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40年7月下旬的一天,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包森安排警卫员高大章前往县城进行侦查工作,1940年7月28日,高大章匆匆忙忙的赶回,带回来了一个重要消息,日本的一支骑兵部队正快速向着冀东军分区的方向前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侦查员带回的重要消息

包森在八路军队伍当中非常有名,不仅是因为他作战勇猛,多次在战场上带领队伍打败了日本军队,同时也是因为他胆大心细,能够准确的判断形势,做出最正确的决定。

除此之外,包森也非常重视培养人才,为身边的人提供接受锻炼的机会,在担任冀东军分区副司令员的时候,有一次,包森把警卫员高大章叫到面前,给他安排了一个任务,要求他跟着经验丰富的侦查员杨泽一起去县城执行任务。

当时的高大章尚未成年,包森之所以如此安排,其实是为了让高大章增长见识,积累与敌人作战的经验。包森之所以敢如此安排,一方面是认为有杨泽在,一定可以保证高大章的安全,另一方面,则是因为根据此前的情报,附近并没有日军的大规模武装力量。

那次的侦查任务,包森原本只是当作一次常规的任务布置下去,并没有指望能够获得特别有用的情报,但让他没想到的是,杨泽和高大章回来的时候,却给他带回了一个重要消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原来,在高大章接到包森的命令以后,就找到了侦查员杨泽,两人经过伪装,假装成一对爷孙进了城,在杨泽的带领下,两个人在县城转了一整天,杨泽处处留心观察,但可惜的是,并没有发现任何有用的情报,于是,杨泽便开始带着高大章离开县城,向根据地走去。

可没想到的是,就在他们走到山上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了一个意外情况,回程途中,杨泽偶然向后望了一眼,由于两人当时在山上,杨泽这一眼居高临下的望去,居然发现了敌情。只见一支骑兵队伍从县城出来,这支骑兵部队高举着日本国旗,向着城外奔驰而来,这支队伍大概七十人左右,而他们行进的方向,正是冀东军分区所在。

发现敌情以后,杨泽马上带着高大章加快速度向根据地赶去,回到根据地以后,知道部队的领导们正在开会,杨泽马上冲入指挥部,报告了这一情况。

判断敌情决定伏击

听到有日本骑兵即将来袭,指挥部陷入了短暂的慌乱,在抗日战场上,骑兵可说是非常厉害的日本部队,尤其是日本的关东军,其战斗力更是公认的强悍。

日本关东军不仅有着精良的武器装备,而且作战非常勇猛,其战斗力让很多对手感到头疼,就连有着先进装备的美国军队也不愿意与其正面交锋。

因此,当听到有日本骑兵部队将要前来的消息以后,指挥部马上展开了一场激烈的探讨,其中部分干部认为应当避其锋芒,把队伍隐藏起来,也有干部提出了进行转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在大家互相争论的时候,副司令员包森站了出来,冷静的分析了情况,说出了自己的判断。包森认为,向着冀东军分区方向前来的并非日本的骑兵部队,而是一支伪军。包森之所以做出这一判断,有着以下三点依据。

首先,在杨泽和高大章发现这只骑兵的时候,因为距离过远,两人并不能准确的看清对方所穿的服装,只是根据对方高举的日本国旗以及骑马这些特征来判定对方是一只日本骑兵。

其次,根据冀东军分区最近得到的情报,最近的日本骑兵距离冀东军分区也有200公里的距离,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到达附近。

最为重要的是,根据杨泽和高大章两人的报告,这支部队只有70个人左右。而在抗日战场上,日军部队每次有所行动,几乎都是大规模的出击,仅仅出动几十个人的情况非常少见。

正是基于以上三点,包森认定,向着冀东军分区方向前来的并不是日本的骑兵部队,而是一支举着日本国旗的伪军队伍。

最终,包森说服了所有人,使大家相信即将遭遇的是一支由伪军组成的部队,并且快速做出决定,对这支所谓的伪军进行伏击。

发现错判敌情后选择继续战斗

在决定伏击所谓的伪军以后,包森快速制定了战略,把伏击地点确定在了白草洼地区。首先,白草洼地区是从县城前往冀东军分区的必经之地,选择在白草洼进行埋伏,可以确保埋伏到日军。其次,白草洼两侧都是高耸的山峰,有利于战士们进行隐藏,而中间的道路上乱石丛生,可以有效的限制骑兵的发挥。

