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俄罗斯冬宫,保存着1件非常精致的被称为“佛教中绝无仅有稀世珍宝”的双头佛。这尊黑水城双头佛本是一件属于我国的珍宝,它的不幸流失让国内无数专家学者扼腕叹息。

西夏王国大力提倡佛教,修建很多寺庙和佛塔,并在佛塔内放置了这件形象传神的泥彩塑双头佛,以寄托对佛祖的忠诚信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出现了一支由俄罗斯海军中校科兹洛夫带领的、经过清政府同意、名义上是俄国地理科考的队伍,实则是专门搜刮各地珍宝文物。

他们此行目的就是为了西夏传说中的宝藏。

科兹洛夫带领队伍,一口气挖了30多座西夏佛塔,掠走成捆的西夏经卷、元代至元宝钞、10多箱佛画、钱币、妇女用品,等等,如此这座堪称“西夏博物馆”的地方就这样遭到强盗的破坏。

宣统元年(1909年),臭名昭著的科兹洛夫再次对黑水城进行强盗式挖掘掠夺,在干河床大佛塔中找到大量西夏、宋、元不同时期历史遗物,包括书籍、文书、佛像和绘画等珍贵文物。

西夏的绝世孤品双头佛就在其中,双头佛是佛教中绝无仅有的稀世珍品,目前所知的古代双头佛像作品,只有黑水城出土的这一件。

同其他被盗国宝一样,西夏双头佛的回归自然也是希望渺茫,只有尽最大努力与俄方协商“借”俄藏的西夏文物来研究更多的西夏文物并将之传播开来。

1949年后,我国考古学者对黑水城进行多次科考。

1983-1984年,内蒙古文物考古研究所先后两次历时3个多月,对早已千疮百孔的黑水城做了首次全面发掘考察,一共清理出西夏文献3000多页。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但大多已是残页,与当年科兹洛夫相比,简直无法同日而语。

在俄罗斯圣彼德堡,当中国西夏学者第一次站在黑水城被盗文物、文献面前时,他们的心颤栗了:

这里的西夏文献有8000多个编号,不同版本佛经近1000种,还在大量西夏时期雕塑、壁画、唐卡和绘画等珍贵文物。

可以想象,当来自故乡的学者们在俄罗斯守卫警惕的目光中走近这些成就于中华大地上的灿烂文化时,那种揪心酸楚每个人都能感受到。

如此,把俄藏的全部西夏文物整理出版,弥补中国历史的缺憾,是每一个中国西夏学者的梦想。

1992年,史金波与俄方接洽联系出版事宜,于1993年达成合作协议,当时中国学者们只有利用有限时间和难得机遇,完成这件历史工程。

在前后4次累积1年时间里,整理出3/4的俄藏黑水文献,并编辑出版《俄藏黑水城文献》,这些都是极有价值的精品。

之前在黑水城文物流失到俄罗斯后,没有人意识到这样的西夏文价值,俄罗斯人并不知道它们的来龙去脉。

直到1909年俄汉学家伊凤阁在黑水城文献中发现了一本古夏文、汉文双解词典《番汉合时掌中珠》,它是一本西夏人和汉人相互学习对照语言文字的工具书。

至此,俄罗斯学者才明白,原来科兹洛夫两次用骆驼驮来的是中国中古时期西夏王朝190年的历史,确实有些让人震惊。

当年,作为一代天骄的成吉思汗率领蒙古铁骑,横扫欧亚大陆,而唯有西夏,他多次御驾亲征也未能撼动与征服。

后来蒙古铁骑横扫西夏全境,西夏文化近乎消亡,成吉思汗也在征服西夏后身死。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西夏在历史上消失近800年,直到黑水城遗址的发现,才慢慢解开这段奇异的历史。

中华有24史,元代人编修了《宋史》《辽史》,却独独没有编修西夏史。

幸而,这座湮没在历史长河中近千年的遗址-黑水城弥补了历史的遗憾,让西夏文明重新展现在世人面前,但文物外流终究还是让人遗憾。

在科兹洛夫挖掘的书籍中,有译自汉文典籍的古夏文《论语》《孟子》《孝经》《孙子兵法》《类林》等,也有西夏文编写的《文海》《音同》《杂字》等字典和辞书,以及我国中古时期唯一保存原件的西夏法典《天盛改旧新定律令》。

还有根据佛经故事雕塑而成的佛教独一无二稀世珍品双头佛,佛经、雕塑、壁画、唐卡、绘画等珍贵文物,成就了圣彼德堡博物馆世界级大博物馆的荣誉。

如今,每一个对西夏感兴趣的中国人,要研究这个中国中古时期的西夏王朝,就必须去俄罗斯,因为黑水城出土的近万件文物,如今全在俄罗斯。

对于每一个走进黑水城和研究西夏历史的人、任何一个到俄罗斯参观西夏遗物的中国人来说,黑水城都将成为他们心中永远的痛。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如侵则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