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内视

人体,特别是人脑的结构,是一个巨系统。经过艰苦的一定方式的锻炼培训,人脑这个巨系统可以导致高度有序化。在逐渐深入有序化以后,常人在常态下所不具有的功能就出现了。李时珍所说“内景隧道,唯返观者能照察之’,指的正是这种功能。解剖学汇集的经验,是“死”尸宏观结构的粗轮廓,高倍精密仪器对人体所能透视,摄制,测定的,同样有一定的局限性。这些方法对研究脑结构的奥秘均无能为力。而通过气功‘内视’的功能,却能洞察脑乃至人体结构内的活变化与活机理,并能进一步调整它,使之适合于调控人体全身功能的正常运行。

气功中所讲的‘入静’,是“入定’的极粗浅入门。入定同样分若干阶段,一般仅只近乎初定而已。在初定时就能出一定内视的功能,就能自视明了自体内一定自然变化的本来面目了。欲研习内视的培训,东方哲学中的气功学理可以提供一定的方向。有些人,对脑结构这个巨系统经过一定调整后,使其中长期的杂染丢掉一些,就可以逐步恢复与自然界的连续性,在某种范畴就可以产生共振、共鸣,能接受常人所不能接受的空间信息。因为人脑的结构,近乎一个小宇宙,与大宇宙是一个整体。中医讲究‘天人合一。,中医药学中的阴,阳、经络、气血等变化机理,多半是古代医药先哲运用“内视’功夫面证得的,这就是气功的‘内求法”。它是人类极为珍贵的知识财富,应进一步发扬光大以充实人体科学现代化的内容。

明点

经过长期特定的锻炼与修持后,内视可见额间出现‘明点’。明点‘住’在额间则晶莹闪耀,但在运行时,则系以“流动”方式在脊髓内、在大脑内徐徐运行,随意念而加速、减速、变向,变位乃至散聚,宛如荷叶上的露滴,又象水平仪上的“气泡’,在作“整体’流动而不是转动。流动时所经之范围略呈灰蓝色的乳白光,此时全身顿时感到融融怡然.明点是近乎‘极’安静或曰“初定’时才出现的精华,它的自然流动有如缓步的速率,人为加速则可陡升陡降,随即如缕缕白云而消散于无影无踪之中,这是因为此时超出了自然状态的静与定从而中断了。如重新入定,则会再现。在大脑,明点可以清楚被内视到,是在大脑各叶相交的侧裂(FissureofSylvius)和各叶皮层弯弯曲曲的沟槽内流动,而不是在皮层下的脑髓内流动。明点本身与意念是什么关系?它是不是内视体察到的“思维的载体”?这的确是值得研究的问题。有的平常人,即未经修持培训的人,睡梦中安静的一瞬间,额间亦会有集中的明点出现。由于无知,此时所见似为一轮皓月,亦即先哲所谓的“皓月当空,一身湛然,明心见性’.而修持者,则能持久,并能自知、自控、自用。

细胞内的活变化

明点出现,运行若干时期以后,继续练功,我进而内视到细胞内的若干变化,显示的图象与细胞生理图书上的描绘一致,所不同于图书上的是:内视的情景则为翔翔逼真的‘活”过程。明点能在细胞膜上流动,无数细胞膜连成一有曲率(curvature)的大面,面有厚度感,明点则在淡蓝色的凸面上徐徐流动。

内视深入时,细胞核内的丝状物就出现了,这些丝是由无数大小不等的颗粒所组成,呈现金黄略红的光,象是花蕊一般,在闪光,抖动,燃烧。这时,全身融融快感出现。内视与感知都证得这些变化是在脑细胞内进行的。同时,如前所述,明点是在大脑皮层的“沟”内流动,而花蕊般的光滴则是循大脑皮层凸出的“回”顶上‘燃烧”,旋转,移动。沟与回上的动态可同时出现,或在沟内先出现,在回上后出现,或者是沟、回仅有一处出现。但在回上的动态变化是在沟内动态变化炼成相当一个长时期以后才会出现的。

