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言

郇真,本是归国女教授,受聘于中山大学,开始了执教生涯。

可就在她任教的这三年中,课堂上课时无人问津,科研成果不尽如人意,就连每年的考核评估都达不到及格线,无奈的中山大学只能停止续聘。

可“是金子总会发光”,郇真转头就入职了华中科技大学,仅仅两年就发表了震惊数学界的高质量论文,不少网友都调侃道:“中山大学亏大了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接下来,就让我们 一起走进这位女教授的传奇故事吧。

数学世家

郇真教授出生于北京,家庭条件非常好,她的爸爸是北京师范大学的数学教授——郇中丹。

郇真能在数学领域取得如此大的成绩,她的父亲功不可没。

在她还很小的时候,就表现出了对数学异常的热情,父亲见此情形就也想让她走上数学研究这条路。

再加上家族优良的“数学基因”遗传,小小年纪的郇真就开始没日没夜的钻研数学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每每遇到不会的问题,她就会吃不好睡不好,一定要弄清楚。

有一次,她被一道复杂的数学难题弄得茶不思饭不想,爸妈担心她又为了一道题写个通宵,便劝她:“你快睡一觉,等你休息好了,你就有精力解题了。”

小小的郇真不想让爸妈为自己操心,只好按照爸妈的吩咐,上了床。

可是她却辗转反侧,仿佛有强迫症般,一定要把这个问题弄清楚,在辗转反侧了几个小时后,郇真还是忍不住坐到了书桌前。

  1. 父母来叫郇真起床时,看到女儿趴在书桌上呼呼大睡,而桌上则摆着那道难题的全部解题过程。

父母见此只能相视一笑,把郇真轻轻的抱回了床上。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由于天赋极高,郇珍在高中毕业后便直接考入了北大数学系。

天纵之才还在继续努力

上了大一的时候,她就和自己的队友一起远渡重洋,来到了美国,参加了一场数学模型的比赛,并且获得了一等奖。

这样的天赋让她被普林斯顿大学注意到了,并且拿到了普林斯顿的全额奖学金去完成她的博士学业。

那个时候,她的研究方向已经涵盖了代数拓扑、代数几何和数学物理多个领域,成了当之无愧的跨领域学霸。

美国求学的生活枯燥且单调,郇真则一直处于与世隔绝的状态中,为了更好的研究数学,她的日常作息规律就是食堂、教室、宿舍,三点一线,无论严寒酷暑从未改变。

日常也几乎没有什么娱乐项目,甚至连与同学的社交都是一免再免,八年的读书生涯令郇真倍感压抑,甚至产生了想要不要就此罢手的念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然而,郇真却很有毅力,她始终不放弃自己的研究,在海外求学时,郇真一直致力于钻研,出版了许多优秀的学术文章,最终以全满分的成绩取得了心心念念的博士学位。

此后,她先后在美国,德国,法国等地进行了博士后研究,并在国内顶尖刊物上发表了大量的研究成果,并先后参与了多项国家级课题的申报。

不得不说,她在数学上的造诣和成就,在世界上都是极高的。

受聘中山大学却“连吃败仗”

