拨通左帅的电话,乔巴说:“现在有一步棋特别关键,这步棋只要能走就好。我们就全能离开桂林。离开了之后我们再想办法。我没成想他能来这么多人。”

“他来多少人?”

“我不知道,但是我估计最少二百人。我在公司门口,真把他销户就好了,关键是我没带响子。”

左帅说:“那你怎么不带一个呢?”

“我就不跟你解释了。帅哥,现在唯一就是你没露过脸,你带着你的人杀到公司去。进去把他公司砸了,时间别长,就五分钟。你砸完立马就走,他也反应不过来。他们人只要往回调人。帅哥,你把这步棋走好,我们全能顺利跑。”

“行,我立马过去。”左帅挂了电话。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乔巴又拨一个电话,“李哥,你跟这帮老板都在一起了?”

“在一起。”

“听我说,马上下楼,开车上南宁,我们到南宁会合。”

“乔巴,出什么事了?”

“我一时半会儿跟你解释不明白,你赶紧走,赶紧下楼走。”

乔巴又通知耀东,说:“耀东,你电话保持开机,我一会告诉你怎么走,你就怎么走。”

乔巴拨通厚明的电话,“厚明啊。”

“哎,乔巴。”

乔巴问:“你跑哪去了?”

“我也不知道跑哪来了。”

乔巴说:“你听我说呀,车不要了,扔在路边。你们打车。我安排左帅砸他公司去了,我怕左帅这边砸完,老杜可能会猜到我们想把他的人钓回去。我担心老杜不会上当。左帅这边砸完,过十分钟你再过去,把他公司再给我搂一遍,然后你们立马打车往南宁走,我们在南宁会合。听没听明白?

“听明白了。”厚明挂了电话。

左帅来到老杜的公司门口,一个人没有,就剩点前台和经理。左帅等人下车就放响子,把前面的落地窗、转门等全打碎了。冲进公司砸了两三分钟,上车就跑。”

经理把电话打给了老杜。老杜一听,问:“多少人呢?”

“我这也没敢抬头看呢,反正得有十几二十个吧,砸完就走了。”

“俏丽娃的,乔巴。伤人没?”

“没伤人。”

“行,那没事了,我接着抓他。”老杜挂了电话。

乔巴又打电话了,说:“帅哥,你走没走?”

“我走了。”

乔巴问:“伤没伤人?”

“没有啊!”

“咋不伤人呢?”

左帅说:“你也没告诉我伤人呢。”

“帅哥呀,是不是得举一反三呢?”

左帅一听,“什么玩意呀,你不是告诉我砸完就走吗?”
“哎呀,好了。”乔巴挂了电话。

乔巴又打给厚明,说:“厚明啊,看你的了呀,他们几个经理应该都在屋里,进去之后,给我撂倒几个。”

“哎。”挂了电话,肖厚明进去之后,放倒了两三个经理。这下老杜气炸了,“俏丽娃的,又去一伙?”

“又来一伙。”

“我回去。”杜老八带着自己内保往回杀。

此时乔巴一问:“厚明,打完了?”

“打完了。”

乔巴说:“打完我们就走,都往南宁走。你们把这车开走之后,记住了,厚明,千万记住一遍,别换出租车,别去耍小聪明。就坐你们现在坐的这辆车去南宁,我得让他老杜知道我们就往南宁跑的。”

“什么用意呢?”

乔巴说:“我跟你这么说呀,他要是知道我们往南宁跑,他就有方向了,他就会找我。他要是不知道我们去哪呢,我担心他会找上海这帮老板,那样的话把我资金链断了,那能行吗?你们直接奔南宁跑,别换车,这回他知道最好。”

“好嘞。”肖厚明挂了电话。

当天晚上,左帅最先到了南宁,接着耀东、厚明和乔巴也到了。最后到 的是上海的这帮老板。这帮老板也吓坏了,说:“巴子,我们项目还能干吗?”

“大哥,你就把心揣在肚子里,有我呢,没有事儿。”

“那我们什么时候回去?”

乔巴说:“你给我点时间,我们省七八千万,将来这项目拿下来,得挣好几个亿。大哥,高收益,高风险。对不对 ?”

“那倒是,关键是这风险太大了,这是生死的风险。”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乔巴说:“大哥,我都不怕,你怕什么?越这样我认为越有钱挣,因为前景好。要是没人跟我们争,说明这项目不好,没人要,那我们挣什么钱?大哥,白给的东西是不值钱的,但凡好的东西,都得靠你自己去抢,这是我代哥教我的。”

“太吓人了。”

乔巴说:“大哥,你们休息吧,我今天晚上不睡了,我在楼底下给你们站岗。大哥,你放一万个心,有乔巴在,任何人也伤不了你们。”

乔巴把这帮老板哄上去以后,左帅、耀东和厚明都过来了,三四十人,谁也没受伤。

左帅问:“乔巴,怎么办啊?”

乔巴一摆手,说:“没事,我打个电话,我这回我玩死他。”

乔把把电话打给了被留在酒店的,老杜的司机,“喂,老弟呀。”

司机问:“巴哥,我什么时候走啊?”

乔巴说:“你听我说呀,你再替我办个事,你就回上海。”

“一会儿老杜真要给我抓去,我就废了,老杜能整死我。你让我赶紧走吧,我这都听说了。”

乔巴问:“老杜今天晚上总共找多少人要整我?有没有一百人,你跟我说实话。”

“巴哥,现在都快四百人了。”

乔巴一听,说:“哦,四十人啊?”

“四百人。”

“我听清了,四十来人,没事没事。帅哥,东哥,你们坐会儿。”乔巴一边往门口走,一边说道,四十来人算个屁呀?等来到门外,乔巴说:“老弟,你说四百人?你确定了,你不是吓唬我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