在出现细胞核内丝状物‘燃烧’变化的阶段,有一种很显然象是三股长链的花蕊样光滴在“燃烧”,很象是一串鞭炮在燃烧那样,只是没有声音感。此外,花蕊样光滴的“燃烧”是从上头延向下身,随烧随灭,三股长链绞在一起,是蛋白质在进行代谢变化吗?是核酸类在作信息的传输吗?抑或是某种抑制变化?仅供卓智者参究。上述变化行经之处,则一路畅通。更值得注意的是,这种“燃烧”遇到病变处则包绕燃烧,若烧通了,则该处顿呈疏通感。对于炎症病灶亦是如此。若久烧仍不畅通,则该处即暂成“顽块”。如果运用定力,使明点定期运行到这些顽块处,顽块的发展可能被抑制,进而则逐渐复活,恢复畅通.

气功中的“气’,就内视来说,是脐下丹田处发出的无数‘微粒’。丹田功力强时,此气可分左右两道由丹田直冲脑顶。两道均分内外两层,外层灰黄,内层灰红;气从丹田直冲脑顶后部的弯曲处,此处即呈现细胞核内丝状物的晶莹燃烧光滴,光滴不断地抖动,此时全身融融发热,各部都畅通。无数微粒,其粒小若‘标点”一般,千千万万。这里提供的是:‘气”是某种微粒,它到处可运行,并无解剖学上可以找到的通道。它受意念的控制,在锻炼有素的人,可增压,可发射,可调制自身或他人生理上的机能,这是勿庸置疑的,也是自然的,‘气’是一种较高级的“唯物型’。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明点与死亡

绝大多数病人死亡时都是在昏沉中死去的,因为由于病理演变,在死亡时,即落气前,早已昏沉.如果病者死亡前神智很清楚,还能说话,情况就不同了.这类死亡者,在死亡的瞬间多要求坐起来,心脏“振幅”逐渐减弱,最后趋于“零’时,即顿时下垂停止。这时,在临床上多会发现死者突然‘惊’叫一声,甚至只有精力‘惊”叫半声即落气。练功到一定程度者,运用内视,生前即可以证得。这时,‘明点’突然由脑顶急若闪电般“陡降”。常人无知,更素无修习,顿觉“自我’在坠入万丈深渊,因而恐怖‘惊”呼。这似乎又意味着,‘明点?即‘我’,亦即思维的‘载体’。但是,明点究竟是什么呢?它可能是未来生命科学研究的“钥匙”!否乎?信乎?智者当能珍视之。至于对‘明点”的更进一步探索,则留待将来再提供一定素材。

睡眠、幻觉与梦境的实质

由于常人对人本身内部的活变化知之甚少,于是有关猜测、臆造就出现了,解剖实验也只能说明一小部分变相的、宏观的演化而已。

人的大部分睡眠时间多在梦魂颠倒中度过。人从安静到额间出现“明点’的一瞬间,就叫“开始入睡”,这是常人所不知的。明点流“住”脑顶“百会穴”,高度集中,缩小如豆,作上下垂直灿动时,叫熟睡,明点散则醒。明点不住脑顶面到处流窜,则产生各种幻觉与梦境。例如,由于较安静时,血流内的代谢‘燃烧”变化,对明点这个所谓“思维”的载体看来,则为遍地火焰而惊醒,此即梦见“火烧’的实质。如明点在脊髓内“上”行(从尾脊上至小脑)时,则感觉‘自我’向上飞腾。有时平睡安静瞬间,明点在胸部徐徐作垂直向上移动时,则感觉‘自我’从床上向帐顶浮起。常人同样地在散聚明点,不同的是,时间极短,苦于不能自知,更谈不上自控.

