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作声明:本文为虚构创作,请勿与现实关联

导读:1980年,前往罗布泊救援的部队运回神秘物体,却被村霸拦路搜车

1980年6月,彭加木在新疆罗布泊负责帮团队找水的过程中,意外失踪。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消息传出,全国各个军区都派遣了救援部队前去搜救。

驻扎在河南洛阳的第54军,也参加了这次搜救任务。

当他们跨越三千公里,来到这片人类禁区试图寻找彭加木的时候,却没发现关于他的任何线索。

正在大家陷入绝望的时候,考察队意外向军方的人透露,其实不久前,他们在彭加木的带领下,在罗布泊有了重大发现!

“这里有一片神秘区域,彭教授怀疑是外星人设立在地球的研究基地。”考察队员说道。

不过关于这个基地的具体细节,一直是保密状态,直到如今也没有几个人知晓。

但是却有一件事,从罗布泊传了出来。

那就是当时的救援车队,在军方的授意下,从基地里,运出了很多神秘未知物品,打算回去做研究。

杨克城所在的第54军,也被分派了运输任务。

他们的目标,是把东西从罗布泊拉回位于河南洛阳的军方研究所。

情况紧急,军令如山。

第54军下属第三团的团长杨克城,在接到命令后,第一时间装配好车辆,用篷布将汽车车厢盖了个严严实实。

随后车队便出发了。

从新疆到河南,有将近三千多公里的路程。

杨克城一行原本的计划,是到乌鲁木齐将物品改装火车,到河南郑州火车站,再由地面部队接管。

然而其他兄弟部队却先他们一步,提前占完了火车运输的名额。

杨克城无奈,只能选择让车队直接开回洛阳。

这一走,就是三天三夜。

当时可还没有高速公路,就连最普通的国道,也大部分都是没有铺上柏油的石子路。

三千公里的路程,杨克城的车队遇到了无数困难。

好不容易到了河南境内,再过一个偃师市,就能到达洛阳。

这项光荣任务,也就算圆满完成了。

可是就在大家感到胜利在望的时候,却发生了意外。

他们去的时候,是走的另一条线路,回来为了赶时间,避免夜长梦多,所以才改了路线。

这条新路线,要途经偃师市。

进入偃师不久,车队来到一个名叫善台村的地方。

这个村庄面积不大,而且方圆十几里,就这一个村子,可以说是天高皇帝远。

为了保险,杨克城准备让车队绕过村子。

可是侦察兵却回来报告说,村子两边都是野树林,而且林中还有很多壕沟。

拉载神秘重物的卡车,根本过不去。

杨克城最后没办法,只能临时改变计划,选择从村子中间的大路过去。

杨克城觉得他们只有六辆卡车,只要战士们坐在车里保持安静,不惊扰到村民,基本上十几分钟就能穿过善台村。

拿定主意以后,杨克城便命令头车改道进村。

原本计划十几分钟的车程,没想到半道却遇上了阻碍......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时杨克城一直坐在拉载神秘物品的第三辆车上。

正在打盹的他,猛然被一阵急刹车惊醒。

“怎么回事?”杨克城扶了扶帽子,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

“我也不知道,二号车突然就停了,前面应该有情况。”

驾驶兵无辜的说道。

此时的杨克城,顿时有种不好的预感。

他往窗外看了看,只见大路上三三两两,站了七八个村民,此刻正在围观他们的车队。

杨克城于是对驾驶员说道:“小李,你下去看看,到底怎么回事。”

“是。”

小李推门跳下卡车。

还没等他来到头车前面一探究竟,耳边就听到一阵嘈杂的声音。

“这整个村子都是我的,你们想过去,就把篷布打开让我看看车里是什么!”

小李顺着声音走过去,发现一辆车的司机,正在跟一个五十多岁,脑门歇顶的中年男人理论。

“怎么回事?”

小李刚走到两人身边,就闻到一股浓重的酒味儿,看样子对方多半是喝醉了,在这里耍酒疯。

“你来得正好,团长呢?这个人蛮不讲理,站在路中间拦着不让走,非要看我们车上的东西。”

一号车的驾驶兵,用气愤的口气跟小李说道。

小李看了看对方,以为他只是喝醉了,随机在这里找麻烦,心想好好劝他两句,自然也就没事了。

“这点小事,不用劳驾团长,你先上去吧,我跟他说。”

小李示意驾驶员先上车,自己则留下来跟对方好言相劝。

“老乡,是这样的,旁边野树林里的通道,不知道被谁挖了很多壕沟,我们也是没办法,才想借贵宝村的道路一过,劳驾给个方便,谢谢了。”

小李满脸带笑,说着还要主动去跟对方握手。

不料对方大手一扬,直接甩开小李,“滚开!你算什么东西?也配跟我握手?”

小李见对方出言不逊,心里有点生气。

他毕竟也是跟着杨克城一起上过战场,真枪实弹打过仗的人,对于这种地痞流氓式的人物,他是一百个看不惯。

不过小李深知自己有任务在身,不便跟对方过分纠缠,于是保持克制,继续跟对方和气沟通。

“老乡,要不然这样吧,我们付一点过路费,你就行个方便,毕竟军民一家亲嘛。”

小李说着就要掏钱。

“谁跟你是老乡,谁跟你一家亲?你知道我是谁吗?”

“我是吴连庄!是这里的村长!你也不打听打听,想跟我攀关系,你够资格吗?”

吴连庄确实是善台村的村委主任兼村长,同时也是村民嘴里的村霸。

吴连庄仗着自己的身份,在村里欺压乡邻,无恶不作。

他甚至借着给孙子找奶娘的名义,长期霸占着村里两名哺乳期的妇女。

因为家里儿子多,在村里有一定的势力,吴连庄无论怎么作恶,都没人敢把他怎么样。

今天吴连庄刚从县里赴完酒局回来,碰巧撞见杨克城的车队。

他可能是真喝多了,完全不顾这是部队的车辆,竟然直接叉腰站到路中间,强行逼停了车队。

小李一听,没想到他竟然是村长,当即心里反而轻松不少。

“原来是吴村长,那就好办了,我们是军区派下来执行任务的,情况紧急,你赶紧让我们过去。”

吴连庄斜眼瞄着小李,调侃道:“执行什么任务?我怎么没接到通知?文件给我看看。”

小李顿时更加生气,认为这个村长有点不识大体。

“任务是军事机密,哪能给你看,你快点让开,耽误了进度,你担待不起。”

“你说什么?我担待不起?你算什么东西,是看不起劳资吗?”

吴连庄越说越暴躁,加上旁边还有那么多村民看热闹,他一怒之下,竟然一巴掌抽在小李脸上。

“你,你怎么打人?”

小李捂着脸,早已怒不可遏。

要不是他穿着这身军装,恐怕早就还手了。

“打的就是你,小兔崽子,在劳资的地盘上,反了你了。”

吴连庄指着小李的鼻子,破口大骂。

“想过去也行,把你们车上的篷布掀开,让劳资看看车上拉的都有什么。”

“疯子!车上的东西是你想看就能看的吗?” 小李怒怼道。

正在双方争执不下时,一道威严的声音传来:

“打开让他看!后果自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