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前不久,热播港剧《新闻女王》中的一句台词大为出圈,“找个男人嫁了吧”。

忽略前后语境,单就这句话而言,它在年青一代中是贬义,暗讽女性在职场无法立足,必须要嫁给男人才算有靠山。但如果把它放在上一辈的语境里,却近似于美好的祝愿,因为在他们眼中,女性的人生目标就应该是相夫教子。

上一辈那些把相夫教子当作人生目标的女性,生活也并没有想象中的幸福。(图/《82年生的金智英》)

宏观数据也有反馈。11月中旬,国家统计局发布的《中国统计年鉴2023》显示,2022年我国初婚人数约为1051万人,而2013年这个数字是2385万人,9年下降55.9%;2022年,我国有20个省份人口自然增长率为负值,比上一年增加7个。

尽管初婚人数和人口自然增长率在往下走,关于催婚的热点却并未减少,甚至连00后都开始被催婚。上一辈人认为婚姻和家庭是人生追求,年青一代却倾向于先过好自己的生活,认为催婚是打扰,“找个男人嫁了吧”无异于侮辱……这可以归结成代际差异,俗称代沟。代沟还体现在许多方面,如上一辈人更具“狼性”,而年青一代相对更重视自己的休闲时间。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一代相对更重视自己的休闲时间。(图/《内心强大的美女白川》)

有的代沟真实存在,有些则是刻板印象:上一辈人勤俭节约,年青一代超前消费;上一辈人生活内容简单朴素,年青一代兴趣广泛,经常被认为不务正业……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分清代沟前,

先要知道谁是哪代人

在搞清楚年青一代和上一辈人的代际差异之前,先要弄明白年青一代是谁,上一辈人又是哪辈人?这就涉及到世代的划分,目前国内比较通行的分法是80后/90后/00后、X世代/Y世代/Z世代这两种。尤其关于“Z世代”这个表达,近年来的报道和报告都非常多。

这种方式能准确圈定到具体的人身上吗?恐怕不能。以“Y世代”为例,这一代被定义为深受互联网普及的一代。但结合中美Y世代成长阶段触网行为对比,我们可以发现,中国在1994年才刚接入国际互联网,而美国这一年已经上线了第一个互联网广告,发展程度根本无法相比。在互联网普及率上,2005年中国不足9%,而美国已经达到47%。

11月底,新周刊和巨量算数联合发布了《2023中国代际圈层洞察报告》(下文简称《报告》),提出了一种新的代际洞察方式——先根据社会历史事件划定代际分隔点,再结合人们的成长时期所处分隔点之间的位置以及其间发生的社会事件、主导媒介、经济水平,倒推回出生年代,最后以颜色命名世代。

著名三农学者温铁军出生于1951年,17岁时曾经下乡插队,到32岁才拿到本科学历。他经历过那个炽热澎湃、红旗招展的时代,《报告》将这代人称为“炽红世代”。温铁军曾说:“我们这代人,是和国家一起成长的,有对国家的责任感,对待人和事也难免多强调应该尽责任。”

炽红世代之后的世代,《报告》分别命名为藏青世代、海蓝世代、灿金世代、淡紫世代。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藏青世代对标60后和75前,成长阶段经历了改革开放初期的快速工业化阶段,以藏青色工服为代表的奉献精神成为了这一代人的鲜明标志。

海蓝世代包括75后和80后,青年时期正赶上国企改制,“下海潮”成为标志性事件,大海的蓝色象征了这一代人的探索和胆识。李丹阳和林超虽然没有赶上“下海潮”,却是接下来“创业潮”的代表。李丹阳创立了头部母婴品牌“年糕妈妈”,在著书立言的同时,“与妈妈们保持血肉联结”。林超创办过两家人工智能公司,如今是一名投资人,还经常分享财经和科技洞察思考。海蓝世代的探索精神不仅体现在创业,还有创新,“无穷小亮”张辰亮以幽默、有亲和力的方式传播知识、答疑解惑,成为了网友们心中的“狐主任”。

值得一提的是,《报告》将1990年出生的人归为海蓝世代,因为其青年成长时期主要在2008年这一代际分隔点之前,经历与80后更为接近。

而在1991-1999年出生的人,成长时期主要在2008年以后,经历了北京奥运会,尤其金牌的亮眼金色为这一代人注入了鲜明的爱国热情,《报告》将这一代人命名为“灿金世代”。对于这代人而言,爱国是具体的行动。初雯雯便将这种行动落在了保护生态环境上,她创办了阿勒泰地区自然保护协会。2021年,协会通过字节跳动公益平台上线了“阿尔泰山野生动物救助”等公益项目,通过在抖音上发布公益短视频、做直播,让更多人了解到他们在为保护生态的梦想努力。