经过某种长期刺激,大脑皮层则形成某部的伤痕或敏感灶。痕与灶在内视洞察时,在大脑皮层的该处可见形如月球图片上的凹痕一样。这些痕迹若经思维集中深化为某一特定型,则可幻化成人物形象,轻则叫幻相,重则成痴呆,如情痴。大脑皮层有些部位的兴奋灶易于激发成顽固的高血压症。对痕与灶最好的治疗方法是用‘明点”流去洗涤、充填,使其凹痕恢复为原来自然的平整,则疾病自去。在一定程度和一定时限内,有些疾病能用气功治愈,其机理可能就在于此。

定力

在“定”入较深安静中时,全身血液作等速流动,全身细胞,特别是脑组织的细胞,就逐渐进入有序化。在达到较高阶段有序化时,则产生“定”力,即一些常人不能的、不可思议的能力,例如内视、外视、气功的内功、外功等能力。此类初步的成就,就足以使人目瞪口呆。但,这些仅仅是在生命科学的大门边盘旋而已。要进而探索生命科学的机理及其无穷无尽的能量,必须培训“定”力。

生命科学,21世纪将受到极大重视。现在已知的微观世界,对生命科学来说,很可能要退居于宏观的一定层次。许多现有的难题,如思维的实质,四度以上空间的实质,恶性干细胞的增殖、转变、抑制的真理,基因的遗传与改良等,极微妙的变化与措施,都可能要在生命科学的范畴内开拓,才能获得一定的结果,而现有学理上的某些陈规,多不适用于生命科学的探索。

晨望与‘所知障’

展望未来,21世纪人类的智慧可能发展到对人脑巨系统的深入钻研。这时就会涉及到“所知障’的层层障碍。在研究深入到“微尘学”的思维体系时,‘先入’的思想、教条、清规、戒律,必须一一扫除。否则,这些先入为主的思维“痕迹”就要产生“所知障”,蒙蔽自然的真面目。在大宇宙的自然界,每一秒钟内新陈代谢都在进行。

论明点

一个有一定修持的人,“初定”中的内景感受是:身,神从红尘的纷扰中,逐渐由安静进入初定时,体内的亿万个各类细胞,似乎就象小磁铁一样,逐渐纳入一定的‘有序化”,毛细管内的血液流向亦入有序化。由静到“定’的快慢、深浅,当以其人的功力而定,有序化的广度、区域和深度亦相应发生变化。这时的内景感受是,趺坐的人体逐渐被一层白焰笼罩,这白焰或白云是由亿万个各类细胞核发出的,因而有浓淡、色泽,密度以及层厚感的差异。焰、云又象一层绒膜,能变化、收聚,有弹性,可由层相变为“缕’相。其变化缓如流水,急若闪电,最后,.聚而成明点流。其形如珠,光辉闪动,成乳白色或淡蓝色或五色.初沿脊髓流动,后沿齿部,肺肋骨、肠部等各“表层’流动,静极则进住脑顶“百会穴”而缩小如豆,功力愈深,其缩愈小,晶莹躁动,人的感觉、思维、“我感”,这时,全聚集于此如豆的小明点,“我”的肢体感即完全消失。念动,神离,明点则逐渐或一闪而消逝于无形。再入定内景重现,其变化则不尽同,盖瞬刻万变,生命的亿万细胞又发生了不同层次的变化了。

