辨不清东西南北,只知道边走边放线,军装早已和泥水搅和在一起,湿湿的,沉沉的……手被钢丝划破了多处,不知道跑了多远,可为了完成任务,只能往前尽力奔跑了。

夜里2点多,我们完成任务返回临时住地,一个个筋疲力尽、饥肠辘辘,炊事班班长过来,一个一个房间通知,到食堂吃饭。

我们顾不上洗漱,就赶到了食堂。炊事班准备了几大盆的菜,还有米饭,我夹起米饭还没吃几口,米饭中的沙子咯得牙痛。

班长看大家一脸惊讶的样子,无奈地解释说,军粮供应的都是这种陈化米,还有沙子,我们大伙相视一笑,索性不再咀嚼了,饭菜塞进嘴里直接到胃里,省事。

我们回到宿舍简单洗了洗,倒头就睡,醒来已是第二天下午了,这时,太阳也在西边的天上挂着……

三天的演习结束后,我们返回了团里。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7日下午,我正在学习室看专业书籍,听到外面有人说话。不一会儿,战友李学军进来说,上午团部召开演习总结大会,咱们连传真站的美女站长洪云霞,在受命向参演部队发送传真命令时,竟按错了电话键,命令不知发哪去了,团长极为恼火,对连长和洪站长他们一顿痛批,说贻误战机,战时是要枪毙的。

啊,还有这事。

后来,我路上见到了连队干部,他们一个个霜打了似的。通信连队的职责就是保通信指挥畅通,再苦再累都是应该的,女军官职责重大,竟还出现按错电话键、不加核对就发出命令这样常识性的错误,犯的可是传丢命令+泄密两大失误。

我们连全体官兵在演习中奋不顾身完成上级交给的任务,风雨中付出了艰苦努力,不仅没有表彰,反而因洪站长的重大失误而全被抹杀,大伙的心里十分的憋屈。

后来,连队党支部向团党委写出深刻检查,洪云霞站长原本在演习前团党委已批准其正常晋升副连了,因此事推迟晋职,本人还受到纪律处分,年底作转业处理了!

军事演习是检验训练技术和成果,检验部队战斗力的一种手段,出现问题无可厚非,但有的错误犯了,汲取经验,纠正错误,总结提高就可以了,这也是演习的宗旨。

然而,有的错误则犯不得,心不在焉、马虎大意等主观性因素导致的错误,是责任心不强的表现,不管是谁,都应该严肃追责。

战争很残酷,战争中的失误,哪怕只有一点点,也能决定战争的胜败!

失误,不可以不察也!人民军队,正是在一次次的发现和解决问题中发展壮大!

【图片摘自网络,联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