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2年,一批军队将领“解放”,也就意味着可以恢复工作。对于职务安排,最让总政部头疼的是陈再道如何安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过去他曾经担任过大军区司令员12年,而且还是老资格上将,可因为没有合适的职务,上级暂时将他安排担任军区副司令员。于是,总政部副主任田维新给一些大军区司令打电话征询意见,遭到碰壁?

在一些回忆文章中说到,田维新给一个司令员打电话,对方说:他是我的老上级啊!言外之意老上级给老部下当副手不合适,也不好开展工作,直接明了对田维新说:千万别让他来!

如果确有其事,从这段对话中我们是否能分析出来这位司令员是谁呢?

当时有11个大军区,北京军区司令员李德生,沈阳军区司令员陈锡联,济南军区司令员杨得志,南京军区司令员许世友,福州军区司令员韩先楚,武汉军区司令员曾思玉,昆明军区司令王必成,成都军区司令员空缺,兰州军区司令员皮定均,新疆军区代司令员曹思明。

这些大军区说司令员与陈再道产生交集的,有同是四方面军出身的李德生、陈锡联、许世友、王必成、皮定均。

许世友可以排除在外,因为许世友调任4军军长时,陈再道担师长、副军长等职。陈再道长期在四方面军4军担任职务,而李德生、陈锡联长期在红4军任职。

说起陈再道与李德生、陈锡联的关系,不仅仅在土地革命时期,而且在抗日战争时期、解放战争时期都在刘邓麾下打仗。战争年代的李德生职务不算很高,陈锡联逐渐追平陈再道。

1971年后,李德生兼任北京军区司令员,此时他还担任总政部主任,对于安排老干部是义不容辞的,他也排除在外,剩下只有陈锡联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陈锡联不仅仅是沈阳军区司令,还是辽宁革委会主任,第一书记等职。要说他不希望陈再道来,怎么会让杨勇过去担任副司令员呢。杨勇在解放战争时与陈锡联同为刘邓麾下纵队司令员、兵团司令员。

俩人在土地革命时期,抗日战争时期,并不隶属一支部队,杨勇先后在一方面军红三军团任职,抗日在这在115师、山东军区任职。从过年俩人职务上看不分伯仲,也不存在上下级关系吧。

剩下的如皮定均,他是红9军出身,王必成是红30军出身,与陈再道没有多少交集,也没有多少隶属关系。

当陈再道的职务没有落实,总政部副主任找到韩先楚,因为此时陈再道在福州军区休息,这样也不同调动直接上任。韩先楚与陈再道同是鄂豫皖走出来的将领。不过,两人资历不同,韩先楚隶属于徐海东领导的红25军将领。陈再道担任团长时,韩先楚还真是战士呢。

韩先楚对陈再道的到任是支持的,表示欢迎他到福州工作。这样他的工作才得到落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