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主席对游泳的热爱是罕见的,水性又极好,游泳技巧和耐力不亚于专业运动员。他不喜欢游泳池,钟爱大江大河,从1956年到1966年,曾十几次畅游烟波浩渺的长江。最后一次横渡长江,毛主席已年过七旬,还游了1个小时,总计15公里,委实令人钦佩。60年代英国元帅蒙哥马利访华,在武昌看过毛主席游长江,蒙哥马利没有下水,在船上频频鼓掌。他问毛主席为什么不在游泳池里游?毛主席说,游大江大河才尽兴,长江就是个大游泳池,多游几次就胆大了。征服长江的豪情和畅快正如毛主席在《水调歌头·游泳》里所言,“万里长江横渡,极目楚天舒”。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除了长江,毛主席也游过珠江,几次横渡钱塘江,却从未游过黄河。其实他早就想游黄河,由于种种原因,一直未能实现。

早在1947年秋,毛主席带着中央机关转战陕北时,曾在黄河边的葭县(佳县)停留,那段时间毛主席忙着起草文件,还重订了“三大纪律八项注意”。葭县地势高,黄河就在城脚下奔流而过。

据档案记载,当时敌军刚逃离佳县,县城里的店铺重新开了张,人来人往很热闹。一天,毛主席带着身边的工作人员,在县长的陪同下去东门外看黄河。街上有行人认出了毛主席,惊喜地喊道:“毛主席来了!”老乡们顿时潮水一般从四面八方围过来,踮起脚看毛主席,欢声雷动。毛主席也很激动,向群众挥手致意。

虽然县长在前面开路,但群众越来越多,把路堵得严严实实,根本过不去,县长只好带着毛主席穿过一家院落,绕过小胡同来到东门外。正值秋季,夕阳下的黄河景色壮观,毛主席赞叹着美景,久久地凝视黄河,对大家说,没有黄河,就没有我们这个民族啊!将来全国解放了,我们要利用黄河浇地、发电,为人民造福。当时国民党胡宗南部正在进攻陕北,被彭老总率领的西北野战军教训了几次,此前的沙家店大捷歼敌甚众,陕北的战局已扭转。这次毛主席到葭县,有人劝他过河,到晋察冀解放区坐镇指挥,毛主席却表示,不打败胡宗南,决不渡河。相关档案和工作人员的回忆录里,并没有提到毛主席在葭县要下黄河游泳,只是讲到毛主席在黄河边上的李家坪接到女儿李讷,然后去了小山村神泉堡。期间,毛主席还登上白云山游玩,去了一趟有名的白云寺。在民间传闻里,毛主席和白云寺的方丈交谈时,说过想到黄河游泳,方丈认为毛主席游黄河不吉,毛主席便放弃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当天,一群人簇拥着毛主席来到白云庙,老方丈出来迎接,没见过毛主席,但看见人群里还有他认识的县长,猜到客人的身份不一般。毛主席笑吟吟地和方丈握手,说老师傅,我们想参观一下白云庙,可以吗。方丈笑着说欢迎,称呼毛主席“首长”。毛主席乐了,说你们出家人见客人不是称“施主”吗,还是不要破了规矩为好。方丈一愣,抬头重新端详了毛主席一下,然后把毛主席一行请到了方丈室,让大家落座,奉上茶水。毛主席是无神论者,来寺庙不上香,搞调研是必不可少的。谈话中问起寺庙的情况,僧人们的生活有没有什么困难。

方丈介绍说,如今他们不靠香客布施过活了,而是按照边区政府的号召,自力更生,自己开荒种地,粮食够吃了,也体会到了劳动的好处。其他开支诸如修缮寺庙、穿衣、看病,是边区政府出钱,再加上收一点香火钱,日子过得挺好。方丈还诚恳地说,托毛主席的福,边区政府安排得很好,出家人也要随着社会进步呀。

这时县长插话说:“老师傅,你面前的人就是毛主席啊!”老方丈听了浑身一震,又要给毛主席施礼,毛主席伸手拦住,称赞他讲得好,说你们自力更生是个好办法。以上这段内容主要来自毛主席的警卫员李银桥的回忆,下面该说传闻了。据说,方丈得知毛主席的身份后,看了看他的面相,说您将来必定是华夏领袖,但华夏文明有五行之说,我有一言相告,又怕您认为是迷信,不知当讲不当讲。毛主席说,古文化博大精深,我洗耳恭听。

老方丈郑重地说:“以五行推算,毛主席是土德,五行归土。届时腾云而起,必须要有大河相助,东方大泽即可润之。”毛主席笑道:“好巧,我的字就是润之。”方丈又是一惊,顿了顿说道:“善哉善哉!天意天意!想来毛主席一定特别喜欢水。”

毛主席如实相告,说自己年轻时就喜欢水,游过湘江,还跟同窗好友约好,将来一定要横渡长江、黄河、淮河,甚至松花江也要游一游。方丈点点头,说道:“毛主席,请恕贫僧直言,中国的大江大河您都可以游的,但是唯独黄河不行。”

毛主席很诧异,问为什么。方丈说:“黄河是华夏文明的根,从五行角度来说同样属土,毛主席若是游黄河,就会土土相加,成为圭,圭者,归也,这是不好的预兆,所以毛主席万万不可以去黄河游泳。”毛主席自然不相信这种说法,但还是感谢了方丈的好意。由于这个传闻,很多人认为毛主席不游黄河是听从了白云寺老方丈的告诫。按照档案记载和工作人员的回忆,毛主席参观了白云寺,和方丈的谈话也很愉快,心情大好,还应方丈之邀,专程来看了次日的庙会。不管有没有传闻中的谈话,毛主席一直念念不忘游黄河。

如1948年3月,胡宗南部此前在陕北宜川大败亏输,折腾不起来了,毛主席决定东渡黄河到华北去。3月下旬,中央机关来到吴堡县川口渡口,准备乘船过河。船工们认出了毛主席,激动得掉泪,纷纷表示一定把毛主席安全送到对岸。

坐在船上,毛主席突然问大家:“你们谁敢游过黄河?”警卫员里有几个水性好的,有人说:“马荣汉行!上次发大水,他游过黄河给彭老总送过信!”孙勇也说:“枯水季节我游过黄河,我也敢!”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毛主席兴奋地说:“那好极了!咱们几个不用坐船,游过去吧!”大家一听,吓了一跳,担心发生意外,谁也不敢接话了。有人小声说:“哎呀,今天不行啊,现在可是凌汛期,水多冷啊……”毛主席笑道:“哈哈,你们是不敢游啊!”说罢,毛主席长吁短叹,看着河水说:“你们可以藐视一切,但不能藐视黄河。藐视黄河,就是藐视我们这个民族……”船到了东岸,毛主席回头看着黄河,叹道:“哎,可惜!”新中国成立后,毛主席多次考察黄河,还是放不下游黄河的念头。1959年9月,毛主席到济南泺口视察黄河大堤后,对身边人说:“全国的大江大河我游了很多,还没有游过黄河。明年夏天我要道济南来横渡黄河。”

陪同的省领导说:“黄河水泥沙太多,浑浊得很。”有人说:“黄河水流得急,有些旋涡很深很大,太危险。”毛主席一心要完成夙愿,说不要紧,就这么定了,我明年7月下旬或者8月上旬来,就在济南泺口,你们提前准备一下。但后来毛主席工作太忙,到济南横渡黄河的愿望最终没有实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