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64年初,周恩来总理和时任外交部长的陈毅元帅正在按计划访问亚欧非十几个国家,重点是非洲10国。1月下旬,中国代表团抵达埃塞俄比亚时,同样受到热情接待,周恩来住在该国的迎宾馆里。按照埃塞俄比亚方面的行程安排,第三天,周恩来应邀参观该国首都郊区的一个农场,没想到出门时发生了意外。

当天上午,埃国代表陪着周恩来和陈毅,一边说话一边往外走。走到宾馆大门外的台阶时,由于下着雨,台阶上很滑,周恩来一个趔趄,摔倒了。随行人员为了东道主和周恩来谈话方便,让出了贴身位置,事发突然,没来得及搀扶。

周恩来摔倒时右手在地上撑了一下,他的右手有旧伤,当年在延安骑马时摔过一次,恢复得不好,不能用劲,现在撑了一下地面,旧伤复发了,很疼。陈毅见状,赶紧让随团医生给周恩来检查伤情,东道主国外交部也请来了当地医学专家,埃塞俄比亚国王闻讯,又派自己的私人医生赶到迎宾馆,一起为周恩来诊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周恩来和陈毅

医生们建议周恩来立即去医院,周恩来感觉没那么严重,说没有多大问题,坚持按照行程继续参加外事活动。可是,当天晚上他的手伤势加重了,疼得厉害。第二天,周恩来离开埃塞俄比亚,前往这次出访的最后一站索马里,访问索马里的3天里,周恩来照常参加外事活动,忍着疼和无数热情的索马里人握手,右手明显肿胀了,疼得夜里睡不好觉。

2月4日,周恩来和送行的东道主握别,登上了回国的飞机,随团医生给他做冷敷缓解疼痛。由于2月14日还要访问缅甸、巴基斯坦和锡兰(斯里兰卡)3国,周恩来希望回国后用最快的速度治好手上的伤,对陈毅说:“从现在起,10天时间内,我这手伤必须治好。”陈毅说:“对。回去后,我马上和卫生部联系。”

代表团回到北京,周恩来去了医院,陈毅找的卫生部专家也赶来会诊。X光片显示,周恩来的伤情不算严重,没有伤到骨头,是软组织损伤。卫生部的同志对陈毅说,中医治疗跌打损伤有一套独特而有效的手段,不如请个中医名家,可能会有奇效。

陈毅向周恩来转达了卫生部的建议,周恩来说:“对呀,贺老总以前给我说过,四川有一位姓郑的武术家,特别擅长治疗跌打损伤!”于是周恩来要通了贺龙元帅的电话,贺龙很快就到了中南海西花厅,问了情况,笑道:“总理啊,您放心!这不是什么大问题,只要找来郑怀贤先生,当天就能见效!”

周恩来在非洲

周恩来颇为惊奇:“哦?这位郑师傅当真有这么大的本领?”贺龙表示绝无虚言,给周恩来简单介绍了郑怀贤的情况。

郑怀贤原籍河北安新县新安镇,出身贫苦,三岁丧母,八岁丧父,由两个当雇工的哥哥抚养,上过几年私塾。安新县民风尚武,郑怀贤爱看街头的武术表演。11岁那年,一个偶然的机会,郑怀贤拜了安新县有名的“飞叉大王”李二庆为师。

李二庆武艺高强,擅长拳术、器械和轻功。当时的武林高手大都有一手接骨治伤的绝活,郑怀贤练功刻苦,李二庆把自己的本事倾囊相授,七八年下来,郑怀贤也成了当地颇有名气的武术高手,顺带着学会了武林中人接骨、捏腰的医术。他耍飞叉的功夫不亚于师父,被誉为“新飞叉大王”。

1915年,郑怀贤来到北平,又跟随武林高手魏金山、孙禄堂等学习武功和接骨疗伤、配药制药的本领,技艺更进一步。魏金山号称“铁臂”,精通正骨和跌打损伤,有祖传秘技。他配制的“铁弹丸”可以研磨成药粉吃下去,治疗跌打损伤有奇效,遇敌时还可以当作暗器使用。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郑怀贤

郑怀贤对“铁弹丸”的配方很感兴趣,但那是魏金山的看家宝贝,传子不传徒,配制时不让任何人看。后来郑怀贤想了个法子,每天晚上等魏金山一家子熟睡后,他悄悄起身,把所有的药材称称分量,记下来,第二天夜里再称一次,根据几样药材减少的分量,琢磨“铁弹丸”的配方。这样试了一段时间,郑怀贤暗地里学会了配制“铁弹丸”。1928年,郑怀贤南下上海谋发展,行过医,在中华体育会和几所学校当过武术教师,但薪水微薄,难以养家糊口,他只得穿着号衣上街卖艺,给药厂充当推销药品的活广告。

后来郑怀贤在上海举办的展览会上表演武术,打响了名头,连蒋介石都知道上海有个“飞叉大王”,看过郑怀贤的表演。1936年,蒋介石点名让郑怀贤参加了中国武术代表队,远赴柏林参加第十一届奥林匹克运动会,郑怀贤不负众望,精湛的技艺在运动会上引起了轰动。

郑怀贤表演的单练和对打很精彩,尤其是耍飞叉更令人叫绝,全场掌声雷动,观众没看过瘾,郑怀贤谢幕十几次才退出赛场。柏林市长在宴会上举杯走到郑怀贤跟前,赞叹着说:“飞叉在你身上飞来飞去,往返如梭,却掉不下来,我以为你身上带有磁铁或电流,但都不是,真是不可思议!”