住“百会穴”后若意念加力,可使明点沿额间、丹田陡升陡降。骤降至丹田时似有铿锵声感,骤升至额间时似有清凉感。进而可由丹田直升百会穴,如打“秋千”一样。若由意会使明点从丹田到百会穴来回陡升陡降的速度一再加速,此时,如突然用意念或思维使明点由丹田向百会穴闪电式陡升,并令“冲出”,、在一道“红光”中,明点似乎由百会穴一度冲出脑外而变为一大大的弹性膜。这一瞬间,可见室外无数自然界的有关变态外景.但此明点“相变”的“弹性膜”,却被人体内的‘细胞力’(或称“人体场”或称‘业力”)立即牢牢拉回人体内。其整个程序,都在“红光”出现而“吃惊”的一刹那间完成。初次由于吃惊,明点的各“相变”,昙花一现而消逝。思维,意念似乎都含藏在明点之内。那么指挥明点升降、冲出、拉回的“力”又是什么?住于何处?这是极为深湛的哲理,不在此探索,本文仅提供实际感受的素材。“明点”在生理上,特别是在胚胎形成上和DNA的内涵上,是值得卓智的人去研究的。明点涉及细胞核、胚胎以及DNA键中的原始奥秘,看来是毫无疑问的。东方哲学和瑜伽哲学上,成千上万卷专著内,立论、“会证’之精华中的所谓阿赖耶识(Alaya),即第八识,很可能是与明点分不开的,都是万法之源,生命之本。若要穷根究底探索生命科学,对明点“会证’是必不可少的。

至于生理上的调整,医药上对某些特殊病症的探索它更是必不可少的一种“显微”手段。冲击百会穴之功,多次习之(功力无全局者,不可轻试),该处头顶缝隙即开始增大,头皮部软化并逐渐凹入。若历久不习此功,则缝,凹又逐渐近原型。这些都是明点冲击后的生理变化。如果须用现代术语、有创见地来大胆设想,也只能勉强把明点列入量子的一定极微层次内。因此,硬要按陈腐观点,用近代常规探测设备去测证,那是不可能的,固执的,错误的。

空间信息

人类的智力有限,空间的内容无穷。空间信息又是明点功力深入后出现的一种自然奥秘,即,在定中,曾有两种头像的信息出现,一种是冉冉而至,常人头大的头像,此像平易,使人不惊不怖,不喜不憎,近身后即自然消逝,无动于“定”,另一种头像,则如立体电影一样,头像突然逼近,初,使人吃惊而停“定”为,此种现象虽不常见,亦非仅有。前一种是遥远的空间信息,后一种也属身外信息,两种信息都不是幻觉,幻觉成像的机理是大脑皮层上凹痕引起的,我在《东方气功》1986年第2期拙著中曾“述及”过。

这类空间信息,譬如电波.充满大宇,问题只在人体这种“电视机”接收的敏感度如何。有序化很可能类似去恢复或增强人体的有关灵感度,这种比喻,也是“言语道断”而无可奈何的一种近似措辞。至于为什么两种信息都只出现“头部”?为什么有两种不同的感受?这,是由人体脑结构这个复杂的巨系统发出不同的“业力”才招致的。这种“业力”,自然科学上尚无适当相应术语,当代物理学和哲学上的巨人爱因斯坦,晚景时,几乎曾用全部仅有精力去探索一个宇宙的统一场,把宇宙的几种基本力都相互统一起来,遗憾的是,毫无着落。如果按天人合一规律,利用人体这个巨系统的功能去探索,成就的可能性应该是要大一些,兹不多及。

光压

“有序化”后,人体场可产生“光压”反应,即?在“定”深入后,若有外界细微灯光、阳光、星光或萤光,从人体左肢或右肢或其它部分射临人体,该部立刻感觉有压力施加于人体的弹性焰膜上。光压较强时,可使肢体作相应偏移。这一细微现象,却表明一个巨大道理,即,在定中,人体被细胞内的光焰弥漫时,光就不能照平常一样,在不知觉中,可以自由穿越,而现在要被干涉,这是多么值得深研的一个“存在”,常人可等闲视之,有识者当能闻缘而觉、而奋起钻研之。

