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雨峰开的车从悬崖栽下去,不得不说,是一场悲剧。

有人在后台问:“到底是谁害了他,是善于布局的丁元英,还是过于自负的自己?”

这个问题很好,可惜的是,林雨峰到死都没明白,害他的人不是丁元英,而是叶晓明。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01

丁元英的扶贫之道

说起来,丁元英跟林雨峰并没有交集。

他之所以会看上林雨峰的乐圣公司,是因为想帮王庙村扶贫,王庙村没什么资源,唯一的特长是会做音响。

要想在乐圣市场里分一杯羹,就需要用小聪明,来引出对方的大聪明。

他让叶晓明每个月订100套音箱,果然对方有了想法,乐圣根本看不上这样的小订单,甚至觉得对方不一定能经营得下去,与其零敲散打,还不如来个一锤子买卖。

要是格律诗经营不下去退货,他们还能低价回收,再挣一笔钱。

这是乐圣的第一个失误,他们没想到,格律诗没有退货,而是将音响在展销会低价出售,给他们打个措手不及。

而斯雷克公司的同时降价,也相当于落井下石,将乐圣公司质优价美的标签,撕个粉碎。

林雨峰坐不住了,他要打官司,以不正当竞争为由,提出巨额赔偿,而这也直接将两家公司推到聚光灯下。

他的反应,是出于本能,也是一直以进攻为主的原则,本来没问题,但他错误地估算了格律诗的成本,成为第二个失误。

02

叶晓明的示弱

公司之间打官司,本来很正常。

为什么说叶晓明才是害林雨峰的人?

因为他的主动示弱,到了失态的地步,也让林雨峰又一次做了错误判断,就是对方一定会输,这才是致命的错误。

按照欧阳雪的态度,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既然对方要打官司,奉陪就好。

可叶晓明太害怕输了,哪怕他知道自己成本低,也害怕农村生产线不符合标准,在他看来,只要打官司,就必输无疑。

他的紧张,也不是没有原因,因为叶晓明把全部身家都压在格律诗,如果败诉,不仅赔光积蓄,还要欠欧阳雪一笔钱,他输不起。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这也是残酷的现实,一个人资本有限,是没有胆量试错的。

在这种情况下,叶晓明唯一能想到的办法,是给予最高规格的赔礼道歉,并且拿出10万赔偿。

他的举动,被林雨峰捕捉的信息是,对方害怕了,来求和了,以他的个性,自然要将颜面找回来,于是就有了他当着众多记者说的大话:“要是我败诉了,就从这儿跳下去。”

当时他站的位置,是大厦的9楼,这件事在众多媒体的渲染下,林雨峰一点退路没有。

面子,是他的软肋,叶晓明看似想缓和关系,却将林雨峰直接推到了绝路,对方输不起了。

03

无法跳出问题看问题

官司输了,到宣判的时候,林雨峰还有点缓不过来神。

他愤怒,他委屈,想找对方出气,来个一了百了。

周剑华说了句很中肯的话:“潮起潮落是常有的事,不必放在心上,你到我这儿来,想单干我给你支一摊,乐圣那摊子就丢给他们折腾吧。”

他的建议很简单,从问题里跳出来,没必要被问题逼死。

看到这里,可能有人会有问题,只要乐圣不给格律诗提供音响,不就没事了吗?

当然没那么简单。

第一,乐圣是股份制公司。

股东要的是利润,才不管你林雨峰的面子。

官司输了,就说明乐圣确实存在暴利的可能,这是消费者的态度。

要想公司能够发展,唯一的办法就是跟格律诗合作,共同打开市场,这在生意上是双赢。

林雨峰没办法阻拦。

第二,自尊心不容许认输。

林雨峰的字典里,没有服输两个字。

他努力坐到音响界的第一把交椅,信念就是进攻,没有防守,他做不到放低姿态,去跟格律诗握手。

而且他的大话已经说出去,就算他能放下,也会成为圈子的笑话,他无法回避。

总结:

其实林雨峰原本有挽回的机会。

在求和的时候,欧阳雪透露底细已经很明显了。

她说:“要是我们的成本没问题呢?要是你们败诉了呢?我们现在的谈判对你们就有价值。”

但凡林雨峰能听进去,也能早点布局,做出合适的应对方案,可惜的是,他被叶晓明的示弱蒙蔽了双眼,一心认为对方会输,这才是他被逼死的根本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