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起李氏家族,都知道他家出了两个总督,老大李瀚章和老二李鸿章。其实在后一代人中还出过一位总督,它就是李鹤章的三儿子——云贵总督李经羲。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李经羲其人大概是李家最“幽默搞笑”的一位老太爷了,他的一生似乎就生活在矛盾之中,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他本人是大清王朝的忠臣,但是在辛亥革命中他又往往搞点小动作,如暗中支持蔡锷,容忍革命在云南的活动,但是他又感念朝廷对李家的累世皇恩,辛亥革命时拒不投降。

清朝灭亡后,做了几十年的官的李经羲经不住官场的诱惑,不像李经方和李经迈绝不做民国的官。他却跑到了北京做起了民国的官,然而从政的道路并不顺利,于是没过多久又辞官回来了。

李经羲在晚清那会学历并不算高,只是一个优贡出身,而且一生并不像他的伯父李鸿章、李瀚章那样有显赫的军功,但是他的官做的很高,李鸿章在世的时候就官至布政使了,李鸿章去世后官运更好,节节高升。

李经羲原本是个知县,因报效海军巨额军费,被擢升为道员,先后当过南洋通商大臣随员、湖南盐法道、署湖南按察使、总办湖南厘金盐茶局务、福建布政使、云南布政使、加兵部侍郎兼都察院右副都御史。李鸿章去世那年,李经羲被提拔为广西巡抚,一个月后调任云南巡抚,后来又调来调去,一会因事被免职,一会又因病被免职,但他的一生总是在西南一带盘桓。到了大清王朝快要完蛋的前两年,居然做到了云贵总督。

担任云贵总督期间,李经羲还曾兼任云南陆军讲武堂的总办,总办就是校长。这期间,李经羲和朱德相识,而且还发生一个有趣的故事。

李经羲曾对云南讲武堂的学员们讲过,他云贵总督可以不做,但讲武堂不可以不办,这个讲武堂是由从日本回来的同盟会会员李根源任监督,是一个由清廷出钱举办的学校,但却由于李根源的关系,讲武堂汇聚了一大批革命党人,培养了一批推翻清廷的军事将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就是这批学员,在辛亥革命爆发的时候,把李经羲这个老校长从总督的位置上拉了下来,李经羲也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大概是总督大人始料不及的。更何况,他的讲武堂里还出现了一个革命阵营的大人物——朱德,而且是他本人亲自拍板招收进来的。

朱德早年家境贫苦,来报考讲武堂时,因为没有路费,就迈着双脚走了一月,从四川一直走到昆明。到讲武堂的时候报考时间已经过了,门卫不让他进去。朱德年轻气盛,与门卫大吵起来。当时正遇李经羲在讲武堂巡视,听到争吵后便派人前去查看。

当李经羲得知此人是从四川步行来到昆明报考讲武堂时,非常惊讶,料定此人将来必定大有作为,于是当即决定,破格录取。朱德后来也多次跟人提起过这件事,心存感激之情。

还有一次李经羲到讲武堂观摩学员操练,再次对朱德产生了深刻的印象。学员们正在认真地操练,忽然一群乌鸦飞了过来,在空中叽叽喳喳叫个不停。其他人倒是没有在意,而朱德被乌鸦叫的不耐烦,举起枪来一枪便打下一只乌鸦。

在场的教官对朱德此举非常不高兴,认为他违反了纪律,随便开枪。但是也在现场的李经羲却不这么认为,他说:“此人活着的鸟都能随手打中,打死了的靶子难道还在话下吗?”不仅没有给予朱德处分,反而还给予表彰。

辛亥革命爆发时,蔡锷和李根源率军起义,占领了昆明,蔡锷当上了云南都督,把李经羲的位置给占了,但是对于这位老上司、老校长,蔡锷还比较厚道,非但没有难为他,还派人将他护送到了上海,此后,李经羲便在上海度过了他的晚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