灿金世代身上有强烈的正能量精神,这在主持人、旅行博主房琪身上非常突显。她总是这样介绍自己:“我叫房琪,不放弃。”她也凭借自己的行动活成了很多女生心目中的样子,独立、勇敢、热血、有趣。

已经成年的00后则被《报告》命名为“淡紫世代”,这个颜色似乎在现实生活中找不到对应。事实上,经历了中国首发5G、贸易摩擦、新冠疫情等复杂事件的这代人,既带着红色的热烈与爱国情怀,又兼具蓝色的开放意识,还有着白色所代表的初入社会的迷茫,三种颜色混在一起正是淡紫色,神秘而忧郁,个性而直率。

作为中国射击队第一位在同一届奥运会上收获两枚金牌的运动员,杨倩是我们最熟悉的淡紫世代。像她这样展现淡紫世代运动魅力的还有黎建鹏,他在2020年拿下了最高等级长板比赛SYCLD的世界冠军,为此他滑坏了20多块长板、滑破了20多双鞋、摔倒无数次。但最能体现黎建鹏个性的还不是这些,而是将长板技能和中国文化巧妙融合,在招式中融入中国功夫,以长板运动推广中国文化。边靖婷也是中国文化的推广者,2021年11月,边靖婷和同学们凭借用京剧戏腔演唱热门短视频国风歌曲,连续登上热搜榜。仅《探窗》一曲,在抖音播放量合计就超过5000万次。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报告》发现,本应代沟最大的淡紫世代和炽红世代,居然在某些方面颇有共鸣。关于“重视自我”这个关键词,淡紫世代的TGI指数为124,炽红世代更高达140。在共鸣之外还有反差,炽红世代受访者中认为自己“兴趣广泛”的TGI为137,而灿金世代只有77。

相比之下,代沟更多。炽红世代更关注健康养生,TGI高达160;灿金世代认为“健康第一,快乐第零”,显然“快乐至上”。藏青世代广交朋友,淡紫世代很少参加社交活动,更喜欢和三五好友一起玩。

更多代沟还形成了圈层化特点,不同世代针对不同人生议题的态度,就像圈层一样,圈内高度一致,圈外不同。《报告》将其命名为“代际圈层”。

代际圈层,一代人的态度宣言

圈层,是同类人的集合体。

去年,新周刊和巨量算数共同发布过《2022中国百大兴趣族群图鉴》,从兴趣的角度将人群聚类。如灿金世代中比较具有代表性的露营爱好者、淡紫世代中非常典型的手办收藏家。今年的报告以代际作为角度,关注每个世代在学习、工作、婚育、消费这四个人生议题上的观念行为差异。换句话说,是将代沟具象为圈层进行呈现。

顾名思义,圈层本身在一定程度上具有封闭性,同时也有非常鲜明的态度表达。有时,不同圈层的态度表达之间具有突出的矛盾色彩。

最近,“霉霉”泰勒·斯威夫特的演唱会大电影即将在中国内地上映,此前已经在港澳先行上映。围绕在这部电影观演期间,观众举起手机摄屏、举起荧光棒大声跟唱,甚至到台前“蹦迪”的行为是否正确,霉霉粉丝圈和文青观影团圈之间发生激烈交锋。霉霉粉丝圈认为,演唱会电影是不同的品类,具有粉丝团建性质,且片方已允许摄屏,影院也允许“蹦迪”,因此合理。而文青观影团圈则认为,只要进了电影院,就要遵守观影礼仪,无论什么电影,摄屏、大声喧哗都不对。

在电影院看演唱会大声跟唱的行为到底是否正确?(图/图虫创意)

代际圈层也具有上述色彩。《报告》提出,针对婚育问题,在炽红世代“乐享天伦族”代际圈层看来,结婚生育是社会责任。出生于1958年的郭建国可谓代表人物,他如今是中国知名的男性育儿专家,还总结了“六优八维”育儿理论体系。藏青世代的“婚育领航员”认为,相遇相守就是浪漫,相亲也能找到真爱。海蓝世代“家庭主义者”也持相近看法,喜欢孩子,想要有个家。但灿金世代“婚育理性派”却认为是否要走进婚姻,这是需要权衡利弊的。淡紫世代“恋爱体验师”的看法更为大胆,对爱情充满憧憬,但至少在现阶段认为婚育“太过遥远”。