包森带着战士们在白草洼两侧的山峰上埋伏了起来,等待着所谓的伪军部队到来。终于,敌人在抢劫了沿路的几个村庄之后,径直向着白草洼方向前来,看到敌人的身影以后,包森马上全神贯注,只等敌人进入最佳的伏击范围,便下达命令发动攻击。

但让包森没想到的是,刚刚进入伏击范围的边缘,这支所谓的伪军队伍便停了下来,并且安排了侦察兵到前方探路,随后,敌人便停在原地,不再继续向前。

敌人这样的表现着实不像一支伪军,而实际上,随着敌人的不断接近,当彻底看清敌人以后,包森也明白了过来,自己的判断出现了失误,对方根本不是由伪军组成的部队,而是一支真正的日本骑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首先,对方在行军的时候非常有节奏,虽然只是一支几十人的队伍,但是在行军的时候,队伍整体却保持着一定的阵型,丝毫不显得杂乱。其次,这支几十人的队伍,每一个人都配备着精良的武器,这样的武器装备,根本不可能配备在伪军身上。

在发现对方并非伪军,而是日本骑兵部队以后,一个关键的选择摆在了包森面前,那便是是否马上发动进攻。

从当时的形势来看,等待敌人继续向前,进入最佳的伏击范围再发动进攻,无疑是最好的选择。但是,当时敌人的队伍已经止步不前,而且日本骑兵部队有着不错的侦查能力,如果被对方发现情况不对的话,敌人的指挥官一定会马上下达命令进行撤退,如果等到对方开始撤退再发动进攻,那么取得的战果将非常有限。

而如果直接发动进攻的话,虽然会在前期消灭部分敌人,但很难达到全歼敌人的效果,而且,等到对方从慌乱中调整过来以后,等待我军的将是一场苦战。

当然,包森也可以选择按兵不动,等到对方撤退以后,带着我军的战士返回冀东军分区,不过,作为一名战斗狂人的包森自然不可能做出这样的选择,最终,经过再三考虑,包森终于做出决定,他果断的下达了命令,向这支日本骑兵部队发动进攻。

全歼日军王牌部队创造奇迹

在包森下达进攻命令以后,我军的战士们毫不犹豫的发动了攻击,一时间,子弹,手榴弹等从两侧的山峰上呼啸而下,向着日本的骑兵队伍而去。

突然遭到我军的袭击,敌方的队伍马上乱了起来,在我军猛烈的炮火之下死伤惨重。不过,这支骑兵队伍远非一般的日本部队可比,在经过前期的慌乱之后,很快便调整了队形,开始进行反击。

在进行了一段时间的战斗之后,敌我双方都出现了一定的伤亡,这时,敌方指挥官眼见形势不利,果断下达了撤退的命令。眼见敌人开始撤退,包森马上派出了一支队伍,依靠着对地形的熟悉,绕到敌人的前方拦截敌人,对敌人进行两面夹击。

敌人眼见无路可退,开始了最后的疯狂,与我军进行殊死搏斗,依靠着精良的武器装备,再一次给我军造成了伤亡,不过,随着战斗的继续,敌人不断被消灭,我军已经是胜利在望。

在我军消灭了大部分敌人之后,最后的十几个敌人眼见不敌,逃进了附近的一个山洞当中,想要依靠山洞拖延时间,等待救援部队的到来。

看出对方的意图之后,包森自然不会给他们这样的机会,为了尽快消灭敌人,包森拿起武器来到山洞前指挥战斗,在包森的指挥下,战士们躲避着敌方的火力,把一颗又一颗手榴弹投进了日军藏身的山洞中,快速消灭了躲在山洞中的最后十几名敌人。

在这场战斗中,我军几乎全歼了日本的骑兵部队,只有两人逃出生天,其中一人,在战斗打响之后,通过装死的手段瞒过了我军战士,而另一个则是在战斗刚刚打响的时候,被敌方指挥官派往县城报信,在第一时间脱离了战场,从而捡回一条性命,这个人就是冢越正男。多年以后,冢越正男认识到了自己在战争当中犯下的罪行,远渡重洋,从日本来到中国,跪在包森的墓前忏悔自己的罪过。

值得一提的是,在战争结束以后,我军终于弄明白了这支日本骑兵部队的来历,这支日本骑兵队伍隶属于日本关东军,而且在关东军当中也是极为特殊的存在,当中的成员全部都是日本的贵族子弟,这些贵族子弟从小接受着优良的教育,并且掌握了非常丰富的军事知识,在来到中国战场以后,曾多次给我国的抗日力量造成了损失,是日本名副其实的王牌部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