耍飞叉

郑怀贤载誉回国后,应邀到南京国民党中央军校担任国术馆教练。抗日战争爆发后,随军校迁到了成都,还兼任燕京大学武术课教师。1948年军校撤离成都,郑怀贤辞去了职务,留在成都行医,兼任四川省立体育专科学校(成都体育学院的前身)和青年会的武术教师,是西南地区著名的武术家、骨科和伤科名医。

郑怀贤给穷人看病不收钱,还出手惩治过欺侮妇女的地痞无赖,很受群众尊敬。新中国成立后,郑怀贤担任成都体育学院教授,他和贺龙元帅1950年就认识了。

当时青年运动会在重庆举行,郑怀贤以医生的身份报名参加了运动会。西南军区司令员贺龙在现场观看足球赛,赛场上一名运动员受了伤,倒地不起,疼痛难忍。郑怀贤上去按摩几下,那个运动员就站起来了,试着跳了几下,若无其事地继续比赛。

贺龙

贺龙很惊讶,赛后专门把郑怀贤请过来吃饭,称赞他医术高明,希望他为国家多培养医务人才。贺龙的手臂受过战伤,落下了病根,后来他担任国家体委主任和副总理时,有一次到成都,对省委书记李井泉说,自己的手经常疼,想请郑怀贤先生帮忙看看。

于是郑怀贤又见到了贺龙,他握着贺龙有病痛的手,一边按摩,一边跟贺龙聊天。贺龙也是习武之人,两人谈着武林旧事,都很高兴。片刻,郑怀贤松开了手,贺龙感觉自己的手完全没有了胀痛的感觉,惊奇地说:“神了!我的警卫员也会这样拿捏,怎么没有作用。”郑怀贤说,捏准脉络,并辅以内劲,效果才好。

贺龙回北京后,经常跟人说起郑怀贤的高超医术,引起了其他中央首长的兴趣,后来董必武、徐特立等都专程去成都请郑怀贤治过伤痛,效果极好。董必武多次找过郑怀贤,后来对他说,你有这么一手高超的医技,应该办个医院,为广大人民群众造福呀。贺龙也鼓励郑怀贤办医院。

1958年,郑怀贤根据中央首长的建议,创建了成都体院骨伤科医院,担任院长,还为国家体委开办了骨伤科训练班,毫无保留地传授自己的经验,拿出自己得到和创制的所有药方,培养了很多中医骨科医生。在成都体院医务人员的协助下,郑怀贤出版了多部专业论著。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1964年,周恩来出国访问时意外摔倒,导致右手旧伤复发,回国后经贺龙推荐,乘飞机抵达成都,请郑怀贤治疗。郑怀贤到了招待所才知道是给周恩来总理治伤,很激动,远远地就向周恩来鞠躬行礼。

周恩来快步迎上去,忍着痛和郑怀贤握手,连声说:“不敢当,不敢当!郑老师好!”寒暄毕,请郑怀贤落座,喝茶。聊了一会儿,周恩来才把自己受伤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让邓颖超把X光片拿给郑怀贤看。

郑怀贤接过装着X光片的纸袋,还没有打开,就说:“总理的手伤,并没有伤到骨头,只是软组织受伤不轻,没有及时治疗,所以肿胀疼痛。”周恩来问:“郑老师还没有看X光片,怎么就知道骨头没有损伤?”郑怀贤说:“刚才我和总理握手,已经感觉到了。”周恩来顿时连声称赞郑怀贤的医术名不虚传。

治疗时,周恩来问郑怀贤,这伤能不能在春节前基本恢复,因为节后还有外事活动。郑怀贤说,完全可以的。他握住周恩来的手,轻轻按摩、捏拿,用上了内家功夫,不一会儿,周恩来惊奇地对邓颖超说:“哎,经郑老师这样一弄,疼痛减轻了不少呢!”郑怀贤又当场调制了中药,敷在周恩来手上,缠上纱布,交代了饮食禁忌,最后说:“这个药用上去,明天应该就见效了。”

成都体院郑怀贤雕像

当天晚上,周恩来的伤处疼痛大为减轻,安安稳稳地睡了一觉,次日一早去掉纱布,发现手已经消肿了,高兴地说:“郑老师真了不起啊!”不过郑怀贤为总理治病是非常慎重的,为了确保万无一失,一连五六天,每天上门按摩、敷药。

谈话中,周恩来感慨地说,如果当年在延安就有郑老师这样的名医,我的手就不会留下后遗症了。又问郑怀贤的绝技是否有传人。郑怀贤介绍了自己办医院的情况,说医技和秘方都传下去了。周恩来欣慰地说,太好了,这么好的医技应该传下去,造福群众。

1964年2月12日,除夕那天,周恩来的手经过郑怀贤的几次治疗,基本上完全恢复了。郑怀贤还教给周恩来一个擒拿手的姿势,说这样去握手,对方再用劲也握不痛您的手。周恩来一试,果然管用。为了表示感谢,周恩来夫妇请郑怀贤留下来吃了顿年夜饭。

2月14日,周恩来按照预定计划再次出访3个国家,每天跟很多人握手,再也没有出现疼痛的情况。据周恩来身边的工作人员回忆,郑怀贤虽然没有说,但他的精心治疗显然治好了周恩来的旧伤,因为周恩来直到去世,右手再也没有疼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