上述观念在不同世代之间构成了一定的矛盾性。尤其在藏青世代和灿金世代之间,代沟最为突显。这是因为,灿金世代整体已进入适婚年龄,渴望天伦之乐的“家庭主义者”热切期待能抱孙子。但“婚育理性派”们有自己的考量,部分认为婚育无论是沟通成本还是经济成本都太高,“先过好自己的人生更加要紧”。

“婚育理性派”们有自己的考量。(图/《不是不结婚,是我不想》)

当然,必须承认,问卷调查一定有误差存在。并且,代际圈层只是一个代际在一个人生议题上的一部分观点,并不能代表全部群体。婚育理性派只是灿金世代中的部分群体,这个世代中也有许多人已经结婚生子。确实有相当一部分灿金世代女性认为“找个男人嫁了吧”是人生追求之一,只不过必须加一个前缀——“好”,渣男可不行。

婚育理性派和非婚育理性派之间,无高低之分,只要对自己负责就好。工作也是负责的一种体现,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关于“00后整顿职场”的报道很多,但《报告》却提出了相反的结论,认为整顿职场的并非主流群体。

也许更多的年轻人最终也不会迈出“整顿职场”那一步。(图/《无法成为野兽的我们》)

《报告》发现,淡紫世代中有一类“打工发条人”比较典型,他们认为工作的目的就是要追求晋升,却又对工作的价值存疑。他们无心整顿职场,只想平衡好工作和生活,“偶尔上上发条加加班,对得起这份工资就好”。相较于海蓝世代“职场永动机”的狼性和内卷,打工发条人这份佛系,倒也构成了某种冲突性。

代际圈层的冲突性,能增强代内认同,但更主要的意义,应该是促进代际沟通和理解。

延伸性思考:我到底是谁?

心理学有一种“标签效应”,是指任何标签都具有定性导向的作用,对一个人的自我认同有强烈的影响作用。这种强烈的影响会体现为心理暗示,促使你按标签的设定去做。

我们熟悉的星座、MBTI心理测试,都符合标签效应。好比你知道自己是巨蟹座,巨蟹座顾家,你就会更注意照顾家人;或者你测出自己是E人,你可能会适度在社交场合多和人交朋友。

代际圈层也是一种标签,这种标签虽然没有覆盖到代内全部群体,但作为一种相对典型的表征,能够引起人们进行自我对照,从而促成暗示。也可能人们会长点“反骨”,觉得代际圈层和自己完全不符,逆反心理促使人们朝反方向去做。

大多数年轻人不喜欢被“标签”定义。(图/《跳槽的魔王大人》)

如有些淡紫世代人群可能认为自己在消费上并不属于“存钱罐卫士”,而是主张“今朝有酒今朝醉”,这就会促使他们在消费上采取更加主动的行为,通过信用消费满足自己的需求。这也可能促使他们摆脱“打工发条人”标签,去努力赚钱,甚至去当斜杠青年,多兼职来赚钱,来让自己的生活更加充实多彩。

代际圈层对于个体而言,不仅能促使人们了解自己、强化自我属性,还能提供了解他人的独特角度。藏青世代婚育领航员和海蓝世代家庭主义者,可以了解清楚为何灿金世代和淡紫世代会对婚育持有不那么天经地义、理所当然的态度。反过来也成立,了解是理解的前提,但很多时候会表现为先质疑。

了解是理解的前提,但很多时候会表现为先质疑。(图/《人到30又如何》)

在“质疑、理解、成为”已经作为标准沟通模式的当下,质疑不一定会成为冲突的先声,而是可以通过更深层次的沟通,实现跨世代理解。

很多时候,“催婚”本质上是一种关心,只不过带有专制色彩,“我为你好,你必须按我说的做才能好”,而不是“我为你好,我尊重你的生活方式”。“听话”的“听”是要服从,而不是“倾听”。这种“命令-服从”的沟通模式,主要还是因为了解不够充分。而代际圈层,至少能为缓和代沟冲突提供一种思路——先了解再说。

总结来说,代际圈层可以作为一把标尺,能在中国国情的大背景下,相对准确地定位“我的同代人究竟是谁”“我又是谁”,同时还可能让代沟有一种新含义——代际沟通,而不是代际沟壑。先了解,再“质疑-理解-成为”,这是最好的。

作者:土卫六

校对:邹蔚昀

排版:鹿子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