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明王朝1566》中,嘉靖是站在权力顶峰的男人。他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一道眼神、一个手势就能左右所有人的命运。

用严嵩的话说,“大明朝只有一个人可以呼风唤雨,那就是皇上。”在大明朝,里里外外、上上下下,凡是通透的人都明白其中的道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严阁老更是深谙此道。他时时揣摩着圣意,处处讨嘉靖的欢心,有天大的功劳都是领导有方,有屁大的问题都是罪在自己。靠着这套标准动作,严嵩在大明朝纵横二十年,地位却依然稳如泰山。

不过,凡事皆有例外。在第11集中,嘉靖当面询问严嵩钦天监的事情,严嵩却一反常态地直接给怼回去了。

以严嵩的狐狸属性,必然明白皇帝是天、是地、是自己存在的意义,但是他为何还要不识趣地怼嘉靖呢?

心病终须心药医,解铃还须系铃人。答案就藏在两人的对话之中。

嘉靖:去年一个腊月没下雪,今年入伏以来,也连着十几天不刮风了。朕让你去问钦天监,钦天监怎么说?

严嵩:回皇上,臣没有去问。

嘉靖:为什么?

严嵩:天象非臣子可以妄议。皇上是天子,事关天象,只有皇上可以召钦天监亲自问。

嘉靖:照你的意思,去年不下雪、今年不刮风,都是朕的原因?

严嵩:《尚书》有云,三年丰三年歉,六年一小灾,十二年一大灾,天象在尧舜时就是这样。在丰年存粮备荒,在荒年赈济灾民,这是臣等的责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在这场对话开始之前,吕芳借着给嘉靖泡脚的机会,把浙江打着织造局牌子买田的事告诉了嘉靖。

作为一国之君,嘉靖向来既要钱、又要脸,希望和张麻子一样,站着就把钱挣了。

如今,织造局的船挂着大灯笼、载着赈济粮,在淳安、建德等重灾区公开贱买农户手中的良田。这和亲自下场打劫有什么区别?改稻为桑改成这样,嘉靖的脸上挂不住了,盛怒之下只能召严嵩进宫。

嘉靖不愧是皇帝,急归急、气归气,但是在找严嵩谈话时仍然是云淡风轻、气定神闲。打着织造局牌子去买田,这性质固然恶劣,但是对于严嵩有无参与、是否知情,嘉靖的心里也是一万个疑问。

所以,嘉靖只能曲线救国、侧面突破,借机试探严嵩的态度。因此,我们再看这段对话就有一种特别的感觉。

心有惊雷,面如平湖。嘉靖明明一肚子的火,脸上却还是平静的像是春天的湖水。

因此,在对白开启前,我们看到了这样一幅罕见的面画:嘉靖正襟危坐、不言不语,严嵩战战兢兢、汗如雨下,两人像是达成了默契,仿佛谁先开口谁就认输一样。

敌不动,我不动。不明就里的严嵩根本就不清楚发生了什么,所以只能坐等嘉靖开口、随机应变。

在这样的僵持之下,率先蚌埠住的是嘉靖。他先是抛出一个看似平常的话题——今年入伏已经连续十几天不刮风了。我让你去问钦天监,问怎么样?

嘉靖不开口则已,一开口就是老阴阳人了。

这个问题对于严嵩而言,约等于一道送命题。毕竟,有了周云逸的前车之鉴,这次钦天监无论怎么回复、给出结论,都是个深不见底的天坑。

假如,新任钦天监监正说这不刮风是上苍警示、天怒人怨,那半年前刚刚才下罪己诏的嘉靖还不得疯了。

又假如,钦天监说这不刮风与皇上无关,嘉靖倒是开心了,那么背锅的只能是内阁。公司业绩不行、频频出现舆情,你严嵩不负责谁负责,谁让你是总经理呢?

对于这种易错题,严嵩的解题思路很是清奇,他直接说这道题出错了——天象是皇帝才能过问的,我道行太浅、资历不深、级别不够,哪里敢越俎代庖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嘉靖出的是必答题,谁料严嵩却在打太极。嘉靖对于严嵩不正面作答的态度很不满意,于是他只能继续追问——照你的意思,去年不下雪、今年不刮风,都是朕的原因?

一看皇上有些生气,严嵩主动接过这口黑锅。他先是引经据典说刮风下雪这都是自然现象,从古到今一直都是这样。皇上您怎么能有错呢,如果有错一定是我们这帮大臣的。

严嵩光速背起了黑锅,还不忘祭出彩虹屁的传统大招——皇上您天纵奇才、英明神武,和尧舜这样的上古明君一样。

在丰年存粮备荒,在荒年赈济灾民——严嵩说了这两句话,嘉靖心里的靴子可以落地了。我梯子给的这么明显,他却还没有下台阶,这说明对于织造局买田的事情,严嵩一无所知。

确认过事件真相后,嘉靖知道自己误会了严嵩。于是,他眼皮一挑,吕芳心领神会,火速上线、化解尴尬。他先是扶起了严嵩,接着就搬来了凳子。

直到这时,嘉靖才终于选择打开天窗说亮话。他问起了淳安、建德两县赈灾的情形。严嵩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了,他说浙江方面正在一边以改兼赈、一边推行改稻为桑。

对于严嵩的回答,嘉靖淡淡地回了一句,“你回去问问严世蕃,浙江的事情到底进展如何,回头再来回朕的话。

严嵩离开大殿之后,嘉靖这样对吕芳说,“严嵩老了,底下的事他管不了。

大抵从此时此刻起,嘉靖终于明白,严嵩已经成为了严党的过去时。不择手段、胡作非为的严世蕃,渐渐地蒙蔽了严嵩、绑架了严嵩、架空了严嵩。所以,在次日的朝堂之上,嘉靖才会说不谈朝政、只论父子。他说了这样一句意味深长的话,“各人的儿子各人管好,各人的算盘各人打好,各人的债各人还。

只是,严嵩在儿子与下属的裹挟中,逐渐沦为了晁盖式的符号,这无疑加速了严党的覆灭。

各人的债各人还——嘉靖一语成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