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79年,雷应川身中五弹,七处负伤,却仍跪地战斗。不久,战友们发现他不见了,而在他失踪的位置,有一条长达15米的血路!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2月26日,在攻打班占西侧无名高地的战前会议上,雷应川被赋予了最为艰巨的突击任务。

此时的雷应川年仅22岁,他担任42军125师375团1连3班班长。3班是1连的尖刀班,而1连又是团里的尖刀连,因此可谓“尖刀中的尖刀”。

会后,375团团长专门接见了雷应川,在千叮咛万嘱咐完一些作战过程注意事项后,团长最后问雷应川:“雷应川,有没有信心完成任务?”

“放心吧,团长,坚决完成任务!”雷应川扯着嗓子喊道。当天夜里,1连按照预定计划前插到作战地域,雷应川带领全班全副武装向无名高地进发。

雷应川计划对越军进行突然袭击,打他们一个措手不及。但在他们行进到距离无名高地不到50米的地方,狡猾的敌人发现了他们。

最好的防守就是进攻。雷应川下令全力突击,与敌人强攻。雷应川一马当先跑在最前面,后面的战士们斗志高昂,紧紧跟随。

雷应川很快登上了第一个战壕,但也同时暴露了自己,敌人的机枪火力向他的方向集中了过来,一梭子子弹飞来,他的右侧大腿连中三弹,鲜血直流。雷应川痛苦地倒在了战壕里。

“班长,班长!”跟在后面的小战士廖宏松赶紧过来。

“不要管我,完成任务要紧,你们按照原计划突击。”廖宏松发了疯似的的吼道。

看到廖宏松还在迟疑,雷应川简单地用衣服对右腿进行了包扎,强忍着疼痛爬出了战壕。他带着战士们冲向了第二个战壕。

这时,又一梭子弹打来,两颗子弹击中了雷应川的肩膀,他连滚带爬到了战壕里。廖宏松和另一名战士陆进雄紧随其后跳了进来。

“不要管我!”雷应川声嘶力竭的喊道。

廖宏松和陆进雄便不敢继续向前。廖宏松看到刚才那一梭子子弹来自敌人阵营里的一个猫耳洞内,他蹲在战壕里,架好枪后沉着冷静击发,一枪让敌人爆头,也算是给班长报仇雪恨了。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趁着这个时机,廖宏松和陆进雄跳出战壕,继续向无名高地冲了过去。敌人的炮火还在继续,不久后两颗手榴弹被扔到了战壕里。身负重伤的雷应川只能简单的移动了下身体,护住头保持趴下的姿势。

手榴弹随后爆炸,虽然没有给雷应川造成致命的伤害,但炸伤了他的两个小腿。身中五弹,七处负伤,孤军深入缺少后援,且距离敌人如此之近,从死人堆里一路走来的雷应川知道,自己将为国捐躯了。

“不行,临死前还要拉几个敌人垫背。”雷应川这么想着,强忍着剧痛跪在地上,端起枪支准备朝敌人射击。这时雷应川感觉膝盖下面有什么东西,他低头一看,原来是电话线,向两侧延伸后好像直接通到地面以上。

雷应川判断这肯定是越军的电话线,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捡起一块石头奋力砸断了电话线,先把敌人的指挥线路断了再说。

“能够用电话线的,肯定是指挥所,说不准还有‘大鱼’。”雷应川想道。他便顺着电话线爬去,也不管肩膀和小腿处一直流血,用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爬上了地面,咬着牙顺着电话线爬了过去。

终于,雷应川来到了一处隐蔽的小房子外面。他听到了里面指挥官在不停的向下面人下命令,确定了里面有人,便将腰上仅有的两颗手榴弹拔了下来,咬开引信后扔到了房子里。

随着两声轰隆隆的爆炸声,房子燃起了熊熊大火,里面的人纵使有三头六臂,也肯定要上西天了。

雷应川看到这一幕,欣慰地笑了。他对于临终前还能够炸掉越军的指挥所,还拉上几个垫背的,感到非常满意。手榴弹爆炸的余波加剧了雷应川的伤势,很快他便永远地闭上了双眼。

战友们经过了90分钟的激战,终于攻克了无名高地。廖宏松和陆进雄带着其他战友到了第二个战壕中,班长却没有了身影。

“快看,这里有血迹,长长的一条血路。”眼尖的陆进雄喊道。

战士们顺着血迹找去,终于找到了早已没有了气息的雷应川,在他的身后则是一条长达15米的血路,而在他的前方正是越军的指挥所,里面躺着9具越军的尸体,其中还包括一个上尉营长。

可惜的是,雷应川牺牲时,年仅22岁。战友们不敢去想象,身负重伤的班长光是爬这15米,究竟是经历了怎样的煎熬,更何况还有战壕内及从战壕爬到地面的路呢?

战后1连将雷应川的事迹进行了上报。上级为了表彰雷应川的突出贡献,追授他“战斗英雄”荣誉称号,追记一等功一次,批准为烈士。

打开网易新闻 查看更多图片

此外,有关部门还根据他生前的愿望,追认他为共产党员。至今,雷应川的英勇事迹至今依然鼓舞教育着广大青年人。