郇真从国外回来,于2017年受雇于中山大学,成为一名副研究员。

然而,顺利的海外学习经历,以及在海外求学的经历,却让她无法彻底地习惯回到学校后的教育工作。

郇真教授是担任《线性代数》这门课程的老师,这个课程光一听名字就知道是不知多少学生的一场噩梦。

可能是她回国不久,对中国的教育和生活习惯还有些不适应。

不只有同学表示“听不懂”,还有同学觉得她就是“照着 PPT念”,完全没有自己授课方式的那种,课程的内容跳跃性很强,思维也很混乱。

其实郇真教授已经养成了自己高速思考的习惯,她并没有像老师那样,去引导、推动学生,缺少了数学最需要的循序渐进的过程。

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多的学生开始反映,郇真在课堂上的表现也越来越差。

而这也就导致了郇真教授在中山大学任教了三年,每年的项目考核都没能通过。

郇真在教学方面不能完全融入中山大学,并且留学经验十分丰富的她,却在来中山大学的三年间一篇高水准的文章都没有,这与她以往成果丰硕的研究风格形成了极大的反差。

直到2018年,学校通知她,下一年度校方将不再提供续聘合同,郇真不得不离开中山大学。

虽然连续三年没有通过学校的考核,甚至自己的研究也没什么进展,不过,这丝毫不影响她对数学的热情。

郇真教授虽然有其卓越的才能,但是她的教学水平还有待进一步的提高,这也说明了,教育能力和研究能力之间,并不是成正比的。

从中山大学离职后 ,她立志要提高自己的教育水平,并以更加出色的姿态重返校园。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来自华科大的邀请,给了她一个机会。

加入华科大惊艳世界

自2018年进入华中科技大学任职以来,由于出色的研究经历以及出国学习的经历,得到了学校的大力扶持。

由于学校特地关照,郇真并没有太多的教学工作要做,她可以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科学研究上,也可以和世界上最优秀的数学家进行交流,一起解决一些棘手的问题。

华科大对郇真来说,就像是一位“伯乐”,而郇真则将她身上的潜能发挥到了极致。

郇真教授非常感激华中科技大学给的机会,因为这样自己就可以安心地从事自己热爱的研究工作了。

郇真花了整整两年时间,完成了自己一直没有机会进行下去的研究,并在2020年将一篇名为《On the global Gan-Gross-Prasad conjecture for unitary groups》的研究成果,并刊登在了著名的《Acta Mathematica》上。

这篇文章是关于一个关于代数数论和自守形式两个领域猜想的数学问题,该问题是2002年3名国际知名数学家共同提出来的,也是国际上最难解决的问题之一。

郇真不但以一己之力,证实了此种假设在特定条件下是正确的,而且还提供了一种崭新的研究思路,为后人的研究指明了新的方向。

或许许多人都不明白,在“ACTC”这样的期刊上刊登一篇学术文章有多么的重大,也没有意识到郇真究竟有多么强大。

成立于1893年的《Acta Mathematica》在国际上属于顶尖的数学学术刊物,想要刊登出一篇高质量的文章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因此,郇真教授可以说是开创了一段新的历史,中国在数学界也因她而取得了重大的进展。

到目前为止,中国在这本杂志上以个人名义出版过论文的,只有两个人,其中就有郇真教授。

第一个实现了这项成果的人,大概也就是五十年代的苏步青院士。

郇真是能在这篇期刊上撰文,这对她的学术事业来说,绝对是一个新的里程碑级的事件,这也让她在世界数学领域一炮而红。

追悔莫及的中山大学

新闻一出,还未等华科大的学生和老师们震动,郇真的“前任”中山大学却是“以泪洗面”,他们就这样稀里糊涂的错过了一名顶级天才。

许多同学终于明白过来,郇真老师并没有在课堂上刻意忽略了具体的内容,只是她认为那些都是浅显易懂的道理,没必要再去罗嗦

由此可见,中山大学对教师的评价,是不是存在着什么问题?有些人则觉得中山大学的评量指标太过刻板,太过严厉,忽略了老师的主观能动性。

郇真的事情引起了网友们的热烈讨论,但是,这个事情也暴露出了我们在大学教育中存在的问题。

在对待大学老师的评价上,我们要采取多样性的评定方式,既要重视老师的人格发展,又要注意提高老师的教学水平,创造一个开放、宽容的教学氛围,给老师一定的资源支援,为有才华的老师搭建一个更好施展的舞台。

有了在中山大学任教的经验,郇她已经意识到教师这个职业的重要性,她现在还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教育学生,还不如把更多的时间花在科研上。

因此,从一次次失败,到现在能发表世界顶尖的文章,这对她的事业来说,既是一次巨大的进步,也是一次心灵上的进步。

结语

郇真教授离开中山大学,一直到她在国内最顶尖的学术期刊上发表了自己的研究成果,经历了十几年的学习与研究。

她没有什么天赋,有的只是一颗坚强的心,哪怕摔了跤,也会重新站起身来,掸去灰尘,然后再接着前进。

郇真老师用她的执着,将“坚持”这个词演绎得淋漓尽致,让所有人都为之振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