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歪哥没有想到,在开封直播竟然经了官,他还没有想到竟然是志姑姑亲自出马和自己当面交锋,他更没有想到,志姑姑拿错了剧本,演着演着就露馅了,证明本身并不清白。这真是贼不打三年自招,类似的错误,大药房的宣传干事张某毅也犯过。

1992年,郭某志是大药房的办公护士,不接触产妇也更不接触婴儿,她的老家在兰考郭某宽家的邻村,与郭杜不认识也不熟悉,更不是老杜的大姑姐。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那年的6月15日,当许敏独自一人匆匆忙忙来到大药房生产时,风华正茂的志小姐正在描头打脸,想着晚上和谁出去约会。她对生孩子 、怎么生这种事毫不感兴趣,尤其对兰考来的那个三阳产妇看都不想看,更不要说帮她换孩子了。

刚巧,老杜宝的责任护士是个文盲,不会写字,志小姐学雷锋做好事便替文盲在病历上签了字,一签就是七天。这种事在志小姐的职业生涯中并不少见,她很快就忘记了,乃至于姚师兵因为孩子错换找上门来时,已经退休的她毫无印象,也没有让洗发水利用职务之便改病历消掉自己的名字,更没有失联躲避调查。

她大摇大摆地享受着岁月静好,即使许敏指控她涉嫌偷子要求调查后,她也没有往心里去,清者自清,自己只是学雷锋,产房的事一概不知,是偷还是错和自己无关。

在918庭审上,升级为姑姑的郭某志穿旗袍出场,和别人紧张害怕不同,她很高兴,一来可以看看老同事,二来还能会会帅哥李圣,不论是谁想了解1992年的故事,她都愿意毫无保留地回答,以证明自己是女版雷锋,不是偷孩子的梅姨。

然而,志姑姑拿错了剧本,清清白白的她却扮演了掩盖真相、攻击许敏的角色。在918庭审上,志姑姑对李圣怒目相视,如果没人拦着,她会和这个书卷气十足的律师拼命,对于所有的提问一概回答为不知道。

有趣的是,拿错了剧本的志姑姑在两年后仍然没有找准定位,在和歪哥对质的过程中,她竟然说许敏生产时没有准生证,不到法定生育年龄,拿走的是假出生证。

咦,当年不是办公护士吗,怎么啥都知道?许敏只是想知道错换的真相,志姑姑你一没偷二没抢,凭啥攻击她,对假证若干的老杜却只字不提?当年你不是特别讨厌乙肝产妇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作为一个心智正常的成年人,偶尔拿错剧本可以理解,如果两年来拿的都是错误的剧本,只能说他这个人本身就有错误,而这样的错误大药房宣传干事张某毅也犯过。

许敏开始追真时,张某毅利用工作时间以某大师为名攻击许敏为医闹。别忘了,许敏追真是在帮大药房追责,律师说了,赔给老杜的132万是出于人道,将来剧情有可能反转。而赔出的132万疑似占用了职工的绩效,张某毅的年终奖也受到了影响。按照三常理论,张某毅然应该支持许敏才对,遗憾的是,他和志姑姑一样拿错了人生的剧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