一次爆炸

在近40年的静定实践中,到目前为止,我只遇到一次爆炸,即,在高度“定”坐时,似在右手血骨内,突然有微粒爆炸,据内景感受,微粒小若针尖,爆炸时火花四溅,有光、热、麻,声等感觉,右手振动,一惊而“定”散,一切均在倾刻间消逝。这是一个极不寻常的现象,或称事实,或叫做存在,这似乎是外层空间游历微粒穿越血管时的“湮没”状态。在平常这些微粒可以畅通人体各部而无阻,当然,人亦无所觉和感。可是,在高度有序化时,血管内的焰云层就不能随便通过,致被爆炸而湮没。事实又说明一个一致性的真理,即人体在“定”中,即体内—度有序化时,将出现异乎寻常的功能。

瞬变

人体这个巨系统,在修持内视达到—定深度时,其内景的感受是,人体各部件内的不同亿万细胞,不分日夜在不停地进行瞬变。瞬变在不同光焰中进行,速度、深度、情景都在瞬变,后浪追前浪,从不重复,刚生即灭,生与死俱来,生灭几乎同瞬出现;但是生在先,灭在后,不停地在瞬变.秩序井然。瞬变的情景感受是“跃进”,即—切细咆的代谢变化都类似钟表秒针一样在跳跃变化,只是其速度似乎比“一秒”的时间过程快约100倍,即一次瞬变似约为1/100秒,这也只能说是感受中的近似值而已。

自然科学中的“连续”问题历来都被当作是一种抽象的概念。真正的解释、活的概念应该是宇宙万有都在瞬变、跃进、连续中演比而存在。跃进与跃进之间,有—种“特定”的力在连续,自然科学把这种力说成是量子的轨道和层次在发生变化。生命的变化也类似这样,所不同的是,生命的变化层次更高、更原始,这是千真万确的内景,不是想象的模拟。宇宙一切的“成、住、坏、空”是这样;人的“生、老、病、死”也是这样,即生命的流程在不停的瞬变!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人体各部件在正常运转中,或称生命在正常流逝中,都各具特定速度,速度突然发生变化,就叫病变。癌细胞的生长突然加速增殖,就导致一定部位的癌病,伤风、感冒、发烧、发炎也是一定部位的运行速度超出了正常运行的极限。至于速度失控的原因,多半是生态发生紊乱引起的。这一点,本文将在“老、病”项内再提供有关内景感受。

人体各部分的瞬变过程,除伴随有变化的一定光,焰,热,磁外,还各具一定“声感”。静定中,“微声”亦可感受。如,人在临终的“稍”后,大脑细胞开始崩坏死亡时,脑细胞就发出“厮杀”声。这时,死者除动神经失去作用,不能启动外,高能的感知功能,仍具敏感作用,“明点”仍具强烈的“我”感,由于生前无知,更无修持,因而一“闻”体内的“厮杀”声,即惊恐欲绝。这种情况,对一个有一定修持而定力较强的人,在生前,是可以实际证得的。按一般所知,心脏停止跳动就叫死,死后不久,死者的喉部机体,停止功能前,也同样发出不同的“声感”,并给“明点’以“自我”迈越绝壁的假象,使死者脑感恐怖。这些都是现代生理学无法知道的,而却是可由内视感证得到的实况。所以,生命科学叫做超科学,21世纪的晚期,自然科学对此,希望有一定的突破。

穹苍感

人体如穹苍,即人体这个巨系统,当高度进入“初定”状态人体即出现穹苍感,即除脑结构和四肢外,全部脏腑都被放大出现在有拱度的穹苍内,宛如黑夜的天空,细胞的各类变化,则如繁星。特别显著的是“肠”,盘悬夜空,宛如游龙,基本静止不动,随呼吸及意念而渐变和骤变。安静深入时,感知到的人体(我体)穹苍,则如湛然夜空,暗蓝乳白色,若念动,则黑焰滚滚,立即淹没穹苍的全部内景。因为一念动,各类细胞又从休止状态回复到不同的工作状态了。常人平素无知,有把这种“睡景”叫看到了“开天门”的,因为平常无修持的人,在自然的极度安睡中,也有如此感觉的。若系有—定修持的人,就可在这种内景中,检视人体各部分的变化,是正常还是病变的。反映在穹苍上的内景,其实就是五脏六腑各式各样的亿万细胞焰云,反映在自身腹腔上的内景,反映的机理很类似海市蜃楼显现的机理,其放大于实物的尺寸感似近万倍。这种放大的机理何在,待卓智教益。

