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女子小余的特权之路

近日,上海籍女子小余在抖音上炫耀,自己与新婚老公度蜜月的时候在西藏阿里地区因车祸重伤,危在旦夕。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为救治她,其丈夫通过自己的小姑姑联系到上海市卫健委,再由上海市卫健委联系到阿里地区相关部门,动用阿里地区所有公务人员为其献血。

根据小余晒出的聊天记录,当时小余一共使用了7000毫升的A型血,如果按照每人400毫升的献血量计算,至少需要18个公务人员为小余献血。

而且为了保证小余的生命,上海卫健委还专门把日喀则的援藏医生调到了阿里地区作为小余的主治医生,而日喀则距离阿里1100多公里,开车至少需要15个小时。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之前有个热搜,“女儿高烧40度两天妈妈取号取到1600号”,当时实时热门很多网友吐槽这位妈妈为啥非要去三甲医院,郊区的医院也可以选择。

对比小余,援藏医生自己跑1100公里,开车15个小时过来抢救,不知道吐槽的网友们内心什么想法。

小余在援藏医生的精心呵护下,阿里地区全体公务员血液的滋养下,生命安全得到保障。

然后包了一架飞机从西藏直飞到了四川成都。

到达成都后,各种开道,终于到了华西医院,小余彻底没事了。

小余老公的辟谣

小余自己把所有照片证据发到了抖音,有了热度后,大家纷纷质疑小余“公权私用”,小余删除视频,开始了辟谣之路。

根据小余老公和小余父母的辟谣,我发现有些出入,我们先来看小余老公的辟谣。

“阿里人口密度低,血库没有多少血,医院就为我们开通了绿色通道筹血——只要是生命垂危的老百姓,医院都会开通。”陶先生说,自己与妻子的户籍地都在上海,阿里地区医院和卫健委工作人员告诉他,当地医疗手段不高,医院在想办法,“你们也要自己想办法。”工作人员建议他们联系上海市卫健委,请援藏医生来支援。

“我们通过朋友、亲戚,辗转联系到上海市卫健委。10月16日,上海援藏的医生来到医院为我妻子会诊。”陶先生说。

对于那句争议较大的聊天记录(“我小姑姑联系了上海市卫健委,卫健委联系了阿里部门,动用了阿里所有公务人员献血”) ,陶先生解释, "小姑姑是平时一有事就会出来帮我的人,所以当时发信息时第一时间想到了小姑姑。至于谁能接触到上海市卫健委,我们自己都不知道。”

陶先生称,事实上,他的小姑姑不是上海公职人员。

“献血不是强制的,都打过电话、征求过意见。剩下的血也会被存在医院血库,不是只给我们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根据上面小余老公陶先生的辟谣,我们提取一下关键信息。

确实撞了,确实需要血。

确实找小姑了,确实找卫健委了。

确实有公务员献血了,而且是几十个人。

小余父亲的辟谣

小余父亲主要负责了小余的包机,所以余父主要负责澄清包机这事。

当事女子的父亲余先生向记者讲述称,家人确曾为女儿包下医疗专机转院救治,花费约120万元, “都是借来的。”

余先生解释说,自己并非富贵家庭,“我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老百姓,在单位里开车的,你说有多少收入?”

截至目前,女儿的医疗费用共计不到160万元(包括包机费用),其中,在阿里地区花费将近7万元,在成都市四川大学华西医院(下称“华西医院")花费将近10万元。

余先生说,据他所知,自家和女婿家的亲属中几乎没有公职人员。而女儿本人,则是上海某区一镇上的银行职员,并非网上所传女儿是医护人员。

至于女婿的小姑姑是什么身份,余先生只支支吾吾地说她快退休了。

对于为何能短时间筹集到大量适配女儿血型的血,余先生表示自己也不清楚, “我是一个(人)都不认识。”

提取一下余父的关键信息:

小余、小余老公还有小余父母都是普通上海人,都不是公职人员。小余是乡镇银行的,余父是给单位领导开车的。

女婿小姑姑快退休了,至于身份不知道,但是描述的时候支支吾吾。

至于包机是自己花了100多万包的机,至于这100多万则是借来的。

阿里地区公务人员的辟谣

29日下午,西藏阿里地区相关部门的工作人员回应记者称,为当事女子献血是当地干部群众的自愿行为。“我们当地人口不多,平时看到朋友圈里有需要献血的消息,干部群众都会出于好心主动去献血,不论是谁需要,这次也一样,并不是像网络传言那样强制去献血。”

小余事件的四个疑点

疑点之一:关于上海卫健委。在西藏阿里地区出了事,居然第一个联系上海卫健委而不是阿里卫健委或者西藏卫健委,这个逻辑很奇怪。当然更让人疑惑的是一个普通人如何能够和上海卫健委联系的上?而且能够如此大动干戈,肯定不是上海卫健委的普通科员可以达成的,至于需要什么级别才能迅速调动距离几千公里的另一个自治区的卫健委,甚至说整个地区的公务人员,只能靠网友自己畅想了

疑点之二:发函。一开始过去救小余的就是上海市对口支援的日喀则地区医生,而这位医生能过去则是上海卫健委发了函派过去的。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0月14日,周六,小余发生车祸。

10月15日,周日,就有人来血站献血。

10月16日,周一,日喀则的上海援藏医生就到达小余位于阿里地区的医院。

而前文我说了,日喀则距离阿里地区1100公里,开车至少需要15个小时。

也就是说,要想请日喀则的援藏医生给小余看病,得保证上海卫健委周末有人值班,好接到小余亲戚的求助电话;还得保证相关部门也在周末上班,才能给上海市卫健委开具“函件”;还要保证上海市卫健委、相关部门和援藏医生三方沟通起来十分顺畅,且超高效率,否则这一切就没办法在周末两天之内完成。

即使阿里地区和上海远隔八千里地,但不妨碍这个“相关部门函件”在周末畅通无阻。

疑点之三:西藏阿里消防来打假。

血液的来源,小余丈夫说,一是医院的工作人员在朋友圈和群里发消息,一是自己联系到当地派出所、消防(这是重点,划红线)等部门。

然而,“西藏阿里消防”公号的一篇文章却显示,他们是接到阿里地区中心血站的求助,才组织驻地区各队伍符合献血要求的消防救援人员参加献血的。

也就是说,最起码消防部门来献血,既不是看到医院工作人员的朋友圈,也不是小余丈夫自己联系的。

小余姐丈夫说:“献血不是强制的,都打过电话、征求过意见。”但根据“西藏阿里消防”的说法,他们是以组织的名义来参加献血的,我相信消防人员一听到有人受伤,不用强制就很愿意主动献血,但似乎并没有人打电话征求过他们的意见。

也就是说,在这两点上,小余丈夫撒谎了。

你们是相信阿里官方的正义消防员呢?还是拼命找补的小余老公?

疑点之四:小余父亲回答女婿小姑姑的身份为何支支吾吾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