缅北局势一天比一天严峻,中国的海军舰队都已经开过去了,这就不是简单的缅甸地方内部小势力的争斗问题了。而是很有可能演变到国与国之间的争端。现在的缅北局势其实就好像是五十年代的缅甸内战,当年我们还保留着昆明军区,可惜后来裁撤了,从今天的情况来看,昆明军区的裁撤属实可惜,保留下来对于解决祖国西南问题更为有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中国地理位置上处于亚洲东部,这里的国家没有一个是好相处的,受到华夏古代武德文化的熏陶,东亚国家无论大小都是以军威强盛而在世界上出名。现在中国西南方向就有一个人口十多亿的大国野心膨胀,长期与我方为敌。

这个国家的野心从当年脱离英国统治的时候其实就暴露出来了,到尼赫鲁时代的时候甚至和我们国家发生了战争,幸好我们战胜了才阻止了这个国家的阴谋,不然后果真的无法设想。

根据西南局势的危险,很多人想到了当年的平远街之战,由此也看到了中国军区划分的一些思考,其实当年中国西南地区是又两个军区的,一个是成都军区,主要负责就是中国西部与这个国家的问题,还有一个是昆明军区,主要就是负责和中南半岛上国家的军事武装摩擦问题。

当年昆明军区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之后就被裁撤了,随后的规定就是并入到了成都军区之中。当年认为很合理的事情,随着时间的变化其实已经出现了微妙的矛盾,那就是中国广西、云南、贵州一带武力空虚,无法遏制来自中南半岛上的武装冲突和军事威胁。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所以要是当年成都军区并入昆明军区用以应对现在的问题才是更加的合理,因为昆明军区无论是地理位置还是军事征召上面都要靠近边境很多,且长期以来有对外战争的传统。再不济就是将成都军区和昆明军区二者之间的职责合理区分,两者同时保留以应对不同的突发情况。

这样才是老成谋国之道,才能够同时应对西南那个十几亿人口的威胁,也才能分出力量来应对中南半岛之上出现的各种争端。而当年撤销昆明军区考虑的是交通不便,但现在随着川藏铁路的即将通车,其实交通已经不成问题了,那昆明军区的恢复其实也应该再上议题了。

笔者学识短浅,但唯独对于中国周边局势有所研究,其实我一直认为亚洲未来50年最大的问题不在日本,也不在中南半岛,而是在西南边境那个拥有十几亿人口的大国,到时候万一与中国碰撞起来,那加起来就是接近30亿人口的大国战争。

到时候我们怎么办?其实不能光从一条道路考虑,从藏地进入当然是一个方法,这是这些年来不断改善当地交通的目的。但其实自中国明清以来,对付西南那个国家就还有一个主攻方向,那就是从中国云南经由缅甸进军,这样包抄对方后路的可能性更大,而且行军路上也更好走。

所以这个居安思危的角度去考虑的话,昆明军区的位置不可动摇。军区的考虑应该是为战争服务的,至少也是要为预想发生战争的方向而考虑,所以对于军区城市的设置不应该放到经济民生中心城市,而是要下放到次一级的二线地理城市。

这样不仅缓解了中心城市的压力,也带动了二线城市和周边地区的发展,就像当年中科大从北京搬迁到合肥引发了整个安徽省的人才腾飞一样。经济是糖衣炮弹,容易腐蚀军队钢铁战士的灵魂,放到稍偏僻的地区才能保持整个军队的战斗力。

我们中国人才辈出,对于如何长久保持军队战斗力,其实早就有所考虑,既要做思想方面的工作,也要从物质上防微杜渐,所以沈阳军区其实更适合放在长春,广州军区更适合放到衡阳,南京军区不在上海,兰州军区不在西安,这些都是对的思路,都是中国用兵之道,也是保内地百姓和平的大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