就现实意义讲,内景的功用,除内视自身的一切生理变化外,重在调控生态的正常秩序,使人能健康地生活工作着,在一定病变的初期,无论是外伤或病菌引起的,抑或是自身生活失常或肢体部件衰变造成的,都可应用“明点流”,去作一定的调治。对旁人,当然也能提供一定可资借鉴的信息和方法。这就叫内景造福于人类。先哲张仲景内景返照的论述,正是从近乎内景感受中脱颖而出的。先哲对自然界,对生命的深入静观,是具有高深哲理和真实性的,正所谓来之于“万物静观皆自得”。

老病问题

生、老、病、死,尽人皆知,却又“真知”者寥寥,本文现在只论述“老、病’专题。老,哲学中较确切的意义范畴,是属于Decay,即衰退,也就是生命、人体在瞬变连续中,由旺盛逐渐转变为衰退。常人对外表的短期变化,不易察觉,但经过时空的流逝,稍长间隔后,就在客观上露出显著的盛衰变化,乃至逐月逐年的明显衰败。生与死俱来,宛如一片秋叶的色素变化,绿,黄同时存在,春绿正旺时,黄色在沉睡、漫步,秋黄出现时,绿色则逐渐降为零度,最后一同凋零。八卦的变化哲学,很能说明这个衰变的机理。生命近乎落叶的一定哲理和演化,正若释家所谓‘一花一世界,一叶一如来”。世界,如来,都指的是宇宙的变化本质。当然,生命也包括在内。内视中“老”的变化,更是历历如画。体内各部的光焰发生变化,暗淡了,速度有的变慢,有的加快了,肢节,血管有的变粗,有的变狭。显著的是,就男人说,一近60岁,精子的数量和活动能力,都在逐渐减少,减缓。内视中的精细胞如象若干小水流内有无数小鱼一样在摆动。近70岁时,这景况就慢慢不见了。生理学上的精子,一般是蝌蚪形,约为“卵’的1/195,000大小,长约0.1mm,即约1/125英寸长,内视中所见的小鱼模样也正是精液中的精子或称精虫(Spermatozoon)。精子的减少和衰退正是“老”的显著标志!内视所见小鱼(精子)感知约大2厘米,比科学上观察的实物尺寸约大数百倍,这种放大率的变化机理,亦留待明哲鉴察指正。

至于“病”的内视现象则如,显著病变有两种,一是以上说过的生态紊乱,生态紊乱的现象是无数毛血管的血流发生紊流,正常是保持等速度和一定流向,病变时则速度不均,流向不定,有时倒流。与正常状态的变差越大,病状越剧烈。对症下药,主要是消除病因,复原则由机体本身的活力来完成,“适当”滋补亦具一定效益。二是血小板突然大量损失所导致的严重病变。这一点,在本文中为重点陈述问题。人的寿命,根据细胞核的自然衰亡年限可达约150岁。

实际上,人寿到75岁,一般来说,都叫高寿,活到90岁的更少了。八、九十岁的人其健康、思维、行动等一切还能自理,近似一般所谓五、六十岁人的健状情况者,更是寥若晨星。主要的原因在于“情欲”失控,大量消耗血小板,如长期流失激素(Sperm),行将万病齐发。血小板是控制生态正常秩序的主要能量,内视中的血小板流失变化是,在脾、肺、脊髓内的血小板,在一次性生活后的瞬间,可“见”如雨滴一样,在快速向各方补充,因为大量血小板特别是脊髓内的血小板,若突然多次、大量减少,则供不应求而造成癌细胞增殖失控,最后在一定脆弱部位产生细胞的癌变顽块。尤其要知道的是,人近40,其情欲思维的贪求并不亚于少壮时代,而其代谢情况则已远非当年,所以“很多”癌病的人都在约40前后出现。

