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乌冲突爆发以后,俄罗斯无暇顾及维持在传统势力范围的影响力,西方国家开始蠢蠢欲动,企图填补这些“战略空白”,进一步挤压俄罗斯的战略空间。而作为中国和俄罗斯的共同大后方,中亚地区是这些国家关注的重点。但是,关注中亚地区还不只有美国和欧盟这些传统的“西方世界”,现在连日本都想分一杯羹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亚五国成为世界大国争夺的焦点)

中亚五个国家有一个共同点:全部都是内陆国家。在苏联时期它们都是苏联的加盟共和国,在苏联解体后,它们仍然与俄罗斯联邦保持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中亚地区是中俄共同的大后方,无论在中国的“一带一路”倡议中还是在俄罗斯的“向东看”和“欧亚经济联盟”战略中,都占有独一无二的地位。

但是在俄罗斯对乌克兰展开“特别军事行动”之后,中亚各国的政治风向开始飘忽不定,它们与俄罗斯因为同为前苏联加盟共和国而关系密切,但现在增添了对俄罗斯会不会像对待乌克兰那样对待自己的担忧。因此,在哈萨克斯坦的带头之下,中亚各国都在寻求摆脱对俄罗斯的依赖,希望成为本地区独立的一极,并与中国、美国、欧洲乃至日本等发达经济体发展“多向平衡关系”。

(吉尔吉斯斯坦总统不久前访问了日本)

因为地理上的客观因素,中亚国家目前在经贸、外交和安全等关键问题上还是受到中俄的影响最多。只不过俄罗斯因为俄乌冲突而在这些问题上无暇他顾,甚至有些自身难保;中国的主要战略方向还是在东南面,所以对中亚地区的安全、地缘政治等问题实际投入的精力和资源不如东南方向。

在这样的背景下,日本蠢蠢欲动地想要在中亚趁虚而入,从近期的一系列事件就可以看出:首先是吉尔吉斯斯坦总统受邀历史性地访问了日本,还公开表示“寻求帮助中亚国家减少对中国和俄罗斯的依赖。”其次是日本首相岸田文雄计划于2024年访问中亚,与中亚5国(C5)举行首次“日本-中亚”峰会。岸田文雄政府希望从投资、经贸、技术合作等方面入手,介入中亚局势,进而削弱中国和俄罗斯在该地区的影响力。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今年中国举办了中国-中亚峰会)

日本想要在中亚国家增加影响力,最大的限制因素有以下几个:

首先是地理因素:中亚五国全部都是内陆国家,北侧是俄罗斯,东侧是中国,南侧是伊朗和阿富汗,这些国家日本都不想碰,那么货物出口的唯一通道就是通过里海运输到对岸的阿塞拜疆,再借路格鲁吉亚和土耳其运往欧洲,或者从格鲁吉亚的黑海港口运往全世界,但这和日本有什么关系?俄罗斯在格鲁吉亚仍然有强大的影响力,土耳其也不会任由日本渗透。中亚五国发展同日本的关系,面临与蒙古国”第三邻国“战略类似的困境。中亚五国最重要的出口产品是石油、天然气和各种矿石,难道日本想要空运回国吗?因此日本想要从经贸领域介入中亚,是难以取得优势的。

(中国汽车正在大举占领中亚市场)

其次是日本国力的限制:岸田文雄的理想“很美好”,日本将从投资、经贸、技术合作等方面入手介入中亚。但是现实“很残酷”,因为对于现在的日本来说,不管是经贸还是投资和技术合作,这些路都难以走通。当今的世界已经不是日本在上世纪八十年代面对的世界了。当年日本经济正处于顶峰,资金充裕,工业技术先进,在亚洲构建了所谓的“雁行战略”,即日本是领头雁,后面分别是亚洲“四小龙”和亚洲“四小虎”,中国跟在最后面。然而现在的日本,曾经领先的各种工业产品,5G、家电等领域已经被中国赶超,汽车正在面临中国的“弯道超车”,GDP落到只有中国的五分之一左右。日本还有什么拿得出手的资金和技术,来“抵消中国的影响”?

所以说,没有中俄的合作,日本是不可能在中亚取得成功的。但是日本又不想和中俄合作,那么等待它的命运就只有一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