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8年10月2日上午,北京东郊殡仪馆内众星云集,崔健、葛优、丁武、尹相杰等人,皆神情肃穆地送好兄弟臧天朔最后一程。

招待宾客的是臧天朔80岁的老母亲和妹妹臧天雪,他的妻子李梅去哪里了?

提起儿媳,老太太一脸气愤,臧天雪也咬牙切齿。原来李梅还在休息,等她不累了才会进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逝者已走,多大的恩怨不能放下,李梅为什么要这般做?其中还涉及了婆媳姑嫂关系吗?

在阅读此文前,诚邀您点击一下“关注”,既方便您进行讨论与分享,又给您带来不一样的参与感,感谢您的支持。

婆媳与母子

臧天朔出狱没多久就患上了肝癌,短短半个月就从一个壮硕的男人瘦了几十斤,又在极短的时间内病逝,母亲张继诚的心仿佛被撕裂一般,疼痛不知所以。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她整日不吃不喝、以泪洗面,哭累了才肯睡一会,可上天好似还嫌对她的打击不够大,“咚咚咚”的敲门声过后,两名银行的业务员进了屋。

没有客套寒暄,对方开门见山地说:“张继诚女士,您的儿子臧天朔先生生前曾把房子抵押,向银行贷款460万,这笔贷款需要有人还。”

“李梅是我儿媳,你们有问题找她。”

“我们找过李梅女士,她家里没人、电话也不接,我们只能来找您了,希望你们能商量出一个解决方案”两名银行业务员的态度也很明确,不管是谁,贷款都要还。

客客气气地把人送走,老太太又悲又气,差点真把自己气出病了。

儿媳不孝,婆婆不慈,这是一段多么讽刺的婆媳关系,而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臧天朔。

臧天朔出生在北京,1964年生人。父亲在他小时候用500元,大半个月的工资为他买了一架钢琴,成为他音乐路上的第一个引路人。

但父亲也是伤臧天朔最深的人,一架钢琴的代价是父亲没多久与母亲离婚,将两个孩子抛给张继诚。

外表看起来魁梧、高大的臧天朔,行事不拘小格、大大咧咧,但隐藏在乐观之下的是敏感、脆弱而又不甘的心。

母亲张继诚是一名教师,为了事业,更为了养育孩子,她拼命工作,把一届届学子送往更高的层次,却独独忽略了儿子也需要用心培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看似一片慈母心,实则是一个单身母亲因不能给儿子更好的生活产生的愧疚罢了。

所以后来的臧天朔性格变得很奇怪,他不仅做出拒绝谷建芬收徒的惊人之举,还在自己的作品《朋友》爆火之后,与朋友玩乐队、干酒吧,人生好不惬意。

别人做生意是为了挣钱,臧天朔却大包大揽,提倡“朋友大过天,他们过来是赏脸,酒钱饭钱全包了”,导致自己不停地巡演唱歌补窟窿。

大火的那些年,臧天朔确实挣了不少钱,可这笔钱给李梅与孩子花的却少之又少。

只顾自己潇洒,呼朋唤友,可用钱砸出来的朋友义气,能有多真?

终究,臧天朔败在了这群朋友身上。

据传,河北廊坊开酒吧的孙姓老板与热浪酒吧的老板有过节。

一次纠纷后,热浪酒吧的老板向北京的好兄弟求援,于是一百多个彪形大汉挤进十多辆面包车,飞驰到廊坊火车站附近,与孙姓老板“决一死战”。

械斗中,因下手没有轻重,造成一人死亡,多人受伤。

而被热浪酒吧老板求援的朋友就是臧天朔,他后来还协助械斗的关键人物逃匿,但法网恢恢,臧天朔被判处6年有期徒刑。

在狱中,从前的朋友几乎都消失了,很少有人去探监。他想了很多,也常反思自己的言行,最终他得出一个结论:愧对老母。

难道对于妻子李梅,臧天朔没有愧疚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患癌与决裂

原本的6年有期徒刑,臧天朔因在狱中表现良好而获得减刑,得以在2014年出狱。

扑腾一声,臧天朔跪在母亲张继诚面前忏悔,一声声娘叫到了张母的心坎里,几年未见,两人抱在一起痛哭。

但哭过,脸一洗就能翻脸不认人。

对于丈夫臧天朔,李梅爱过、恼过、恨过,后来变成了漠视与不原谅。

她曾经也是北京电影学院的学生,长相不差,演技也说的过去,毕业后若是混娱乐圈未必不能出名。

可为了追求爱情,李梅放弃事业,嫁于臧天朔为妻,为他生儿育女。

他们的爱情保鲜能力很差,还在于臧天朔太喜欢交朋友,把太多的精力都分给朋友,一点点才给到家人,而在家人里面,张继诚、臧天雪的重要性永远排在李梅前头。

以前,李梅爱他的大哥派头,婚后她看到臧天朔出去心里就恼。

家里,小两口闹着别扭,外边臧天朔看上了一个姑娘,来自内蒙古的斯琴格日乐。

在认识臧天朔之前,斯琴格日乐有过一段相处13年的感情,他们一起来到北京打拼,一起为歌唱事业奋斗,却迟迟没有起色。

男友后来染上毒瘾,选择回到老家,却在刚离开后告诉斯琴格日乐他要结婚的消息。

傻姑娘以为男友另爱他人,再不肯与男友相见问个明白,殊不知这是对方的谎言,为的是不拖累她。

情伤最深时,臧天朔出现在斯琴格日乐的身边。他亦师亦友,带给斯琴格日乐不一样的悸动。

隐瞒自己已婚的经历,臧天朔展开激烈追求,2000年,斯琴格日乐沦陷了。

一方畅想着未来的生活,一方本着不负责的态度,浓情蜜意后,傻姑娘怀孕了。

“我有老婆孩子,不打算离婚,这个孩子我们不能要。”

男友的态度让她心灰意冷,李梅又告诉她另一个残酷的事实:“你不是他第一个在外边找的女人,也不会是最后一个”。

动过自杀的念头,好在斯琴格日乐被救回。她是无辜的,可李梅的苦又有谁知道。

空有妻子的名分,李梅管不住花心的丈夫,拿不到掌家权,却要替他收拾残局,教养孩子,侍奉婆婆。

丈夫出狱后,她本以为能有一段舒心的日子,可臧天朔一意孤行,将他们名下的房产拿去抵押办音乐节,结果赔光。

没多久,臧天朔患上癌症,又是一大笔治疗费用的支出。李梅不仅一分钱没得到,还莫名其妙地有了一笔460万的贷款,这让她如何不恨臧天朔。

曾经,婆婆张继诚要买房,因年纪太大的缘故只能用儿子儿媳的名义贷款,房产证上的名字写的也是他们的,但还房贷的人一直是张继诚。

许是被伤透了心,李梅对臧天朔的身后事表现得很冷漠,对婆婆张继诚也显得有些无情。

为了要房子,她将婆婆张继诚告上法庭,几年过去,这起是非纠缠太深的官司还没断明白。

结语

我们不能因李梅要房子的举动,将她对家庭的付出全盘否定,造成这对婆媳关系破裂的人还是臧天朔。

他的侠气、匪气、义气最终害了自己,他的冷漠、花心与不重视害了自己的家庭。

不管怎么说,人走如灯灭,活着的人需要生活,更需要好好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