人身随着年龄的增大,机体各部都在发生不同的衰退,例如,60岁人的肺细胞就只约有30岁人的50%了,而人的思维欲,特别是情欲,却仍如少壮年一样,贪得无厌,一直到力不从心,油干灯草尽。在一定立场上说,人是愚蠢无知,对病苦等苦难是自做自受。保健上的谚语有,‘一滴精十滴血,一滴骨髓十滴精”,可见脊髓(即谚语中的骨髓)的损耗历来都被认为是致命的,所以中医对衰弱主要是补肾,亦即促进肾和脊髓系统的代谢作用,西医叫注射sperm,其理略同。生理上,活变化中,血小板的流失实况,用现代生理检测手段是很难洞察的,当然,这在一定病症的治疗上,就不可避免地要导致出局限性和片面性的缺点,有时将铸成大错。

21世纪的生命科学

宇宙万有都有形无形随着时空的流逝在演化,人类的智慧,除众所周知在不断受到环境的影响而发生变化外,地球两极的磁场,太阳风,星外的“一定力”,都牢牢笼罩着人类的智慧,使智慧也在时空的流逝中发生变化。以往,传统的自然科学,社会科学一直是用辩证、械证(实验)来认识世界、改造世界。人类智慧发展到21世纪时,辩证、械证对世界演化的说明,再也不能发生垄断的作用了。因为,用辩证、械证方法去认识,处理世界和天地万物,已经远远不够,残缺不全了。一涉及生命科学的范畴,自然科学就留下一大块禁区。高能的“会证”,必然要在21世纪的科学和哲学领域逐渐显示锋芒,因为生命科学的‘活”变化,不能袭用“死”实验,动辄“拿实验来”,这种说法,行不通了,落后了,不利学,不符合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至理。

因为在生命科学内,研究的是活人,特别是活人的活脑结构,是细胞核内活的大千世界。这时,以往自然科学的微观手段,在新的生命科学面前已退居于宏观领域的一定层次,真正的微观是基因,DNA的万花筒和“明点”不可思议的力量和本质。要探索生命科学的奥秘,必须用人体本身这个小宇宙“定,会”中的“会证力”去认识生命,调控生命。人类,在演化的长河,墨守成规者成堆,创新、敢于面对现实和真实,进而探讨它,宏扬它的人,却坎坷重寥若晨星。

历来科学上的创新人是如此,生命科学上的开发、光大进而为人类造福的人,更会如此。只有大智慧的人,在21世纪的生命科学范畴,才能“拈花微笑”,预示远景。至于如何涉猎会证”,这正是科学和哲学在长征本质上的分水岭。21世纪科学上的大动荡,DNA的深入奥秘和发展,都将取决于生命科学中“会证”的深入实践所取得的成果如何。日本已将生命科学的开发列入21世纪稀有的尖端科学的开发项目之内,看来确有远见。(更多修行知识请关注修行科学公众号)

随 喜 打 赏

- The End -

修行科学平台内容由多个不同领域修行者与科学工作者编写或提稿。这些内容仅作公益性分享、研讨、参考之用,不一定代表运营者意见,亦不一定完全正确,请客观思考,不盲从,不排斥。若涉及版权问题,敬请邮件联系:luchen0209@163.com,我们一定会及时更正。

加微信领取无价修行资料

- 修行科学工作室 -

“修行科学”平台旨在传递修行智慧,探索生命科学真谛,了悟人生,与自然和谐共生;集众家智慧多维视角,诠释自然万物背后的奥秘,结合东方智慧与科学,来弘扬传统文化,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不定期推送修行智慧、前沿科学、修炼秘法易经风水法术、中医养生、人体科学等大量相关内容。

修行科学公众号

修行|科学|生命|智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