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见爱人》:黄执中、李松蔚拉偏架,胡彦斌、Papi都看不下去了

节目已经播完了,甚至连番外都出了,可以依然意难平,后劲很大。

当然还是因为傅首尔和老刘的婚姻以及观察室的嘉宾们。

通看节目后,尤其是到了后面,更加不喜欢观察室的黄执中和李松蔚了,明显拉偏架。

其实明眼人已经看出来了,他们的婚姻,是谁主张非离不可的。

但是,又不能明说自己要离,还非得把责任强加给对方,还说不能更爱,希望不要有愧疚感。

还希望能发光,用自己现有的资源帮助他。

说了一大堆,倒不如多给人家点钱实在。

花拳绣腿,虚晃一枪,以为别人是瞎子么。

分都分了,还要去管别人怎么过吗?黄河是你家开的吧。

两个人最终抉择后,观察室的嘉宾的表现更是耐人寻味。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第一个转场,就是老胡微微一笑,看向用纸巾擦泪的那个女嘉宾,好像说:你在哭什么?

最理性的Papi更是身子微微倾斜,一脸不解:就看你们表演。Papi最开始坚持他俩并没有什么不能解决的矛盾,既然两个人决定分开,Papi也说:

我觉得现在这样对他们来说也很好。

上赶着的不是买卖,这买卖一方不想做了,强拉在一起,对另一方也不是好事,分开未必不好。

Papi是成熟的,是有安全感的,所以她从不要求去改变老胡,或者让老胡变成她想要的样子。

傅首尔不同,她坚持说自己已经成长了,不再害怕了,其他她的很多做法,并不是安全感或者成熟的表现。

比如,她让老刘浇花,她想让老刘把家照顾成她自己心目中的样子。她觉得养花拔草是一种享受,她想让老刘也去感受她的感受,可她完全忽略了老刘的感受。

她说她妈妈就可以给她把花照顾的很好,有人可以照顾,为什么这件事非得是老刘呢。

她希望老刘做各种她想让他更进一步的事情。可是当老刘一旦超出她圈定的范围,傅首尔又会立刻打压。

就像她段子里说的,吃口香糖不行,健身不行,总之老刘想要自己变得更好的方向,不是傅首尔想要的时候,她就会感觉不安全,疯狂打压。

再来说黄执中,你就别洗了吧。

单纯害怕伤害对方,是没有办法让两个人生活的更好。有时候,成熟的人还是得要做选择。

这话说的和当事人的“不能更爱”如出一辙,成熟的人是要做出有利于自己的选择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还讲什么首尔面对自己的懦弱,看见自己的懦弱,克服自己的懦弱得,你俩就可劲儿的洗吧。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还有这位心理咨询师,从他开始逼迫老刘承认自己愿意离婚开始,就丧失好感了。

话里话外明显站在了女方的角度,去质问老刘,有失一个心理咨询师最基本的底线。

如果劝分,谁不会劝啊,何苦要你来呢。

那么,心理咨询师来的目的只有一个,从心理学的角度去解除离婚这件事对老刘造成的心理问题,比如愧疚感、被抛弃感。

孙怡和殷悦就懒得说了。孙怡就是标准的吃瓜群众,也没什么输出的观点,也不站队,完全是顺着节目的方向走,该感动的地方就哭一哭,给你发一个“领哭员”的奖牌。

另一位女嘉宾,殷悦基本上和孙怡差不多,站在看似公允的角度,去共情傅首尔。当然,她是离婚女性,所以能够理解傅首尔。

其实每一位在婚姻内无助的女性都能够共情傅首尔,只是做不到她那么狠,那么算计。

这个时候,是该把“人不狠站不稳”的信条搬出来了。

可以共情傅首尔,但也不喜欢她。

说话最有内涵的还是胡彦斌。

当其他嘉宾都表达差不多了,他才缓缓说出自己的观点:

最大的感受是,一个人的人生不只有爱情,不只有婚姻,还有更大的世界。

他这是说出了傅首尔的离婚的原因,向往更宽广的,更高阶的事业,婚姻已经不重要了。

他又说:

不是因为不爱,而是因为没有办法更爱,那是对于自我也好,对于婚姻也好,是提出了一个更高的要求,而当有更高的要求的时候,能不能继续往前走,其实是一个新的考验。
当我们拥有了放下的勇气以后,再去看世界,看时间未来是什么样子。

青苔觉得胡彦斌想表达,即便是放下婚姻,未来也不一定是你想要的样子,新的考验才刚刚开始。

换言之:目前来看,婚姻并不是你探索未来的阻力。

当有了先入为主的角度后,所有发言都失去了意义,就如黄执中和李松蔚。

所以,如果还有《再见爱人4》,咱能不能别请嘉宾们的好朋友来点评,完全没有立场,明晃晃的来拉偏架。

不怪别人怀疑,这是上来洗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